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弦响起


□ 望焱荣

多年以前,你坐在和魁伟的身材极不相称的那只小板凳上,一边将我凝视,一边向空中吐着烟圈。
你如山的缄默,在夕阳的余晖里,卷起爱潮滔天的涡漩。多少次话语中缠绵,多少个幽梦里缱绻。曾经的巫山云雨为何转眼成沧海桑田?
尘埃中挑灯夜坐,山盟犹在,孤枕难眠。一边是丹山碧水含离恨,一边是天涯地角盼婵娟。此去经年,纵是风情万种,香肌玉颜,无意留春眷。

我身披彩练,栖息青春最后的舞台,看一出爱情轻盈的曼舞。剧情一波三折,梦绕魂牵,不料你突然宣布一个人中途谢幕。
你说前面有悬崖峭壁,浓云迷雾。我说也有草甸平湖,凤飞蝶舞。可你还是踌躇幕后,坚定地摇头。递给你的红酥手,无力掸落漫天世俗的尘土。
多想变成从前你掌中那只自由来去的火鸟,任山风踏着如歌的行板,跨过一切的天堑,托起我奋飞的双足。请为我高擎一支永不熄灭的灯烛,照亮我们鹊桥相会的天路。我会依偎在你目光的火焰里,快乐地涅槃,甘愿化作神女峰上一尊万古不化的巨石,坠入天造地设的情海深谷。

你已经使我永生,我还乞求什么?
泪水早已在岁月的沙尘里风干,情欲的河床亦坦露青春瘦骨嶙峋的躯干。
这是多么丰美的季节啊,把歌抛进空中就会发芽,把梦浸入水里也会点燃。可我在你穷途末路的惆怅里,蓦然回首,再也看不见那一片灯火阑珊。
我知道爱的丝线依然缠满你的心柱,像秋天踟蹰枝头、左顾右盼的蚕蛹,斩不断,理还乱;又好似天国一泻千里、盅惑凡人的月华,扑朔迷离,愁肠千转。我煎熬的心怎能抗拒这尽管虚无缥缈的温暖?在你寥若游丝的挣扎里,我听见孱弱的肌体向生命诉说着缘来缘去的辛酸。

就在刚才,我收到来自上天的礼物。我知道你索要那份报纸,只是想来敲门的铃铛。这么多年以后,你终于放下矜持,像曙光冲破晨霜。
而我的心已枯干,似涩尖辣重的槟榔。苟延残喘的情思像一只漂泊的蜜蜂,遭遇无情的松汁重重包裹,凝结成一具心静如水的琥珀。让你临渊羡鱼,看我沾满花粉的翅膀,在夕阳晚照里闪烁灿烂的光芒。这是多年以前,我走投无路长跪奶奶墓前,上天赐我的一个小小的愿望。
头疼过了,几近死亡;也曾举杯邀影,喝得酩酊大醉,魂孤神丧。
在暮春的盛宴上,我找到了生命最有价值的席位。在这里我已习惯独唱,习惯一个人起航。

我的门锁得这么紧,其实,我不过是一文不名的守财奴。在你亦如我多年前紧张的声音临窗飘过之后,我才发现,这个女人成了困守在自己斗室里的囚徒。
我把自己放逐在人迹罕至的孤岛,四周是寂寞拍岸的汪洋,还有温情垒筑的暗礁。我和另一个自己相依为伴,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偶尔打开心灵的电台,接收至爱亲朋传达勇气和力量的电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