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望诗人夏坎·沃阿勒拜


□ 王山

  ◎王山

  在夏天草原上的各种花草葳蕤勃发之时,有幸回望新疆阿勒泰地区“寒带的儿子”——哈萨克族诗人夏坎·沃阿勒拜。在我国当代哈萨克族诗人的创作中,夏坎·沃阿勒拜是其中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摆在我面前的诗集开本不大,薄薄的,简约素朴,由新疆人民出版社1990年出版,封面上甚至没有作者的名字,当初印刷书籍的纸张已然发黄了。然而,这本由资深翻译家姚成勋、张孝华哈译汉的诗集在我心中的分量是异常厚重的,如果用一句话形容我的阅读体会,那就是平淡中的清新、坚毅、神奇、美好。

  夏坎·沃阿勒拜诗歌中所描写的景物、生活都是我熟悉的,因为熟悉所以亲切。诗人与大自然的关系非常亲密,土地、草原、骏马、天空、闪电、果园、开放的花朵、布谷鸟的呜叫、雪水化成的清泉乃至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的景色转换,都是诗人关注描绘的对象,都可以发现蕴藏其中独特的美与诗情。

  诗人观察世界的视角别致,感觉敏锐,“山像骏马,树林是马鬃”,“积雪从山坡上遁去”,这样的描写既独特而又生动传神,把一种相对静止而又不断变化的大自然的景象勾勒出来;而写到夏牧场傍晚的景色时起始一句“谁在天际里牧放着云团”(《夏牧场的傍晚》)新颖别致,令人击掌称绝,牧放这个词本是专指人类牧放牲畜的,而天边涌动翻滚的白色云团和哈萨克草原上游走移动的羊群确有一种对应的关系,这样的描写既是通感也是贴切的隐喻。诗人的情怀博大沉毅,哈萨克爱的是“马背上剧烈的颠簸”,“山的峻峭巍峨”,希望“初雪不必冻得太硬”(《初雪》),“不可触碰烈马脖颈上的鬃毛,但每一个男子汉都绝不放弃这种独属于山里人的幽默”,而“虐待乘马是不可宽恕的罪恶”。“雄踞在木架上的猎伴/象主人_样傲然”(《夏天的夏牧场》),此处当然是在写猎鹰,但何尝又不是在写场景,写场景背后的故事,写哈萨克人的神情,哈萨克人坚毅高傲的内心世界。

  诗人爱憎分明,对待恶人“像蛇一样厉害/随身夹带着阿勒泰的严寒,但更懂得善良的人的痛苦艰难,尽可能送去温暖”(《寒带的儿子》)。回忆与心仪的姑娘见面:“你我初次相逢/是在雪白的毡中/双手紧握而不陌生”,雪白的颜色传达的是永恒的美好,而这种相互强烈的爱慕之情甚至没有明确表达过,只是在白色的毡房里握过手……暗恋,含蓄,难道真的仅仅是属于那个时代的情感经历和方式吗?这种平淡内敛中的似水温柔和深情触动的是读者内心深处那根最柔软的心弦。

  诗人不故作艰深,不高头讲章,在明快轻灵、生活化的语言中,举重若轻,往往用看似随意拈来的生活事例而不是说教表达自己的思考、哲理。《“好”字的含义》中,什么是好马,什么是好狗、好猫,什么是好骆驼,什么是好的草原,诗人都一一给出了自己的解释与标准。结尾峰回路转,诗人意味深长地发问:“那么做人又如何才能得到‘好’的赞誉?”在另一首诗中诗人认为“水滴的职责是流淌”,个体的生命即便平淡庸常,但一旦处于最后时刻,“渴望的是理想和爱化作柴薪/在故乡庄严地燃烧/壮丽的火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