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语音


□ 鲁西西

小瓷人

推土机一来到农村,就想折磨菜园里的小黄花
它亲自翻出泥地里掩埋的小瓷人。
我多想作为旁观者,扶住它,
不让推土机将它的淑女胳膊弄断,
纵然我也会扶住我的棺材,
阻止从远方赶来的人,为我唱不知情的挽歌。
它的裙子有印花图案,玫瑰的刺明显。
杜鹃泣哭着,试图动摇我离开它。
绒毛上有一句话刺眼——
“我不让你死!”
推土机听到后一踉跄,停了下来。



泪水来到,随激情拍打肖邦的旋律。
它何止是痛苦的徒弟,还是幸福的。
它步履匆匆,回忆一个词,给它一些憧憬。
泪水捂进棉被,不到一秒钟,它就变成了盐。
盐开始唱一首歌,盐接着画一幅画,
画墙是怎样被泥瓦匠割了耳朵。
画一个小男孩,他正踮起刚刚长出的小脚,找外婆。
再画一片草原,五脏俱全,画一群羊,
只带着嘴唇,不用再啃那咬不动的石头。

参 与

不用说什么,不说什么,不用做什么,来引起你的回应
漂泊在外的,总要去掉一点点虚荣与盲目,
避免意旨之外,步入沉沦。
没有谁逼我到墙角——
因为从今往后,河水不可能
再干枯了,困扰人的沙石
它不躲在河底,而是流走了。
九曲回肠的河床,开始摆放
我昨天购买的新家具。
就算你睡下,就算你一语不发,
那也是你在参与我的命运,
我与我的诗歌开始相称,平等!

减 去

减去诗歌,你说我还剩下什么,
再减去女人的女,再减下去,
当然就是“人”字了。
减吧,这都是我放在外面的枝枝叶叶
减吧,你们帮我减。
因还有一些是你们减不掉的,
我的乳房,非用疾病,
才可以减一可我现在好了。
我的想象力,非用
看你们用什么可以减去这东西,
我思念一个人,睡的时候
就用厚棉被盖住小脸——
我要学习在心里暗暗思念。增加。

再 见

有了力量,就可和穿在脚上的鞋子说再见。
因为是它,让我的脚在它里面坚持到底。
这是穿衣镜,当我和它说再见,
我就有了力量和委屈——
是它让我的身体平躺,像绵单围困在
以旧换新的栅栏里。
这是我的住所,它的每一块砖,每一片瓦,
是我穿进,又难以脱下的厚大衣。
我说过的话,我走过的路,
至少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
我从来没有认真拥有过它们,
和这些说再见,至少要消磨我几小时。
好在手还在我的手臂上,舌头依然在嘴唇里。

亲眼看见

我要亲眼看见一件事情发生。
看到它在我面前发生。
看到它不久,还要在我面前发生
它的花蕊小嘴,
代我述说一连串的话语纷呈。
词库里魁梧的笔画。
无名与渺小的震颤,
像丝弦,
也会成为这事情的音量使者。
分享:
 
摘自:十月 2006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