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知道我有多么冷


□ 谷 川

1.失去父亲

1998年夏,我过完了十二岁生日,离开了聪明又懦弱的父亲,并陪妈妈把他的骨灰送进殡仪馆。我的父亲性格温和,母亲刚好相反。他们都想让我成为他们的另一个身体,所以各教各的。跟母亲在一起时,我能言善辩,幽默直爽;跟父亲在一起看星座、练太极时,我诡计多端、平静安详。如果说属于母亲的我是一团火焰,那么属于父亲的我就像个幽灵。
这个幽灵总是忧虑过多。三岁的时候,他就因为“人总是会死的”哭了两三次。后来,他受不了母亲的棍棒,动不动就要自杀,每一次“他”都被对世间还有牵挂的我拉了回来。可是,这种双重人格让我很不安。毕竟,坐在动不动有火车开过的铁轨上和站在天台护栏上往下看是很不好受的。
五年级的时候,一次我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那时,几个在公安厅里认识的孩子请我去看他们养的小猫。实际上那是一只野猫,才几个月大。它被关在车间里好几天。我到的时候,它的内脏已经烂在体外了。我的抗议对他们毫无效果。我在瞬间被“他”替换了。
“他”——幽灵出现了。“他”冷静地看着别人边“切”边走散后,用杂物和框子将猫埋起,还在“墓”前插了片木板。“他”双手合十,拍两拍,做了个“阿门”就离开了。
从那以后,我开始想知道别人在想什么。我开始试着体贴别人,可是做不到。我无法理解别人。我想理解,因而不断地用长铁钉把别人的信从信箱里偷出来,在看完之后就处理这些信——把信还回去。不过,凡是骂人的信、分手的绝情信,邮购的壮阳药之类,都被我不客气地扔掉了。
父亲去世之后,我升入初中。
我跟妈妈提出晚上12:00以后到外面散心。像个幽灵?

2.化身幽灵

秋末,福州,我是初一的新生了。刚开学几天,我以待人的宽厚与同学和乐地相处在一起。可是,喜爱打人的几个男生不久就盯上了我。我就像在小学时一样,天天被人欺侮。
每天晚间12:00过后,一个少年像鬼怪一般在附近的街区、社区徘徊,那就是我。
“白天人们可以自我保护,但是夜晚是我在守护他们的生命”——虽然这不是真实情况,但是这么想可以弥补在白天失去的尊严让自己心里好受些。
半年前,在我正想自杀的时候,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女孩出现了,她差点在无知的情况下杀了我。结果我反而不想死了。她让我认识到生命的可贵,还有感情。我知道两个小学生不可能在一起,又害怕影响到她的学习,所以虽然我感觉到了她对我的喜爱,却到最后分开也没有告诉她我的感情。后来,我哭了两天。而我父亲去世,我哭了三天。我常在黑暗中回忆这些,觉得自己很没用。直到有一次扫黑活动来了,我选择了自己的命运。
二环路的灯光下,几名巡警威风凛凛地站在灯光下。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盏又一盏路灯下聊天。晚间零点一到,我出现,他们也出现在路灯下。离他们不远的小路上,衣冠不整的青年们在装修高档的酒店门口徘徊。巡警们总是不能跟着“可疑的行人”走进小路——他们的任务就是在不需要他们的地方巡逻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