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塞尚与自然


□ 刘一菱

  一
  
  塞尚少年时即表现出对大自然天生的亲和力。他经常和挚友左拉、巴耶一起优游山野。尽管“回来时收获袋是空空的,但思想和心灵却是满满的”(约翰·利伏尔德《塞尚传》)。有趣的是,少年塞尚并未在绘画上显示出才能,倒是在文学上崭露头角。他热衷以诗来抒发内心的情感与幻想。而其诗较少有吟咏自然美的诗篇,更多是借难以抵御的自然力来宣泄内心的恐惧与不安。可见当时他虽然十分沉湎于大自然,但似乎尚未能从视觉上去领略大自然的美丽与奥妙。
  塞尚具有一种天生的浪漫气质,这气质犹如一匹不羁的烈驹。在创作早期(1858—1871),塞尚尚未具备驾驭这匹“烈驹”的能力,因而画作从内容到形式都表现出极度的冲突、夸张和扭曲,表达出的情绪与他的诗作如出一辙,如《驴与群贼》、《诱拐》、《谋杀》、《现代奥林匹亚》等。虽能看出深受德拉克洛瓦、库尔贝和杜米埃的影响,但显然他还未能领悟到大师们激昂、自由、奔放的表面之下沉静、睿智的心灵和驾驭激情的能力。这种能力无疑与生活体验有关,与研究真实有关,与平衡内在、外在有关。醉心于表现激情与幻想使塞尚一度忽略了对自然的关注,疏远了自然。在为数不多的风景画里,我们看到的也是被极度情绪化、戏剧化、浪漫化的自然。
  1866年,塞尚首次表露想在户外写生的愿望,他在给左拉的信中写道:“在室内或画室里制作的作品都不及在户外制作的……风景这个东西美极了,绝妙的东西就在自己的眼前,我决定不在户外就不画。”《马利翁和瓦拉勃莱格出发去写生》就是户外创作的新尝试。可是直至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塞尚还没能真正走向自然,他依然沉湎在内在的激情中难以自拔。但这期间他似乎徘徊于表现朴素的观察力和表现内心的激情之间。前者以一系列静物画为代表,从中可以看出塞尚因观察力的增强而取得的长足进步,如《锡水壶》、《烛台与书籍》、《大黑钟》等。在这些作品里,他艺术上的才华和风格的特殊性已经开始流露出来:简约而纯粹,庄严而宏大,在力度与量感中又能体现宁静与安详,让人感受到一种非凡的气度。
  这一时期,塞尚内心中潜藏已久的,想从自己的角度、用自己的眼光来诠释对象的愿望便被悄然唤醒,并大有一发而不可收之势,他充沛的激情被挹注到对物像的观察与体验之中。此后,塞尚的作品体现出一种超越的自信与合目的性。但是,此时的塞尚是不稳定的,他的思绪还不时地折回奇想的世界,每当这样的时刻,泛滥的激情又占了上风,作品每每因此又变得粗拙与不甚协调。这就是塞尚早期所面临的矛盾,他也渐渐意识到有必要对泛滥而让自己迷失的激情加以疏导和控制,而这疏导和控制的途径就是更进一步接触自然,向自然完全敞开自己的心灵。
  
  二
  
  普法战争爆发,促使塞尚开始了自己新的绘画阶段:从表现幻想转而关注自然,从表现内心转而关注视觉。因为战乱,塞尚逃到法国南部乡间开始“大大地进行写生”,因而风景画骤增,也表明他已真正走向了自然。这时,他主要作品有《埃斯泰克的融雪》、《有岩石的风景》、《圣维克多山麓分叉道》、《埃斯泰克落日》、《布芳栗树林荫道》等。比较来看,《埃斯泰克的融雪》、《有岩石的风景》等画,还带有较多的浪漫色彩,但已出现新的变化迹象:色彩渐趋明朗,层次也丰富了起来,动荡中开始加入了平衡的因素。这些变化在《圣维克多山麓分叉道》、《埃斯泰克落日》、《布芳栗树林荫道》等表现尤其明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