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风引


□ 邓文初

  尔乃心境如秋,阴霾竟沉沉;高空走流云,红尘滚滚。
  无语,对秋风,意绪纷纭;聊以解忧,颠倒成古今。
  荒草萋萋觅小径,躲进小楼成一统。唐诗万篇思量费,摧折精神。
  偶得“杀气”句,恍惚,隔世来生。
  原来那般,撩动心绪,正是秋风紧。
  [前曲戏拟]
  
  上文说的“偶得‘杀气’句”,全句是“阴风向晚急,杀气入秋多”,出自李昌符《边行书事》。李昌符,唐代后期诗人(约867年前后)。
  诗是1200年前的写实,但今天读来,尤其是坐在昌平,在燕山脚下的斗室里,听着秋风呼啸从山上吹过,发出呜呜长鸣,显得格外切骨,且乱心。读诗如对谈,幻心似友朋,千年的时空暌违,竟然是这样的直通灵犀,诗之魅力,真如魅一般。
  北来数载,潜居山间,与世无争,与物推移,每日里多是在山脊行走,有如查拉斯图拉的超人,闲时便卧石看云,累了也静坐听风。不错,听风乃是我最大的快乐,最深的焦虑,最舒适的休养,最后的一点,与世界的共鸣。
  “风有千种凄凉意,吹向人间做笑啼。”
  诗人如是说,听者如是想,至于风是否认同,那是风自己的事,不关人与诗的。
  凄凉者也,也许是吧,但就我的经验,在燕山之南,昌平之北,行走躺卧,奔驰颠仆,风兮舞兮,几五年时间,总认为,在凄凉之外,还有些悲惨。在悲惨之后,还有些无法化解的戾气。所谓天地之氤氲,化而为气,吹而成风,风过山而啸,掠野而狂,飞沙走石,摧枯拉朽,其暴戾之势,非凄凉一词可以表述。
  也许,这只是燕山的气象,或者竟只是我内心的狂念,又有谁知道呢?风动?抑或心动?又有谁在意呢?
  心动也罢,风动也罢,总之我是一直想替这股戾气狂啸写点什么,告诉我南方的朋友们。他们在和风骀荡的时光中流连,是无法索解这样一种风情的——风情,不错,风有情,但首先得人有心才能领略。而我始终没有动笔,不仅因为,风生水起之类无影无形,难以摹状,更因为秋风的悲鸣,西风的凄凉,号喊而呼啸,■■复咽咽,是温软如吴侬者无法理解的。更何况那是一片城市居民,对于风,大约只有电扇的记忆,顶多不过团扇蒲扇折扇的记忆。风也是人造的物事,自然可以舒服人的躯体,安逸人的心灵,何以会在意或领略风之悲情?远离山脊与峡谷,隔绝巉岩与峰峦的居城者,是难以体会那风的悲情的。其实我就不应该谈论这个问题,与城市居民们,那些嘲笑山民的高傲之士,“春风过马耳”,不是么?——住在城里的水泥墙内,被空调暖气所包围,哪能与他们谈论秋风之类的子虚乌有消息?那是客居荒野者的专门知识——哦,错了!不是知识,乃是生命本身——一个人在暮色中穿行,在朔漠狂野里奔走,被那呜咽之狂啸所裹包,孱弱之躯,吹成千窍百孔,恍若饮弹的琴箱,在秋风中呜呜嘤嘤,你会猛地想起《秋声赋》里的场景,想起唐代诗人们的那种尖锐体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