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小弄潮者


□ 雷存钢

  在滚滚向前的社会潮流中,会弄潮者弄潜流,不会弄潮者弄浪花。
  还有一学期,李劲劲就小学毕业了。
  为了让儿子上一所有名望、有影响、全城人公认的好中学,李旭日、舒玲两口子提前就请名师开始了语文、数学和英语的一对一辅导,星期六、星期天各半天,另外两个半天做作业,弄得他一点儿自由空闲也没有。
  女人心软,看到儿子疲惫不堪的样子,舒玲和李旭日商量,给孩子每星期半天空闲时间吧。李旭日略作思考,感叹女人就是女人,容易感情化,容易动摇。紧接着,他不温不火地对老婆提了一连串问题:你是要他现在的舒服呢还是要他将来的幸福呢?你是要他将来比你我强呢还是不如你我呢?你懂得什么是最真切的关怀吗?你懂得怎样去深沉地爱吗?还有更重要的,一旦他上不了重点,面对这左邻右舍你我怎么抬得起头呢?同学、同事、亲戚朋友问起我们家孩子,我们怎么回答,脸往哪儿搁?
  舒玲白了他一眼,我看关键是你贪图虚荣!
  虚荣?这是形象!孩子上重点,说明成绩好,别人不会小瞧,我们说话底气足,不会在别人面前矮半截。有形象就受尊重,受尊重就办事方便,办事方便就是效益,在方便里面不知要节省多少精力和金钱!李旭日认为老婆连这些浅显的道理都不懂,经常向她灌输他的“光辉思想”。
  知夫莫若妻,舒玲太知道他的心思了。他们两口子一个是省厅机关的科长,一个是省人民医院的护士,儿子上省城最有名气的小学,李旭日很为这个家庭得意,所以什么都要比别人强,包括家庭综合指数要上去,要让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经常给以敬佩的表情、投以羡慕的目光。她虽然心里有几分别扭,但想想他讲的话不是没有一点道理,还往往在生活中得到应验,也就依承和迎合了他。
  不过有时两口子的生活也因为死要面子活受罪,生出很大的尴尬。
  比如他俩约定,平时,男方亲戚朋友来了,女的当主人搞服务;女方亲戚朋友来了,男的当主人搞服务。这样有利于提高夫妻任何一方在本单位、亲戚朋友中的地位,树立起形象,受人尊重。他们一向是这样做的,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比如舒玲在单位就比那些丈夫不爱家人不疼的女人自信多了,总被同事们另眼相看。有一次,舒玲五六个同事来家里吃晚饭,点名要吃她经常夸耀的老公的拿手菜——泥鳅钻豆腐。这道菜的原理是:首先把豆腐放进温水锅里,再把已经在清水里吐净肚中秽物的活泥鳅放入,当泥鳅们误以为豆腐是淤泥钻入其中时,突然加大火力,温水变沸水,泥鳅豆腐融为一体,捞上来,每块用刀一分为二切开,蘸醋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舒玲要在同事面前好好显摆显摆,李旭日心领神会,胸前套上白围裙,两膀套上大袖套,钻进厨房全心全意操持起来。舒玲当起了甩手掌柜,只顾在客厅和同事们有说有笑。做完第三个菜,李旭日正要做泥鳅钻豆腐,门铃忽然叮咚响起,舒玲起身,边走边问,谁呀?老王,旭日科里的老王!听到门外回答,舒玲一下紧张了,她没有开门,转身跑到厨房问旭日咋办,只见李旭日目瞪口呆立在灶边,锅里的沸水已把白嫩的豆腐煮得翻滚,鲜活的泥鳅却在灶台、地面上蹦蹦跳跳。原来李旭日一听到老王的声音心里就乱了,这正科级科员老王是科里的写材料能手,又是科里的大炮,平时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今天他看见自己在家的“妇男”模样,不是更把自己看得一钱不值了吗?要是他再在机关一放炮,自己不是被大家当成“小女人”一个了吗?这可咋办呢?老婆的同事也在这儿,两口子的形象都不能丢啊!门铃又响了,紧接着是门外老王的大嗓门儿,李科长,让不让进?舒玲一同事正起身去开门,李旭日眼疾手快地冲出厨房挡在她跟前,别开门,等会儿!他边说边撸掉围裙和袖套,转身塞进鞋柜,两手轻轻拍拍衣裤整整头发,把门打开,讪笑道,对不住老王啊,开门迟了。老王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我还以为你和弟妹已上床了呢!正要往下说更下流的,一眼看见客厅里坐着几位女士,顿时住口,呵呵笑着走了进来。旭日啊,今晚是专程来和你讨论材料的,处长说了,明天下午厅长必须得要,你是科长,一些数字、事例得你把关负责,所以晚上来打扰你。李旭日打断他,天大地大吃饭的事最大,你吃饭没有?没有,你们吃什么我搭个边就行了,在领导家就不讲客气啦!老王大大咧咧,边说边坐了下来。李旭日望着舒玲,用命令式的口气说,去,做几个可口的菜!舒玲心领神会,很服从地走进了厨房。她的几个同事看到如此反差,面面相觑:这两口子玩的是哪出戏?在厨房里,面对满地的泥鳅和沸腾的水煮豆腐,舒玲一筹莫展。忽然她灵机一动,关掉火源,又关掉厨房门,走到客厅说,哎呀,没燃气了。说完又对李旭日说,去餐馆吧!李旭日满意地点点头,暗叹一口气,心说还是老婆知道我心思,给我面子啊!
  进餐馆后,李旭日主动坐在正中,右手掌心向下一压,指挥若定地请老王坐在自己右边;左手掌心向上一抬,优雅地请年纪稍大点的女士坐在自己左边;再又用右手食指朝前一指,要舒玲坐在自己对面;然后两手像音乐指挥一样在空中向两边划了两个大弧,请大家落座,还嘻嘻笑着说这是国宴排座法。大家吃着舒玲点的菜,不咸不淡不深不浅地说着话。老王边喝酒边吃菜边对李旭日讲了材料上的几个数字和事例,一点儿请示和感谢的含义都没有,好像他倒是李旭日的科长。李旭日装作毫不在意,很平静地叫来服务小姐,为女士们一人点了一份木瓜炖雪蛤,他和老王一人点了一份鲍鱼。一会儿,服务小姐一份份热情地端上,还为鲍鱼配上刀叉。老王顿时一脸茫然,说实话,虽然他在外面吃饭的次数不少,但还没像西方人那样侍弄过刀叉。他看看女士们,她们正埋头用匙子在木瓜里舀着雪蛤;看看李旭日,正熟练地刀叉并用,把鲍鱼一片片整齐地切放在盘内,不停地往嘴里输送,他仿佛一下子在李旭日面前矮了半截,只得胡乱地用刀叉把鲍鱼忽悠到了肠胃里。吃完,一女士嗔道,李科长真是重友轻色啊,对同志真好,一份鲍鱼就等于我们所有女人的雪蛤。李旭日答道,哪里哪里,不是价格贵的就好,主要要看针对性,女人吃雪蛤,天经地义。接着转头问老王吃好喝好没有,老王鸡啄米似的点头,连连说吃好了吃好了,谢谢科长,马上我就回办公室加班,明早一上班就把材料交您审阅。舒玲见老王前后几十分钟内对李旭日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由得对自己老公的心计暗自佩服。散席时,李旭日叫大家先走,声称自己还要等一朋友,大家毫不怀疑,道谢离去。舒玲刚送走同事就收到李旭日的手机短信:共花了二千八,我手上仅一千三,速送一千五,我被餐馆押着!舒玲心里咯噔一下,打开钱包数了数,仅七百,便把电话打过去说不够,李旭日说把儿子后天的辅导费垫上再说。舒玲说辅导费已提前支给老师了,李旭日说那就编个理由找你弟借一下,明天取工资还他。舒玲无奈地打电话对弟弟说打牌输了,要弟弟送来了八百,转头一想明天一家人的早餐费、上班车费也没有了,又找弟弟要了一百。弟弟走后,她把钱送去和李旭日凑在一起把二千八交了,叹着气说:没办法,死要面子活受罪!李旭日白了她一眼:看看,给你讲的道理又忘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