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尔乔和老孙


□ 老 九

  十年以前,尔乔写《老孙的故事》,那时他三十岁,老孙五十岁,他们不因为年龄的差距而增加烦恼,无忧无虑的。
  那时,尔乔是个羞涩的人,他胆小、神经质,耽于幻想。两只眼睛躲在镜片的后面忧郁着,惶惑着。
  他的那些小画勾引着老孙,老孙拜访了他,他也认识了老孙。
  老孙原本是山里人,后来误入到城市里来,见面时,他就跟尔乔谈大山,谈土匪,谈山民和狗的故事。有一次老孙讲了一只名叫“重新做人”的狗,这只狗在秋天的山野里对着山谷和回音狂吠。后来,这狗得了怪病,浑身溃烂,毛从皮上脱落。后来主人亲手用猎枪打死了它——为的是解脱它的痛苦……老孙有许多话要说,只要尔乔喜欢听,他就滔滔不绝地讲下去。
  尔乔跟老孙讲他医院里发生的事情。他告诉老孙,什么人得了怪病,什么人猝然死去,他是一个医生,却像无知的孩子一样大惑不解而为之动情。
  他说,他最怵一个人值夜班,因为他害怕黑夜,心里压力很大。他说整个楼就他一个人(这怎么可能呢?),空荡荡的。他不敢睡觉,他怀疑一旦睡下,就有一个人站在他的身边。他独自坐在日光灯下,灯管咝咝地作响,他画他的小画,一夜之间他画了上百幅。这些画有的温厚,有的怪离,第二天拿给老孙看,老孙喜欢的不得了。
  白天,尔乔带着苍白的面孔来了,他俩骑着辆破自行车闲逛,那时的哈尔滨可去的地方挺多,但都不是大家愿意去的。那时的索菲亚教堂还是一个小胶合板厂的仓库,它躲在几座大楼的夹缝里。他们去了,莫名其妙地从窗口往里瞧去,直至黄昏的余光爬到教堂的尖顶才离开。他们在江边的荒草滩上仰面躺着向天张望,他们在风中的大铁桥上狂叫。那时的哈尔滨竟然保留一块面积不小的飞机场,据说是小日本鬼子修的,多年不用,早已荒芜得如同墓地,瓦砾成堆,荒草孳蔓,成了野兔和草虫的家园。他们常造访那里,一蹲就是大半天。黄昏时,像两个幽魂在暮色中把野草搬回屋里,迷醉在野草散播的香气中。
  他们精力过人,不知疲倦地游荡着,累了就扎到老孙的小屋内喝小烧,吃熏杂,漫无目的地闲谈,酒足饭饱之后喊着、唱着,那时的烦恼都是快乐的。
  十年后,尔乔的小画突然间飞到全国各地,他不得不跟随着自己的小画去结识许多文化名人。他每次归来,总要兴致勃勃地向老孙讲述名人的评语以及他和他们的交往。老孙实在想不出那盛况如何,也不知道胆怯的尔乔面对那些显赫的人物作何表现,在众多媒体的采访中,在众目睽睽之下如何应对。老孙想:尔乔的小画是他自语的产物,自语的东西怎么好拿到大庭广众中去呢,后来他才明白,这么想不怎么对。
  十年间一切都在变,尔乔无暇再去画那些自语的东西了,他要赶时间去完成各大出版社的约稿:哲理的,名人录的,小说的……一股脑都来了,他得策动全部的才智和积蓄去应付。有时还可以从这些作品中看到尔乔旧式梦游的影子,但,已经是被切割过了的。
  二○○○年,尔乔所在的小医院,那古旧式的小楼已从僻静处搬到了车马喧嚣的地段,楼层高了,样式新了,设备也比过去全了。老孙再去那里,已看不到过去那种阴暗、破落的模样,老孙暗忖:今后,尔乔在如此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值夜班,不会感到孤寂、恐慌了吧。在白昼般的灯光下,他的小画定能散发出田园般的诗意吧。
  紧接着,尔乔也搬进了新居(在他的医院的后身,临近马沟河),近一百平方米的大宅,让尔乔足足高兴了一阵子。他自己设计,花大钱装修了一番,深褐色帏幔和地板使他着迷。他收藏的各种版本的图书和日益增多的影碟,再也不用杂乱地堆放在地面上,如今,它们整齐地、排列有序地安置在架上……当一切都安定下来时,尔乔显得疲惫而憔悴。老孙再见到他时,他晃动着脖颈,有气无力地说:什么都乱了,什么也干不下去,一切都形同虚设,没有意义……
  那些日子,他整天躲在屋子里,在自己的书房里,不是欣赏自己的家具,而是陷入麻木之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7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