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丁荫楠口述:用电影书写人生


□ 丁荫楠 方 舟

丁荫楠口述:用电影书写人生
丁荫楠 方 舟

  口述/丁荫楠 采写/ 方 舟
  
  我从来没有把电影当作是一种大众娱乐的工具。在我几十年的电影生涯中,我始终把这个职业看作是我对社会、对国家的一种责任的体现。我拍摄的每一部片子,都期望它能够为这个国家的建设和发展添砖加瓦。惟有如此,才能对得起这个职业;也惟有如此,电影才真正称得上是艺术。
  ——丁荫楠
  
  丁荫楠拍摄人生当中的第一部片子的时候已经40岁。这个时候,几乎比他小一轮的第五代导演已是蓄势待发,即便在第四代导演群中,他的年纪也明显高出了不少。一个在起跑线上就落后于他人的40岁导演在未来的艺术道路上能有什么样的作为?这恐怕是当时很多人对丁荫楠的疑惑。但是40岁却成了丁荫楠人生的发轫点,从《春雨潇潇》的顺利起步,到《孙中山》的大获成功,丁荫楠为自己赢得“电影诗人”的美誉,也在中国电影的版图上创立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丁荫楠口述:用电影书写人生图片1
  
  人生的第一部影片
  
  我1966年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1979年担任导演,拍摄了人生当中的第一部影片《春雨潇潇》,这期间隔了13年。很多人都会觉得13年太过漫长,漫长的能把一个人的理想与意志消耗殆尽,但是经历了13年等待的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这13年恰好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积累阶段。
  这13年中,我在广东话剧团做了5年的话剧导演,虽然大部分都是政治宣传的剧目,但是作为专业来讲,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很重要的锻炼。1975年我被调到珠江电影制片厂。我在云南花两年拍摄了纪录片《云南野生动物考察散记》,这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则是我熟悉电影设备,了解电影拍摄的一个重要时期。
  “文革”结束以后,我积压了十几年的创作热情被充分激发起来,整个人都充满了拍摄电影的激情和活力。当时珠影厂一共有47名导演,经历了“文革”之后,谁都想拍片子,尤其是那些年龄比较大的老导演,哪里还轮得到我。那时候,没有人相信我能拍好电影。当时我们的一个业务处长还跟我说:你还拍电影,你能把它接上就不错了。意思是说,我能将镜头剪辑在一起就不错了。对于我而言,我必须“打败”其他46名导演,才有可能完成自己的梦想。

  我拿出的第一个剧本是有关叶挺将军的故事。当时是一名老导演想拍叶挺的故事,让我帮他搜集资料。于是我到资料馆看了将近三个多月,两三百万字的资料,看完以后我就很有冲动地想写一部剧本。我找到了北京的好朋友、著名编剧苏叔阳,一起写出了剧本《江南一叶》。但是这个剧本拿回厂里以后却被领导压下,不能投拍。我不甘心,于是又和苏叔阳合作,由苏叔阳创作了一个剧本,这就是我的第一部电影《春雨潇潇》的剧本。
  《春雨潇潇》取材于著名的“四五”运动,内容则来源于当时广泛流传的《天安门诗抄》。故事讲述了1976年清明节后,一列从北京开出的列车上,护士顾秀明护送一名重病人去某市治疗。列车忽然中途停驶,顾秀明意外地遇见她的新婚丈夫、公安人员冯春海,他正奉命前来截车,搜捕全国通缉的 “反革命分子”陈阳。从通缉令上,顾秀明认出她护送的病人就是被通缉的陈阳,她决心保护这位英雄,最后终于说服了丈夫,帮助她安全送走了陈阳。
  《春雨潇潇》是“文革”后当时电影界普遍流行的“伤痕电影”的典型代表,反思和批判是电影的基本主题,但是因为加入了追捕的情节,所以影片还是具有很强的可看性。这部影片拍摄出来之后,很多人都感觉故事在好看之外,还有一种诗的意境。我想这就是后来人们对我的电影总结的“诗化”风格的萌芽。
  比如在电影的结构上,我有意识强化感情线索的抒情因素,而没有过分沉迷于追捕线索的惊险。整部电影是以顾秀明和公安人员冯春海这对年轻夫妻之间的冲突为中心的。在掩护和追捕的动作线索后面,潜伏着一条时断时续的夫妻感情线索,甚至有的场面情感的抒发湮没了掩护或追捕的动作线索,而故事仍然吸引人看下去,就全凭着夫妻线索的连贯。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