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第六十三个


□ 贾永辉

  在单位我有年休假,于是便想在梦庄多住几日,就有了这则故事。与其说是故事,不如说是我目睹到的平常事。“故事”在众多人眼里有“虚构”的成分,我不想让某种成分破坏梦庄人在生活中的真实性和一些美好的东西。这是我想说的几句心里话。
  在朋友家吃过早饭,像散步一样来到村西的大沙岗上。这些天在村里我一直找不到三十年前的感觉,它已被时代改造成了一座崭新的梦庄,因此内心油然而升起了一种特有的空虚。
  此刻,我站在这荒无人烟的、不知沉睡了多少年的大沙滩上(其实是松软的沙地,梦庄人习惯称沙滩),终于找到了三十年前的感觉,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带着我的灵魂,伴随着我内心的无比欣慰回到了三十年前。这片广阔的沙滩养育过我们,梦庄人在这里种山药、花生,每到丰收季节,家家户户的山药多得成灾,它能顶粮食;生产队库房里的花生堆得像一座座山,这是国家的油料。我回忆着当年的这片墨绿,那片淡绿,仿佛看见了梦庄人在丰收!现在,我望着这片空旷的沙滩,怎么人们什么也不种了呢?
  我正在纳闷,远远看见一个人蹬着三轮车出了村南口儿,后车厢里坐着一个人。他们向南行驶,然后又转向西,朝我站立的方向驶来。他们离我越来越近,那人兴致勃勃地蹬着三轮车,戴着副近视眼镜,穿着件白色短袖褂子,一手握着车把,一手向车厢里坐着的人比画着在叙说什么。他们注意到了我,我们只隔十多米远,他们说话我隐隐约约能听到些。
  坐在三轮车上的人说了句什么,便伸着脖子朝我望着。蹬车人跳下三轮车,顶一顶鼻梁上的镜框,他眼睛近视,看什么显然有些吃力,他努力地朝我望了片刻,我听到他说,不是咱梦庄人,管他是谁呢。
  他拽着三轮车已经走进沙滩四五米远了,车上的人仍旧那么坐着,两人还嘀嘀咕咕说着什么。在这松软的沙滩上拽着三轮车行走,就是空车也是非常困难的,那人怎么不下来推车呢?
  戴眼镜的人笑了笑。在十米外我看见他笑得很坦然。
  “我也那么想,事儿不在谁头上,谁不知道。”坐在三轮车上的人说话近似在喊。他说:“瞎说……”
  拽三轮车的人一把握着车把,一手拽着车帮,非常吃力地朝前走,三轮车一摇一摆,他们说话听起来也就断断续续,他喘着粗气说:
  “是实话,我认。就是这么个傻人,不就是难听嘛。”
  那人强拉硬拽着三轮车困难地往前走着,没有停下的意思,莫非他们不是来拉沙子的,要穿越这沙滩?天哪!我不敢再想象……
  “咦,”坐在三轮车上的人惊叫了一声,扭过头,说:“很多……”
  距离偏远了些。在这空旷的沙滩上,他们说话的声音四处飘散,有些话听不太清。
  “啊,六十二个。”拽三轮车的人停下来,喘着粗气摘下眼镜,用胳膊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说,“都挺认真的,硬说不,伤孩子们的心!”
  坐在三轮车上的人笑着,为他自豪地说了一句使我非常吃惊的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