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爷爷石凌鹤


□ 石 兰

今年的6月20号,是祖父石凌鹤的百年诞辰。1995年3月日日,爷爷在上海华东医院与世良辞,我刚好远在泰国拍戏,没能赶上与他最后告别,留下了终身遗憾。
爷爷原名石联学,青年时代在老家江西乐平积极投身革命。“大革命”失败后,爷爷几经辗转来到上海,主要从事左翼戏剧事业,创作了很多剧本,还是一位很好的话剧演员和导演。同时,他在中国电影发展史上也留下了光辉的足迹。

1933年3月,夏衍、钱杏邨、王尘无、石凌鹤、司徒慧敏等5人组成了“党的电影小组”,由夏衍任组长,爷爷分管电影评论。党的电影小组主要着手三方面工作:一是分头到上海各主要电影公司担任编剧主任或顾问,掌握编剧权;二是通过“影评小组”积极在上海各主要报纸上开辟和占领电影副刊评论阵地三是广泛联系、影响、团结、争取进步的和还处于中间状态的电影工作者。爷爷以“特约撰稿”的身份向《申报•电影专刊》大量发稿,从1933年2月到1936年底,爷爷用多个笔名发表影评文章1000多篇约300多万字,又主持编辑了《舞台’银幕》《电影•戏剧》等刊物来扩充左翼电影评论阵地。他在《申报》以外以凌鹤的笔名发表的热情评介苏联电影《生路》的文章《评<生路>》就震动了上海,苏联的影片公司引用他文中语句“没有女人的大腿,没有绅士的高帽”作为大幅广告词,在当时被好莱坞影片充塞市场的上海滩引起了强烈反响,引发了《生路》一天连演6场,场场爆满。
在推进左翼影评的同时,爷爷也在电影剧本创作方面出了大力。经典影片《十字街头》的剧本其实就是爷爷编剧。由于在影评界名声鹊起,凌鹤的名字遭到了国民党当局的密切注视。为了保护作者,更为了影片的顺利发行,在《十字街头》成片后,党组织决定编导都署导演沈西苓的名字。我后来曾经向他证实这件事,爷爷笑嘻嘻地对我说:“当然是真的,后来沈西苓还分给我三分之一的稿费——30块大洋呢!”
建国以后,组织上原本决定他在文化部电影局从事领导工作,刚好时任江西省省长的邵式平调他回江西任职。爷爷想到江西老表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子很大贡献,自己的二弟、三弟也都是在土地革命中壮烈牺牲在那里,为了报答家乡人民的养育之恩,爷爷回到了江西。
爷爷早已离开了我们,但是我知道爷爷对我的厚爱,甚至我觉得我现在的职业正是爷爷当年从事文艺工作的延续。我出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文革”伊始,北京“揪”出了“三家村”,江西那边有人马上呼应,就在爷爷60大寿的那一天,《江西日报》刊发了造反派批判江西文化工作的主要领导——第一任省文化局长兼第一任江西剧协主席石凌鹤的文章,爷爷被诬为“三家村江西分店的老板”。妈妈曾经告诉我当年她抱着刚满月的我第一次去看爷爷时,他住在一间又黑又潮又脏的车库里,咧着缺牙惊喜地说:“真漂亮,简直像个洋娃娃!”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小孙女给那时的爷爷带来了一份惊喜,或许爷爷能从中收获些许的慰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