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儿子(中篇小说)


□ 李治邦

李治邦

  这是一个关于生命轮回的故事,也是父子之情的另类表达。父亲对儿子的挚爱深情以及对儿子成长与人生选择的无奈,深刻揭示出父亲的优点与弱点。小说颇具宿命意味,也值得普天下的家长深思。

  一

  司远见是这座中等城市的海关关长。这座城市有200万人口,因为距离长江很近,又有几座闻名遐迩的寺庙,就有了人气。做买卖的人很多,据说胡雪岩就在这座城市做过几宗大买卖。于是有了传说,这座城市的风水很好,为此海关的业务也很繁忙。司远见提拔很早,刚到50岁,就已经担任关长六年了。司远见结婚很早,24岁就成家,而且不到半年就有了儿子。当然他步入殿堂的时候,老婆怀孕就有三个多月了。三个月的孕妇还不太显,倒显得丰硕许多。儿子生下来,由于司远见这个姓太少,起名字的时候费了很多周折才起了司诺。老婆不喜欢,司远见不悦地说,你懂个屁呀,司诺这个谐音过去六十年很出名的,那是一个美国著名记者叫斯诺,采访过毛主席,在世界都闻名呢。老婆不太乐意,反驳道,你让咱儿子起个美国人名字干什么?我最讨厌崇洋迷外了。司远见不管,他当官当霸道了,横着眉头说,我给儿子起的名字,不能因为你反对就改变!

  在海关,谁都知道司诺是司远见的命根子。有次,海关总署副署长到这里视察工作。大家早就私下传闻,司远见有可能被提拔到总署,因为司远见在海关这个圈子里很出名,那就是能侦破,所有违法经过这个关口的都被他手下人查破。特别是文物,上亿的字画藏在哪儿都能被查出来。而且一查出来就是大案,有专家甄别后说是假画,是高仿,你们弄错了。司远见对着这个专家毫不客气地说,这幅画是从哪儿出土来的,为什么是真的,怎么高仿不出来,来龙去脉说得专家哑口无言。晚上吃饭,可能喝酒喝高兴了,副署长突然对司远见严肃起来,一本正经地问,你是爱你老婆,还是爱你儿子?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司远见,司远见都说是儿子,其实这个回答在政治很敏感的氛围是不能说的,爱老婆起码是一个生活严谨的象征。可是当有人桌子下面拽司远见的裤腿时,司远见已经很爽快地回答,我儿子,他是我的命根子。副署长说,那你爱不爱你老婆呢?又有人拽司远见的裤腿,司远见对那人生气地说,你拽我裤腿干什么?我就爱我儿子。据说,那天这个副署长不太高兴,因为先是副署长在酒桌上说自己怎么爱老婆,可司远见就是不接这个茬儿,非反说不可。后来,副署长挂不住面子又追问,谁生了你的儿子呢?司远见也不含糊,说,我老婆就是一个义务。当然后面这个就是传说了,没人印证。副署长拽了酒杯子,呵斥司远见不懂规矩,告诫他,老婆也是你生命的一部分,怎么叫义务呢?司远见说,老婆可以离婚,我再找,但儿子是不能分离的,他是我的血肉承接。有人找副署长问过,副署长哈哈大笑,说,胡扯,那都是酒桌上的话,何必当真呢。但司远见从那起没有再提拔,也没有任何被提拔的迹象。

  熟悉司远见的人都知......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