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牛街


□ 金雪莱

  金雪莱 女,1984年生,2008年毕业于西南大学育才学院,法学本科,现任彝良二中团委副书记。
  
  炎热的天气被山呼出气流带走了,昨夜雷雨交加,把清澈的白水江都搅混了,泥巴色的江水湍急而暴躁的向下流奔去,浑浊翻腾的江水含着泥沙带着彩色的废弃物污染金沙江,我的思绪也随着烦躁的江水向着回家的方向流淌。那是一种回家的感觉。在异乡的人们总是会把自己灰色的心情掩藏,含着复杂的情绪等待归家。这样的心情总是从烦躁开始,以无可奈何结束,只是相信一点“慢慢的一切都会好的”。就像此时的浑浊的白水江,通过自己的天然调节功能和净化能力,慢慢的会恢复以往的清澈和安静的。
  厚重的雾气压在了这个平凡的小镇上,这样的感觉有些压抑,所幸的是阵阵的细雨洒落在大地上,给人带来了一丝的凉意,几分清醒。
  天渐渐明朗,树叶被雨水洗刷的干干净净,都晒在河边的沙滩上,蓝天白云和适合的气温,让动物们都冲动起来,鸽子成群的在我的窗台前来回的飞旋着,没有滴完的檐水声夹杂着画眉鸟清脆的叫声,给人一种明快、充满活力的感受。不可否认,这个陌生而熟悉的地方,有时真的能给人一种城市生活无法给予的恬适心境。
  安静下来,我又呆呆的回到了几天前,燥热的天气给了人们一种下河的冲动,河边不少孩童和男子无法抵抗冰凉河水带来的诱惑,纷纷泡到河里,一解酷热。我和同事们坐车到了离牛街镇五公里外的芭蕉村,那里是一片人烟较少的地方。在那里感觉大自然更亲,大山和河流更近,虫鸣鸟叫声更好听。在河边的浅滩上,我们光着脚丫,在细沙上勾勒各式各样的图画;在河里,我们学着江边生活的人那样打鱼、淌水,偶尔,也像孩子一样嬉戏着,打打水仗,捡捡石头;休息时,听着当地人说关于野猴、崖羊、斑鸠、燕子等动物的故事。
  “野猴,在远远的山崖上有很多,一般人都到不了那,偶尔会被山上住的苗族捕到,卖到镇上或更大的城市去。以前这样的事情总是屡见不鲜,随着加大打击偷猎狩猎的力度和宣传保护野生动物的措施,人们开始关注和保护它们。当然还是有少数利欲熏心的人。不久前,有一个人,捕到了五支野猴,把其中两只卖到了镇上,可他嫌镇上人出的价钱不高,就把剩的三只小猴带到宜宾去卖。人还没到宜宾,就被公路警察查获”。“你们看见燕子窝了没有?每年春天都会飞来,初夏的时候,就会有几个燕子蛋,牛街热的时候,那个燕子窝受不了热气,蛋就会掉出来。开始那几年掉出来蛋都砸了,后来我们就在下面放了不少柔软的东西,防止蛋掉下来砸坏,然后再用梯子把蛋放回去。天气实在太热的时候,我们就用水管冲房顶,这样就可以给燕子窝降降暑。”人类对自然的破坏和保护可能永远是无法调和的,如何保护自然界,如何遏制破坏行为,是我们永远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田里我们还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一条绿油油的菜花蛇。关于菜花蛇,从小就听奶奶说了很多关于它的故事。例如:以前,在湖南老家,人们耕地时如果遇到菜花蛇,便用锄头将其断成两截,这家伙就会放弃自己的尾巴,逃生去了。诸如此类的故事很多,奶奶说热地方,草深蛇类多。好家伙,此次终于被我遇到了。可我不敢走近它,又好奇又害怕。当地一位朋友,上前一把抓住它的小尾巴,提起来一看还真不算小,这家伙一惊,张开大嘴使劲的扑腾,舞动身躯,全身缩成波浪形,不停的向四周攻击,就像在电视里看到的那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