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资本”如何征服我们?


□ 周志强

  □越是拥有资本或者资本的支配权,就越是可以具有性格的魅力和生动的感情;反之,越是被资本挤压,就越是丧失作为“人”的各种美,并最终不再成为一个有任何吸引力的“人”。□《蜗居》一书可以提醒我们:对于资本体制的批判或许应该成为文化批判的基础?
  
  蜗居
  六六著,长江文艺出版社,2008
  
  作为一部21世纪的现实主义小说,六六的《蜗居》显示了一种久违的批判倾向。电视剧改编的成功,更使得这本书影响巨大,一时之间成为我们关注的热点图书。这部小说的“可怕”在于,它的这种批判,深深打击了我们对于现实的种种希望,令我们陷入罗兰•巴特所鼓吹的那种“阅读沮丧”之中。有趣的是,联系马克思的《资本论》来分析小说的思想内涵,可以引发我们思考一个社会学的复杂问题:“资本”是如何令人臣服的?
  在作品中,我们看到这样一个值得玩味的情节:海萍发现丈夫借了高利贷,精神崩溃,找到妹妹海藻,狠狠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在这个瞬间,我们看到海萍一家人因为购房,不仅仅“榨干”了所有亲人的有限资源,还经历了目前社会上各种形式的资本的层层挤压;为了筹措姐姐购买“坟墓”(房子)的钱,海藻觉得走投无路,只好去找宋思明;没想到宋思明轻巧地说“多年的经历告诉我,凡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大问题。……你可以背金钱的债,却不能背感情的债”。
  在这一段话里,我们看到宋思明所讲的“感情第一”的哲理,正是当下社会流行的意识形态话语。轻物质而重情义,这个看似千古不破的道理,在这里却显示出一种特殊的“奢侈”:只有资本的控制者或者拥有者,才有资格和能力谈感情。于是,《蜗居》显示了一种诡异的反讽:海萍之所以无力购买房子,正是因为宋思明与各路房地产巨头巧妙策划并使房价上涨;而海藻为了海萍却去寻求这个“资本陷阱”的制造者的帮助。
  《蜗居》想象出来的这个巧合,可以让我们看到一种吊诡的城市故事:一个女孩儿因为感觉现实生存的艰难而热情投身到造成这种艰难的人物怀中;与之相应,宋思明以及房地产巨头造就了城市普通人的生存艰辛,却博得了来自这个阶层的女孩的艳羡。
  在这里,《蜗居》充分显示了现代社会四处谋求利润的“资本”所具有的两种令我们不得不臣服的“伟大能力”:直接购买产品和劳动的能力(并调用各种社会资源,为这种购买提供便利);间接购买对它的服从和认同的能力(并通过控制各种文化资源,以道德、爱情、美学的名义,掩盖这个购买的实质)。
  第一种购买,显示了资本的冷漠无情与自私自利;第二种购买,表达了资本的千变万化与机智温柔。一方面,资本可以毫不留情地与地方威权相结合,形成雄伟坚实难以对抗的品格;另一方面,资本总是潜身到各种充满热情、温情和激情的话语之中,造就这个世界的温暖和安全感。
  在《蜗居》中,我们同时感受到了资本的这样两种品格——从海萍到海藻,她们的命运,恰好分别对应了资本的自私与温暖这样两个层面的品格。海萍要购买房子,直接遭到了资本的挤压,并在这种挤压中,卷入资本的性格之中:狂热地计算自己的生活、毫不留情地抛弃了温柔浪漫的想象、以尖牙利齿的方式对待任何影响自己赚钱的行为……海藻则扮演姐姐苦难的解救者的角色,并且在这种解救的过程中,被宋思明的深挚情感与夺人风采所感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图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