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撒谎的村庄


□ 毕 亮

  一
  站在眼前的三位警察,老人马村伸手就可以摸到。他们突然变模糊了,像是在雾里,三张嘴巴一张一合,马村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清早在官当镇派出所场院里听到老三消息的那一瞬间,马村心里头发生了大地震,兵荒马乱。他的鼻子陡然一阵发酸,眼睛通红的他强忍住没让眼泪水流出来。
  他膝下有三个儿子,老三是个不会讲话的哑巴。三个儿子里老三是最最老实最最孝顺的。就算借给他一千个一万个脑壳,他也想不到老三在深圳打工,竟会犯法拿刀捅人,还险些闹出人命。
  雪落得大,回屋时马村一路小跑,他算计着得比这个消息早一步到屋。不能让卧床多日的老伴晓得老三犯法的事,老伴害了癌,没多少日子了。他得让老伴含着笑离开,没有后顾之忧去那极乐世界。
  跑到半路,雪地里的马村已是气喘吁吁,双手叉着腰,他呼哧呼哧呵粗气。
  老人马村跑起路来费劲,他的右腿有些跛,是早几年前害腰椎间盘突出症落下的后遗症。经过邮电所时,他明白了为什么这两个月没收到老三的信,原来是蹲进了大牢。以前老三每个月中旬都会按时写一封信回屋,两年来月月如此,几乎成了雷打不动的习惯。老三写的信大致内容都差不多:一来督促儿子马达好好念书,将来考大学做个体面的城里人;二来提醒他们两个老人保重身体,特别是交代害白内障瞎了眼睛的姆妈,要她舍得吃舍得穿,要享福,不要成天惦记家里的烦心事……想起以前老三写回屋的那些白纸黑字的信,老人马村的眼睛潮了,扬起手揩了一把眼窝。
  纷扬的雪花落在马村肩上、头顶、棉袄上,他回忆起两个月前收到老三那最后一封信。两年没回家的老三在信里讲,春节前要回屋给姆妈过七十大寿。马村指望老三回来,再告诉他老伴的病。也只有老三心疼姆妈,老大老二晓得姆妈害了绝症,活不长久了,也只是过来看过一回,在老伴眼皮底下晃了一眼,之后就再没来过。想起这些,马村心酸得很,但他看得开,也不怪老大老二,毕竟他们成了家,有他们自己忧心的事。当初查出老伴患绝症时,马村想的是老三在南方打工,怕他晓得了分心、伤神,惦记屋里的母亲,所以一直瞒着老三不肯告诉他。回过头来马村又有些后悔,现在老三蹲进牢笼,不能给母亲大人送终了。
  两年前老三要去南方深圳打工,马村当时就不同意,老伴也不同意。他们两个老人想,老三是个哑巴,在那深圳能打什么工,工打他还差不多。他们也就是心里那么想,没有照直讲出来,怕伤了儿子的自尊心。可那个来官当镇专门招残疾人做工的南方人嘴巴厉害得很,能把稻草讲成金条,能把天上讲个窟窿出来掉下馅饼。南方人讲得老三动了心,执意要去深圳打工挣钱。老三的老婆大前年被一个跑江湖的河南人拐跑了,老三将全部的心思放在儿子马达身上,指望打工多存些钱,备着马达将来读高中读大学用。老三的想法没错,而且相当有道理。于是马村和老伴松了口,同意老三去深圳打工。等老三走了,他们带着孙子马达,照顾他的饮食起居,看管他上学读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江门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江门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