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征与大刀(组诗)


□ 商泽军

商泽军

读长征

长征是什么?

有很多的答案,但我觉得它

 是一本书

在开篇的时候,充满了悲剧

 和血腥

那时的笔画扭曲模糊,很多

 的人走着走着

就被命运抹去了。

在湘江的水里,谁知道那是

 趟的水

还是不屈的呐喊;

是难死的愿望还是不暝目的

 绝望。

长征一开始是绝望的,

毛泽东跟随在队伍里额头紧缩

香烟一支接一支

有时就燃破了夜;

彭德怀开始摔帽子,用

湖南的粗话骂娘,

人们不知到哪里去。

一个浙江奉化人

也写着他的一本书

他已经打好腹稿

只等将士们的血把腹稿变成

 现实:

赤匪在他脑袋和心脏搅乱的

 赤匪

从此就变成了历史

一个主义,一个领袖

写满这本书的每一页

然而,有美妙开头的书

不一定就有美妙的结尾

石达开没有出现,大渡河乌江

这些写满悲剧的地方

却历练了红军的脚板

和胆量

红军们也在写一本书,

从开篇的悲剧变得从容和欢

 快。

红军的这本书

开头不是毛泽东写的

他只是从中间接手

就开始出现了新的

词语和情节

在赤水河跳来跳去

然后用茅台酒泡脚

在一个叫遵义的地方开会

重新确定了历史的执笔者

这是无韵的离骚

也是有韵的歌吟

你听马背上的诗句: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这些诗句开始跌在地上

在行军的队列中

引出了巨大的回响。

战士们的脚就是笔

雪山、草地、腊子口

就是一章一章的标题

那些马匹呢、那些军号

是站立的丈字,是象形的文字

那些雪呢?那些青稞/

那些牛的骨头

就成了文字的消化器

长征这本书的结尾

是毛泽东的一个手势结尾的

他有力地劈了一下:

开始写第二本叫‘胜利的作品”

大刀魂

此刻

我的耳畔又响起

——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

 的吼声

这大刀的光影

是民族的血泪

被阳光

多少次晾晒后的

定型

这刀柄上的

红色的绸穗

一定

也是用这个民族的血

染红

此刻,我的血也不再

安宁

是沸腾,是喷涌

是血,血啊

指挥着

我眼睛的视线

凝聚在这大刀的

刃锋

淬过一百次火

在一百次的血中

泡过

我知道

这刀中有风霜,炊烟和铁锤

与礁岩的撞击声

这大刀

有水的柔软,丝绸的柔性

它劈下,是一座山

它昂起,是一座峰

挂在墙上

夜间就会发出爆响

它会跳动

如火焰

它是一种精魂

它要用对手的血喂养

它是一种

在手上生长的精灵

在这个民族历史的深处

我看到无数的手

举起大刀

齐刷刷地生长着

像埋下的种子

萌动……

  责任编辑王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长征与大刀(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