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访谒一师


□ 谢宗玉

  是个黄昏,天阴阴的,有雨的样子,却未落下。一个恍惚,我就进了湖南第一师范。

  来长沙已有十余年,书院路也不知走了多少遍。可每次我一迟疑,就错过了进谒的时机。我知道一师是毛泽东的一师。毛泽东从闭塞的韶山冲出来,在里面整整待了八年,由一个懵懂无知的三伢子,变成敢为天下先的职业革命家。是一师在毛泽东面前推开了世界重重叠叠的窗户,让他拥有了一双透过现象看本质的火眼金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师对于毛泽东,有一种炼丹炉的意味。近一个世纪过去了,我依然觉得里面的每一角翘檐,每一根柱子,每一张书桌,每一草,每一木,都还透着灼热的气息。我怕一不小心,就会把那颗洇着雨雾的心给点燃了。

  相对毛泽东的伟大来说,我是渺小的。但我愿意固守自己的渺小,我喜欢无为而无不为的平淡心态。我不想给苍生万物哪怕最细微的改变,所以我选择沉寂。面对壮志凌云改天换地的毛泽东,我只能敬而远之。这,或许就是我一直没来进谒一师的原因?

  这次来,应一友之邀,与毛泽东并无多大关系。所谓“千年学府,百年师范”,其重重院落,自南宋创办城南书院以来,卧虎藏龙,深不可测。瞻仰一下也未尝不可。

  但推门而入,竟似在时间的隧道里跌了一跤,一下子就与上世纪初的青年毛泽东狭路相逢。他高大的背影、浑厚的声音、爽朗的笑容、明亮的眼神,不经意就从各个角落里浮闪出来,待我细看,又淡淡地隐去了。弄得我神经兮兮,怅然若失。而一师的今人还要处处标贴,昭告游人,哪儿是毛泽东曾经读书过的教室,哪儿是毛泽东曾经演讲过的讲台,哪儿是毛泽东曾经洗澡的井台,哪儿是毛泽东曾任主事的一附小。还有毛泽东青年时的照片,雕像,读过的书,写过的字,用过的东西,都一一陈列在我的面前。

  毛泽东在一师勤奋好学,著文纵横磅礴,气象万千。喜欢风餐露宿,雨中狂奔,冷水淋浴,以砥砺意志,锻炼身体。上忧国家、下察民情,以天下为己任,毫无私心,喜欢与下层百姓打成一片,急人之所急,言必行,行必果……这些其实都是青年人应该具备的品性啊,不知不觉,我就喜欢上他了。

  那是怎样一个棱角分明、坦荡热情、胸怀理想的热血青年!如果我还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如果能回到那个时代,凭他一张辩古论今的巧嘴,凭他一腔忧国忧民的情怀,说不定在1915年秋天,他向长沙各校发出征友启事的时候,我就会热情响应他,并成为他的莫逆之交。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正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年纪。我那颗柔软多汁的心灵经过他思想和灵魂的烈火一炼,或许就砥砺成了关汉卿笔下那颗捶不烂砸不扁的铜豌豆了,谁知道呢?人是环境的产物,有这么一个想挽民于倒悬之中的仁人志士在身边,对我该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只可惜,我的青年与他的青年,在时间链上隔着无法逾越的一段,世界的大事,差不多都由他们那个时代的人作了定夺,我辈中人只能做一些补缺拾遗的小事了。这么想时,一股悲情竟贯胸而上,一句古诗也涌心而来: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百年风云已过,但余热仍存,我不知生活在这片热土上胸怀抱负的学子,在言行中,在睡梦里,是不是常有一股异样的豪情,如地底的岩浆突然滚涌上来,疾走全身的每一条血脉,使自己壮怀激烈,感叹不已,并最终由此奠定了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毛泽东之后,一师显然不再是先前的一师了。毛泽东之后,一师在各个领域“攻城掠地”的学者名流一定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事实正是如此,翻开厚厚的一本《湖南一师群星谱》,由不得我不感叹,江山代有才人出!里面各色能人,真是要有尽有,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取得的成就,并不比改朝换代之事业要逊色多少。而我敬重和熟悉的诗人柯蓝和美学家李泽厚居然也曾在这里学习工作过。

  过室、穿堂、转廊,经铺满细碎石子的水井旁,上妙高峰,据说此水井是当年毛泽东冷水淋浴的地方,现在也作文物给保护起来了。井台周围,清冷幽暗,岑寂无声,只有一株虬枝盘桓的石榴树峥嵘地挺立着,似乎在维护当年的繁盛。我在井边久久地伫立,沸水似的人声在隔得远远的四周诠释着现代喧嚣的日常生活。蓦然惊觉,才发现,自进门以来,我一直在毛泽东和他那个时代的包围之中,而当今在这里工作学习的老师和学生,我仿佛还没遇见过?或许是我忽略了?

  还真是我忽略了。在上妙高峰一路转折的回廊里,一群群学子突然如野马似的奔跃而下,从我身边呼啸而去。掀面而来的青春之风,让我又忍不住大兴沧桑之叹。他们中间,有浓眉大眼的美少年,也有笑靥如花的美少女。他们的眸子是那么清澈,他们的容颜是那么纯稚。而他们稍显亲密的交谈,又让我一下子回到了自己的大学时代。那段金子般的光阴,真让人百忆不厌。

  是的了,杨开慧呢?毛泽东的首任女友杨开慧,不就是在一师的附小与毛泽东结为连理的吗?革命加爱情,正是那个时代的主旋律!革封建地主官僚资本家的命,反对包办婚姻,自主选择爱情。那是多么让人热血沸腾的话题和年代啊!一师的今人,怎么不把那些爱情的器皿擦洗得熠熠生辉,却让它在暗处蒙尘生垢呢?要知道,懵懂的三伢子,也许就是在他的恩师杨昌济家里,被杨开慧一束含情的目光,如佛光灌顶,击开了他少年的心智,从此一通百通,处处引领潮流,占尽先机!谁能低估这爱情的力量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7期  
更多关于“访谒一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