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哈尔滨400多村民成“黑户”



  闫美华:黑户呗,就好像世界上没有我这个人……
  34岁的梁金德已经是3个孩子的父亲,但他和孩子都没有户口。
  梁金德:老大15,老二11,老三10岁。
  记 者:你们结婚登记怎么办的呢?
  梁金德:没登。
  记 者:去医院生孩子要有准生证呀?
  梁金德:准生证,现在也没有,都在家生的。
  贾相友今年45岁,有4个孩子,为了让孩子们能参加中考、高考,他想尽了一切办法。
  贾相友:我家4个孩子,上学。老大09年考大学就没有身份证没考成,后来打工去了,现在她还是想复读,可复读完了没有身份证还是考不了啊,学习还挺好的。老二考学时候,我托人从派出所把身份证号找着了,就按身份证号报的名,后来考上了,入学的时候就做了个假身份证去的。老三还有两年考大学,还是没有身份证。老四来年考高中,4个孩子。孩子问我怎么办呀,怎么整呀,我都呜呜直哭,找哪哪都不给办。
  ■“无政府状态下的原始部落”
  村民们说,由于没有合法有效的身份证件,这里的人结婚不能登记,孩子随便生,但都上不了户口,生病后无法享受农村合作医疗,就是死了,火葬场都不给火化,没有哪个组织对他们负责,社会治安无人管理,正常人应该享受到的权利他们都无法享受,他们的村庄就是一个无政府状态下的原始部落。在这样的环境下,村民们的生活是何以维系的呢?
  记者在村内走访时看到,村里的房子绝大多数是土坯房,历经多年风雨已经破旧不堪。有的房山已经露出了大洞。有的窗户已经被下沉的房梁压的变了形,塑料布取代了玻璃。空荡荡的电线杆依然静立在房前屋后。一口井水漂浮着杂污。鸡、鸭、鹅、狗 见到陌生人异常兴奋,孩子们却向记者投来了胆怯的目光。
  村民江宝富今年50多岁,至今没有娶妻生子,他告诉记者,这里地多,大多数人的日子还算过得去,吃饭基本靠自己种,但他有腿疼的毛病,又无法享受农村合作医疗,生活很困难。
  记 者:你现在一个月要花多少钱?
  江宝富:我,一个月?花啥呀?一年能花一千来块钱,就是买药。
  记 者:那你吃什么呢?
  江宝富:哎呦,我吃的东西还不如人家的狗食呢。白面,一年能吃上一袋就不错了,平时就吃点苞米茬子,大饼子。
  记 者:有菜吗?
  江宝富:种点不多。
  记 者:吃的都是自己种的?
  江宝富:对。
  记 者:出去买过吗?
  江宝富:(惊讶)买菜?!我没买过菜。
  村里没有自来水,井口旁,村民梁喜全和于占村正在用辘轳提水。
  梁喜全:我们这水也就三四米深,都是水库渗过来的水。
  记 者:这个水你们会做一些消毒和处理吗?
  梁喜全:处理啥呀,就是那么吃呢,有时候自己弄点白灰扬里头,那就算消毒了。
  记 者:这上面这么多脏东西,能吃吗这水?
  于占村:能吃呀,上头撇撇,底下就能吃了。
  梁喜全告诉记者,这里几乎家家都有两三件电器,最昂贵的是不超过11英寸的折叠电视机,其他两件分别是收音机和电灯。他的这一说法不禁让记者想起了赵本山若干年前的小品。
  梁喜全说,因为村里不通电,这些电器都要依赖于一个简易的太阳能装置。随后,他带记者参观了家里供电系统。
  梁喜全:这是太阳能,然后进屋,进屋储电瓶里头,就靠它发电。
  记 者:都能带什么电器呀?
  梁喜全:也就看个小电视,带个小灯。
  记 者:灯是多少瓦的?
  梁喜全:灯是12瓦的。

村民梁喜全向记者展示他家的供电系统

于丽芳和她的超市

        村里不通公路,于丽芳便在村里开了家“超市”,卖一些生活必需品和小零食。一个老式高低柜外加一张木头凳子摆下了“超市”所有的商品。她告诉记者,由于没有冰箱,这里有的孩子甚至不知道雪糕长啥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精彩网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