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哈尔滨400多村民成“黑户”



  记 者:你这个超市有营业执照吗?
  于丽芳:没有执照,人都没有户口呢,这超市有什么照呀?什么都没有。就是卖点小东西,别的也不能卖,熟食啥的也整不了,没冰箱,咱这也没有电。
  记 者:那你们自己要是想吃肉怎么解决?
  于丽芳:就不吃肉啊,这热天,买回来到晚上就坏了。
  记 者:你多长时间没吃过肉了?
  于丽芳:挺长时间了,大约还是正月的时候吃过。
  熊智斌今年57岁,在部队受过两次嘉奖,转业后考取了医师资格证和乡村医生资格证书等,回村后当过村长,开过诊所。没有了“身份”后,他觉得自己就像个野人。熊智斌有着30多年的党龄,他伤心的告诉记者,别的党员都在庆祝建党90周年,而他却无法找到组织。
  熊智斌:就是一个野人,你到哪去干活去,还得装的跟个瞎子似的,让别人领着,说这是我家亲戚,人家有身份证人家行,咱没身份证啊,你住宿都不行。现在你出去好像人家都不承认你是中国人似的。这种滋味,难受,真的。现在就跟没娘的孩子似的,你自己感觉是党员,但你找不到组织,党费没地方交去。
  记 者:你往镇上交过没有?
  熊智斌:交过,他不收,他要是收你钱就得管理你了。
  ■孩子眼中的不同
  闫文慧今年10岁,出生后随着外村嫁进来的母亲报上了户口,现在生活在哈尔滨市区,这个暑假,她被接到了爷爷家。在这个10岁小女孩的眼睛中,这里有太多不同,她也会把外面的世界讲给村里的孩子听。
  闫文慧:哈尔滨的地都是平的,这里都是磕磕巴巴的。哈尔滨的房子外面都是平的,还是有颜色的,这的房子外面是土的或者是草的。哈尔滨的水干净,这的水刚打上来上面全是虫子和灰,洗脸都不敢洗。在哈尔滨有的是电,这块一般都没有电。在哈尔滨电视是大的,这都是小的,跟我玩的篮球一样大。有的家没有电视,或者电视什么颜色都没有。下雨的时候有时候就看不着电视,灯也不亮。在家能洗澡,这就洗不了……
  记 者:你要在这想吃冰淇淋怎么办?
  闫文慧:如果来卖冰淇淋的,我奶奶就得买很多,然后把冰淇淋放暖壶里面。
  记 者:多长时间来一次卖冰淇淋的?
  闫文慧:不知道。
  记 者:你在这住多长时间了?
  闫文慧:20天了吧。
  记 者:来过卖冰淇淋的吗?
  闫文慧:没有….。。
  “谁来为我们负责?”
  村民们没有了“身份”,生活恍若隔世。这里面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当地有关部门又会给出怎样的答案?村民们想知道,究竟谁该来为此负责?
  发稿前,村民再次向当地公安机关——哈尔滨市阿城区平山镇派出所询问有关户口和身份的问题。值班民警表示青龙山村在版图上已经不存在了,户口办不了。
  村民:你好,平山派出所吧。
  民警:对。村民:我是青龙的村民,我想问一下,办户口,办身份证能不能给办?
  民警:青龙户口办不了。
  村民:孩子着急上学,要用身份证啊。
  民警:是呀,除非你迁出去,迁出别的地方,因为青龙现在在行政上,在中国版图上已经没有了。
  值班民警表示,要想有“身份”必须得把户口迁出去。但村民们觉得,1998年拿着每平方米97块钱的房屋补偿款都很难生活,现在迁出,别说盖不起房子,就连愿意接收他们的地方都很难找到。他们希望政府能够管一管。
  哈尔滨市阿城区平山镇党委副书记刘春鹏告诉记者,青龙山村的问题是1994年西泉眼水库动迁时遗留下的历史问题,近20年间相关领导不知换了多少届,作为基层政府,他们即便想管也无能为力。
  刘春鹏:我们没什么办法,他们现在座落在我们平山的范围内,但对于我们来讲他们已经划过去了,已经不归我们管了。
  记 者:那他们现在归哪管呢?
  刘春鹏:哪能管着他呀你说?他现在自己户口没落呢。
  记 者:但他们在你们辖区里,你们应该管理呀。
  刘春鹏:他们要是说接受我们管理也行呀,现在不存在这个问题呀。他们那块现在就算是一个空白,除了学生上学,基本的医疗可能在我们这还能给提供一点,剩下,至于,结婚啥的都不在我们这。他们属于自己管。
  记 者:现在没有户口的一共有多少人?
  刘春鹏:不知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精彩网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