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十月革命──目击者的实录


□ 靳树鹏

十月革命──目击者的实录
靳树鹏

美国共产党人约翰·里德一八八七年出生,毕业于哈佛大学。他很早就表现出写作才华,又有新闻记者敏锐的眼光。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他从美国到了欧洲,到过法国、德国、意大利、土耳其、巴尔干,又来到俄国,写出长篇纪实作品《震撼世界的十天》。
这是一本很著名的书,一九一九年在美国出版,当年就印行三版。一九二○年列宁为美国版写了序,这本书英文版印行的次数不会少。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又为俄译本写了序,到一九三○年俄译本在苏联已印行十一版。我保存的中译本是人民出版社一九五七年第一版,书脊已残破,纸已发黄变脆,是据同年俄文版译出的。这并不是一个值得称道的版本,俄文版编者加的许多注释和《俄文版出版者后记》中,有许多斯大林主义标记。听说近些年北京又出了两个版本。
里德一九一九年第二次来到俄国,患了伤寒,一九二○年病逝,以第三国际代表的身份安葬在克里姆林宫外红墙下。他这本书的政治倾向是十分鲜明的,他认为十月革命将在“已经倒塌的遗迹的废墟上建造起新社会的骨架”,他进而说:“他们正在大地上建造一个比任何天国所能提供的更加光辉灿烂的王国,为了这个王国而死就是幸福。”同时他又遵循着新闻记者的职业操守,尽量捕捉那些真实的东西,认真记录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使他的实录有了厚重的历史感。
里德可能是最特殊的,或者说独一无二的十月事变的目击者。他的公开身份是美国记者,临时政府并不回避他;他又是共产党员,指挥起义的大本营斯莫尔尼宫也给他发放通行证。他可以采访克伦斯基,也可以采访托洛茨基,采访各党各派的头面人物。列宁身边的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更是像熟人那样同他交谈。他采访大资本家,也采访普通的士兵、工人和农民。重大的事件他都想亲临现场,重要的会议他都想列席倾听。他去工厂,也去前线和军营。他认真搜集各种材料,俄国和外国的报纸和电讯,前政府和现政权的法令、通告和文件,各种会议的演说、宣言和声明,名目繁多的招贴画和街谈巷议。他的书中有各党各派或详或略的政治主张,有不同阶层的思想情绪表达,也有布尔什维克领袖们的思想分歧,基本上包含了社会的全部尖锐性和复杂性。他充分表现了士兵和工人积极支持和参加到革命斗争中来,也指明了“一切权力归苏维埃”变成了一切权力归布尔什维克。这本书可以使人们从多角度去解读这个革命,有着长久的魅力。
今天重读里德这本书,留下两个深刻印象。
第一,在武装起义前前后后那些日子里,从彼得格勒到莫斯科以至全俄国,都处在一种无政府的混乱状态中。党派和团体数量以千计,每个党都有自己的报纸,各种各样的小册子成千成万册地运往工厂、兵营和农村,各种宣言、通告、文件成吨计,装满卡车、火车运走。当时印出的招贴画数量非常大,在围墙上很难找到张贴的地方,刚张贴的一张很快就被覆盖。一次里德从墙上撕下很厚的一层,一张下面又一张,共有十六张招贴画。他惊呼:“看呀!我一下子抓住了全部革命和反革命!”双重政权更加剧了这种无政府和混乱:既有共和国临时议会和临时政府又有全俄苏维埃执行委员会,既有彼得格勒市杜马和市政厅又有彼得格勒市苏维埃。政府有军队,工人赤卫队有武装。克伦斯基主张把对德国的战争打下去,列宁主张俄国士兵与德国士兵联欢。政令的下达,军队的调动,受到各方牵制,临时政府必然是软弱无力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