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伴娘(中篇小说)


□ 舟卉

  从小形影不离的两个女孩最终成了情敌,一个夺走了对方的男友,一个又傍上了女友的父亲。是什么让这对原本形影不离的亲密女伴阴错阳差剑走偏锋?

  一

  新郎结婚了,新娘却不是她。电影里早就用滥的桥段,拷贝进现实生活后,绝对没有了戏剧性。一个闹腾的婚礼,结结实实砸下来,彻底砸碎了钟文的幻想。她哭不得,闹不得,反倒是那么安静地坐在化妆台前,朝脸上抹着眼影腮红。人家是有心机的,一步步走到现在,她敌不过。照说敌不过,就算了,可总归还是有点不甘心。

  这样的场合,钟文逢着了,不见得肝肠寸断悲恸欲绝,但心头难免会像针一样扎着,忍是忍不住的,都痛得龇牙咧嘴了,偏偏还不能把真实的脸孔转过来给人看。

  外头的鞭炮一直没断,噼里啪啦,碎屑都弹到台阶上来了。炮仗也一拨接一拨地炸开,砰——啪,砰——啪,酒店的玻璃门都震了,硫磺味在空中弥漫着,是呛鼻的。钟文站在酒店门口,浑身不自在,两条腿都有点发软了。

  有种悲哀她说不出来,但就是在心里头翻江倒海。没有办法宣泄,就蓄着,蓄多了,就是要腐蚀五脏六腑的,并像蛇一样钻动,钻空整个人的躯体和神经,要让她像沙一样散掉。钟文觉得把自己卖给了喜气洋洋,自找的,脸上已经有了火辣辣的伤口,可还偏要往上面涂油彩,末了还要上台向人们打揖作笑。

  她朝后挪了挪,背靠在了玻璃门上。笑,依旧要笑的,可怜的是,连笑的力气都差点没有了。她不该来的;来了,也是没地方摆的。她恨不得可以找条地缝钻进去,眼不见为净。有些事索性掐断了,痛苦也只是一时的;可现在,掐是掐了,却藕断丝连。连着的还不是那个男人,而是另一个女人。这种滋味,也只有她受得。

  饭店的地面是黑色大理石铺成的,擦得一尘不染,如镜面般透亮。一低头,裙子,衣袂,水晶吊灯,以及那雕饰繁复的天花板,全映在里面。那也是一个完整的婚礼,窸窣闪动,人来人往,也同样川流不息。只不过,一切倒过来了,灯在上,脚在下,脚踩着了脸,脸又压住了水晶的灯,灯光有点破碎和迷离了。钟文有些恍惚。她抬头去看新郎,那个熟悉的男人竟有了几分陌生。他穿了一套阿玛尼西装,笔挺地站在酒店门口。几天来的忙乱,似乎丝毫没让他受着影响,看不出一丝倦容。他头发刚修剪过,看上去油光发亮的,尤其顶上那一撮,打过摩丝后,根根分明地翘着,是那种显摆的翘。看来,他还是很得意的。想想也是,这么一个排场盛大的婚礼,没有一个男人会不得意的。

  如果是和她结婚呢?钟文冷不防冒出了这个念头。想都不用想,肯定没这么风光了,说不定就在一家普通的餐厅,五六桌酒席,放几挂鞭炮了事了。看来在关键时刻,男人是比女人更为虚荣的。女人虚荣,只是小打小闹,看起来都矫情,入眼的只是表层的东西;而男人,一旦虚荣起来,那是不顾情面、不顾对方死活甚至连自己都可以出卖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