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桃子熟了(小小说)


□ 伍中正

  堡里好多的男人都让王包工头带走了,他在挨近城里的地方包了个工地,粒豆男人也在其中。
  走之前,粒豆男人说,第一次跟包工头出门,要等桃红的时候回来。
  眼看着桃子一个比一个地红了,堡里的人说,那些桃子是粒豆的伴。粒豆几乎是枕着红桃睡的。
  当那微微的南风变得有力时,就知道这是陈家堡的夏天了。粒豆男人还没有回来,粒豆家的桃却很有意思地在那些参差的枝枝丫丫上红了,整个堡里保持着安静。
  桃贩心情很急地一步两步进堡来,有人冲着桃贩说,买桃的,粒豆家的桃好呃。
  桃贩走过来跟粒豆坐在桃树下,桃贩先看看体态匀称的粒豆,粒豆也看看眉清目秀的桃贩,桃贩不敢看粒豆了,就看树上那些发红的桃子。
  粒豆说,都红了呃。桃贩心里看得痒痒的,就问,卖不,粒豆?我全要呃。边说边起身再次看了看树上的桃。
  粒豆说,卖。往年的桃都是卖了的。
  桃贩问,怎么卖?
  粒豆说等男人回来了再卖。
  桃贩反问,桃会烂的,那你男人不回来呃?
  粒豆说,男人不心痛,随它烂。
  那你男人几时回来?
  粒豆浅浅一笑,然后摇了摇头。
  桃贩不时地看看那些红桃和粒豆就走了。
  下午的天色还早,粒豆仍坐在桃树下看了看树上红红的桃。傍晚的余晖坚定地照在陈家堡。桃树上有几只鸟歇着,那些鸟朝最红的桃吻几口,粒豆见了一笑,说,我家男人还没这样吻过我呃。
  当粒豆又枕着那些红桃入梦时,粒豆男人披着沉沉夜色回来了。
  粒豆男人的身影瘦瘦的。
  粒豆男人说,想着那树桃,工地上忙着呃,王包工头给了一天假。
  粒豆起来,就着灯说话。
  粒豆问男人吃饭了没有?男人说在工地上吃过了。
  粒豆问男人工地上的工钱发了没有?男人说下个月发。
  粒豆问男人随王包工头到过发廊没有?男人说没有。
  粒豆跟男人睡一头。粒豆再跟男人说桃的事。
  桃树在屋外安静,屋里传出话来,这几天桃子红得飞快,一天一个样,太阳也好,好多的鸟在树上还叫呃。
  男人拥着粒豆,粒豆像那些鸟吻桃一样地吻了男人,男人让粒豆吻。
  粒豆问,你听清了?
  男人说听着,你往下说呃。
  桃贩见了桃心里痒痒的,桃贩的价给得低,钱是现的。那就卖给桃贩了?
  就卖给桃贩,城里价好是好,就是骗子多。粒豆男人说。
  粒豆说,依你,天亮了就摘桃。
  天亮了就摘桃。
  上圆下方的箩筐是男人找来的,粒豆搬来细瘦的木梯。
  粒豆就搭了细瘦的木梯,男人就上树摘桃,粒豆也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