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珠穆朗玛印象


□ 郧 生

  郧生本名杨郧生湖北十堰人,社科研究员,业余旅行家。一九五六年生,大学研究生毕业,现为北京大学访问学者。曾当过知青、车间工人、学校教师和国家公务员,现供职湖北郧阳医学院(位于湖北省十堰市)。曾数年游历自然风景名胜、拜谒文化遗产,致力于中国民间文化的收集、研究和传播。先后两次进藏,以数月时间,回环西藏二万余公里。
  
  那天下午,天气很好。在新定日办理进山手续。边防武警对我们进行了极为严格的盘查。珠峰既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又是非常敏感的边防区,包括聂拉木、定结、定日和吉隆四个县。验完边防证等一系列证件后,又要按车轱辘收公路建设费。每个轱辘一百元,就是说越野车要四百元,而卡车就要六百元。想着有些怪,若卡车以后把后轮改为两个该如何收费呢?
  这个疑问被随后的一群飞奔的藏野驴所打断。
  司机巴珠说,藏野驴确是有驴脾气,只要看到有动感的物体就要猛追。当你停下来,它也就近站在那里,注视着你,既像示威,又像是在试图理解你。我让巴珠逗逗它们,摁响喇叭,加大油门,汽车在疯狂的颠簸中,时速达到五六十公里,藏野驴就在车窗外,几乎与汽车并排奋力地追。最后还是眼看着十一二只野驴,从我们的车头横穿过去,站在左侧的小山坡上,昂首挺胸,得意洋洋地望着我们。面对这种富有灵性的高原动物,让你感到非常好玩,又非常佩服。
  喜玛拉雅山的北麓,大多数是低山丘和盆地,当你真正走进喜玛拉雅主体山脉时,大山大沟就不多见了,缓坡构成的雪野辽阔无垠。远眺流云,不是飘在天上,而是堆在地上。太阳近得伸手可触,直灼得皮肤火辣辣得痛。我们在烈日下被烘烤着,直到太阳下山,直到黄昏时分。我们进入珠穆朗玛的核心地带,在一个叫作曲中的地方住下来。
  小旅馆名叫“野人家”,倒也干净利落,院内的花坛是用啤酒瓶倒栽下去,缝隙里灌上水泥而成,怪整齐的。没有电,只能用蜡烛照明;没有移动信号,手机权作手表用。这让人想起现在有些西方国家的环保人士信奉的“无插头”生活,不知到底是幸福还是痛苦?
  曲中一夜,风寒,酒劣,心乱,无眠。
  从低矮的窗户望出去,满天的星斗密密的,个儿也特别的大,一闪一闪地放着亮,好像那深蓝色的天幕上挂满了圣诞树,时不时能让人短暂地忘掉寒冷和高原反应的痛苦。
  天未亮就起床。星很低,云很浑,风很凉。高原的风硬且有力度,一打开门就像有种力量把你往回推。在黎明的黑暗里,我们又上路了,因为要赶着看日出的珠穆朗玛。汽车像一叶小舟在墨色的大海里飘荡着。途中遇一辆越野车,右侧被撞得凹进去,还在 飞快地向山下开着。后来才听说,昨天珠峰出了车祸 ,两个重伤,司机的肋骨被撞断几根,另雇了司机,连夜往拉孜县城赶。
  早餐时分,到绒布寺。这个寺庙始建于一八九九年,由红教喇嘛阿旺丹增罗布创建,尽管称不上多么古老,但它是世界上最高的寺庙,海拔四千九百八十米。绒布寺门口有个藏族小伙子开的餐馆,门口堆满了啤酒瓶。老板可以用不熟练的汉语和不熟练的英语与游客讨价还价,有时急得额上直出汗,脚跟踮起来说话。早餐是鸡蛋和面摊成的煎饼,甜甜的,味道不错,再加上两碗热气腾腾的酥油茶。几位加拿大来的老夫妇和我们同桌,大家吃得都很高兴,临分手时还照了张合影。据藏族老板讲,到珠峰甚至是日喀则以西的地方,中国人来得远远没有外国人多。这话我信。中国人是善于想象,而外国人则往往善于行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