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竺遗法”与“凹凸花”析


□ 王 敏

  内容摘要:“天竺遗法”与“凹凸花”之间的异同关系是本文研究的主要内容。作者以龟兹石窟中带有“凹凸画法”特点的壁画和部分佛寺遗存的门饰图案为例,从用色特点和内容等方面入手,论证了存在于“天竺遗法”和“凹凸花”之间的区别与联系。本文指出“天竺遗法”是对古印度佛教造型技术的总称,“凹凸花”则是“天竺遗法”的一种表现方式且明显具有建筑装饰的特点,从而阐释了这两种技法间的异同关系。
  关键词:凹凸画法、凹凸花、技法、装饰
  
  据唐代许嵩《建康实录》卷十七中记载,绘制在建康(今南京)一乘寺门上,且代称张僧手迹的“凹凸花”乃“天竺遗法”。在其后的一些文献记载中,也总是以“天竺遗法”将“凹凸花”略以概之。如宋代李昉等人编著的《太平御览》卷六五八中,和清代张英等编撰的《御定渊鉴类函》卷三五三中均有类似的记载。目前学术界也普遍以上述记载为依据,分析或论证相关问题,但迄今未见有学者对上述技法间的关系予以考证。本文以龟兹石窟壁画中的“凹凸画法”和部分佛寺遗存的门及门饰为例,从用色特点和内容两方面入手,对“天竺遗法”与“凹凸花”间的异同之处进行初步的比较,试图解析二者之间的渊源关系。
  
  一、用色特点的比较
  
  在《四库全书》中,对“天竺遗法”的提及仅见三处,且文献中皆将其与“凹凸花”并提,并无单独描述。如许嵩在其《建康实录》卷十七中记载:“寺门遍画凹凸花,代称张僧手迹,其花乃天竺遗法,朱及青绿所成,远望眼晕如凹凸,就视即平。”[1]此外,在清代孙岳颁的《御定佩文斋书画谱》卷十二中,这样记载:“尉迟乙僧善绘凹凸花,又张僧繇画于一乘寺,远望眼晕近视即平。”[2]需要指出的是,前述记载中的“其花乃天竺遗法”一句,至少有这样三层理解:其一,可以指“凹凸花”中“远望眼晕如凹凸”的造型技法取自“天竺遗法”,只是用了“朱及青绿”等色绘制而成;其二,还可以认为绘制“凹凸花”用的是“天竺遗法”,且这一方(画)法是以“朱及青绿”为其用色特点,其三,用“朱及青绿”绘制在平面上的“凹凸花”,不仅具有“远望眼晕”的立体效果,还具有“朱”与“青绿”之间(冷暖)色相的对比效果。显然,不管一乘寺门上代称张僧手迹的“凹凸花”是否为张本人所绘,画家运用 “天竺遗法”绘制了“凹凸花”这一事实无可争议,只是“凹凸花”究竟体现了“天竺遗法”的何种特点,及二者是否为能够相互指代的同一技法至今没有详解。此外,二者的用色特点是否一致尚需考证。
  关于“天竺遗法”的用色特点,虽无文献直接记载,但可以通过龟兹石窟壁画中的早期外来风格——“凹凸画法”[3]窥见其部分特点(尤其是具体的颜色),从而找到与“凹凸花”所用颜色的异同之处。因龟兹石窟早期壁画中出现的“凹凸画法”,随佛教从天竺传入西域,所以当属“天竺遗法”一脉无疑。其特点是在肖像画中(主要是面部及裸露的四肢等部位)将外轮廓一侧色调处理得较重来衬托亮面部分,并使之产生凹凸立体的视觉效果,这种肖像画的处理技法也因此得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