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蓝海蓝雾蓝蓝


□ 王 芸

认识林兰两年了,苏越还真没发现她可以笑得如此摇曳多姿、千娇百媚。其实没什么好笑的,不过韩秋随口的一句感慨“博鳌太美了”,她就笑成了那样。苏越不禁在心里“哼”一声。
从在火车上偶遇,大家开完会结伴来游海南,林兰就像是见了鬼,一路上许多话仿佛都未经大脑过滤,就莽莽撞撞不知深浅地冒了出来。此刻,她冲站在海滩上正面向大海抒发诗情的韩秋,笑嚷道:“那,以后我们一起来博鳌定居。”话没说完,就笑得花枝乱颤了。
风将海水潮热、粘稠的腥湿气和这句话,一路吹送过来。正孩子般逐浪而戏的苏越,不知怎么就冷在了海滩上。
她扭过头,看见林兰正提起红色布裙的裙摆,伸长脚在沙滩上划字。洁净的黄沙翻卷起一道道粗拙的沟沟棱棱。一阵浪来,白浪哗哗洗过,眨眼间平复了沙地上的印痕。
苏越没看清林兰写的什么,也听不清韩秋回应了一句什么。只见林兰愈发酣畅淋漓地大笑起来。这样的笑态,苏越已经太熟悉,几天时间里林兰重复了上百次这样的笑态。从最初的惊诧到暗自震动,再到隐隐的嗔怪、淡淡的嫌恶,和一些自己不愿承认的慌乱,苏越已经理不清此时内心的感受了。林兰肆无忌惮的笑声仿佛吸引了她的所有思维、所有感觉,内心既空白又混乱,她低下头,一下一下用脚机械地踩踏着沙地。
浪,前仆后继地奔袭而来。旧浪还未及后撤,新浪已经上赶着来了,潺潺而去、匆匆而来的两股逆流在途中交错。脚跟那儿的沙土被回旋的水流不断抽离着。天塌地陷般的幻觉,突然间就笼罩了凝定不动的苏越。一瞬间,仿佛海在退远,地在塌陷,心在无边地沉落。
即使不去听、不去看,苏越也能清楚地想见林兰的笑态——
她蓬松的烫发趴伏在浑圆的肩背上,随着肩背的上下颤动,柔软的藻类般招摇起来,丝丝缕缕,悠悠荡荡,抖动得灿然的阳光一片迷亮。仿佛为躲避四下灼目的光线,她的睫毛急速地升起落下,那睫毛很长、很密,棕榈树叶似的,遮拂着黑亮的眼睛,然而又没有全然地遮蔽,透过细细密密的缝隙,看得清一线一线的灼亮,那灼亮里,清清楚楚,都是让人心尖无端发烫的热切。若是睫毛升起来,那一双原本在躲闪、在回避的眼睛,就泼辣辣地斜斜地罩住你,挑衅似的,眼风里满是密密实实的火热。被这眼风罩住一刻,便让人有回不过气来的感觉。连苏越都能真切感受到的东西,何况韩秋!
配合这双眼睛,是林兰毫不扭捏的生动五官。以前,苏越从没发现林兰有多美,连漂亮都不觉得。林兰在皮肤普遍白皙细腻、眉目清秀精致的江南女孩中间,实在有些粗眉大眼的夸张,却又没有夸张出俏丽夺目的异国风情,粗粗咧咧、爽爽直直罢了,不土气也不洋气。脸部轮廓分明,眉毛浓浓长长,谈不上撩人,甚至有些枯燥、乏味,与风情二字根本不搭界。可同样的一个人,眉眼还是那般眉眼,突然间,气韵却是截然不同了。远在海南的林兰,怎么看怎么不像那个在小城毫不起眼的林兰,不只眼风里添了无数光亮闪闪的箭矢,那一笑起来就弯翘出几分挑逗味道的嘴角,嘴角上斜斜挂住的两粒圆圆实实、饱饱满满的酒窝,都多了一层描绘不出的邪俏味道。再加上修剪过的、长长的眉峰,新烫的、海藻般缭乱的长发,苏越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林兰。
又仿佛,有了粗犷的大海做背景,原来不够精致细腻、粗线条的一切,蓦然间有了恰如其分的背景,发生了质的转变,才显出撩人心弦的强劲力度。
除了五宫,还有林兰的身体语言。在苏越的印象中,林兰的举止属粗枝大叶型,说话、做事没多大婉转起伏,直来直往,性情带那么点中性特征。
苏越是在一次教学观摩活动中,认识林兰的。林兰碰巧会在她旁边。苏越第一印象觉得这女人够爽气,没有一般女人的藏藏掖掖、扭捏作态、小肚鸡肠,说话不爱绕弯,针砭起人事来,又犀利又淳朴,那憨直、较真的样子,简直可爱。
那次观摩活动是市实验小学举办的,说是展开该校某项教学新课题,请中学的同学们来评定实验课题的成效。拉着大家听了几堂课,每人发份纪念品,再是每节课后发一张表,上面列有对观摩课和实验课题的评价、意见、建议几项。都知道是走走过场,自然每项都划勾,每栏都填上一些赞许、肯定的虚话。
偏偏林兰不肯。她将表格三下两下叠起来,直接塞进了背包。苏越很奇怪,“你不填?”“填什么填,这些课都是事先排好的,听两堂课怎么就能评价课题的成效了?谁都知道骗鬼呢!”林兰的样子正经得不得了,一点不像开玩笑。待收表的人过来,林兰大大方方说表已经交了,也就蒙混过关。苏越本人是婉约味十足的,却也素来不喜装腔作势,几乎是一见之下,就喜欢上了林兰的爽快、坦直。居然也学她,逃了两次填表的赘务,乐得逍遥。一来二去,两人有了沟通,互留了电话。
两年间,苏越和林兰大概见过五六次面吧。有时是在街上偶遇的,也有教育界搞活动碰见的。活动上见上,回回两人就坐到一起,熟人熟事一般,谈得很是投机。有时候长时间未见,突然想起来。就互致电话问候一声,什么也不为,只是问声好而已。隔着电话线,却也是很熟络、不生分的感觉。关于朋友,林兰有个观点,苏越很赞同。林兰说,所谓朋友,都是用来锦上添花的,不是用来雪中送炭的。苏越细想想,就觉得真是精准、透彻。自然而然地,将林兰划作了“知己”一类。既然大家都有这么一针见血的深刻认识,自然就相处得理性、大气,淡然而不淡漠,始终保持着不远亦不近的距离,待见了面,却又反而比一般人来得知心、亲切。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