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育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家可归的小鸟


□ 木秦

  文/木秦

  《无家可归的小鸟》

  [美国]格洛丽亚·蕙兰 著 温晨红翻译

  译林出版社

  科丽是个十三岁的印度女孩。科丽家里很穷,急需把她嫁出去以减少负担,多一个人吃饭的压力不小。父母舍不得,但凑足了嫁妆,科丽就嫁了。准备嫁妆的时候,她绣了一床被子,科丽的绣花技术十分了得。她绣上穿绿色莎丽的妈妈,每天早上骑着自行车去集市的父亲,正在玩着用旧的碎布做成的足球的哥哥和弟弟。长在院子中央的罗望子树的茸茸树叶以及树荫下的奶牛。还有堆满的紫色茄子和绿色甜瓜的菜摊。怎么能离开深爱的爸爸妈妈,和自己从未见过的人,生活一辈子?科丽觉得十分害怕。不久后,她得知,这个男孩子病得快死了,名字叫哈里。男孩子家里需要她的嫁妆,去圣城沐浴恒河的河水。印度人认为恒河水是神圣的,能医治一切疾病,他们把治愈哈里的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恒河。哈里的脾气有点大,由于生病变得乖僻。即使这样,婚礼上的誓言,还是感动了科丽“我是词语,你是音乐;我是种子,你是树;我是天空,你是大地。”躺在床上生病的日子,哈里喜欢听科丽讲他床外的世界,哈里收集每一只昆虫和蝴蝶,做成标本,他依赖着科丽,像依赖大姐姐。科丽也踏上了去圣城的火车。

  当恒河母亲最终拥抱他的时候,哈里像个从未生病的孩子,他泼着水,在恒河边跳着,唱着,脸上居然有了一点红晕。可是,恒河母亲最终没有拯救哈里,他死在了圣城。

  时间慢慢流逝,每个人都因为哈里的死,留下了一个大伤口。科丽带着疤痕,慢慢长大了。哈里的妹妹桑德拉陪着她一起长大,她爱这样一个由陌生到熟悉的女孩子,如爱自己的兄弟。和桑德拉在一起的时候是很开心的,当桑德拉哀悼哥哥的时候,她们相拥在一起,桑德拉描述着哈里长大以后会是什么样。桑德拉将一根绳子捆在芒果树上,在绳头打一个结,四下没有人的时候,她们紧紧抓住绳子荡来荡去,可以一直荡到树梢。

  教书的公公教会科丽认字母。在印度,读书学习是男人的事情,女孩子认字的可不多,但是科丽渴望认识书里内容。每天晚上,在婆婆和别的女人在院里聊天的时候。这些字母慢慢变成了字,字又变成了思想,思想渗透进了科丽的头脑,她能读书了。科丽最喜欢一首泰戈尔的诗歌,公公曾经为她大声朗读过。诗歌里描述一群昼夜在天空飞翔的鸟,其中一只无家可归的鸟儿,它总是不停地飞往某个地方。

  公公死后,婆婆把科丽扔在了寡妇城。这是个寡妇和寺庙的城市,寺庙是用来救济寡妇的。全国各地的寡妇都被送到这里。夜晚,寡妇们睡在街上。科丽害怕了,这个城市,没有一个她认识的人,没有一个家。这时候,她遇见了拉杰。拉杰是刚到这个城市时,拉她的车夫。出于同情,他把科丽带到寡妇之家,这里都是被抛弃的寡妇。

  有了住处,科丽不怕了,开始了生平第一份工作,绣花!她杰出的绣花技术让她得到寡妇之家赞助人的赏识,开始让她绣上等莎丽。跟以前一样,她绣那些曾经看到的入了眼的东西,大部分是大自然。工作的同时,拉杰渐渐走进了她心里。每天晚上,她教拉杰识字,他们一起把字变成思想。

  科丽从未放弃过她的思想,也就是灵魂上的追求。当婆婆要把泰戈尔的诗卖掉时,她交出了自己准备逃走时用来做盘缠的耳环。她给院子里的人念诗歌,她传播着泰戈尔,传到拉杰身上。

  拉杰回到了乡下,天天用科丽教给他的字写信来:麦子长得很好,房子修补好了,种了棵罗望子树,分出了一个房间,有一个大窗户。拉杰写道:“你可以边绣花边带孩子,从窗子里可以看到我在田里的身影。”这封信打消了科丽最后的疑虑,她选择告别这个城市。在罗望子树下的小院子里安静地生活,但不告别她的工作,她的朋友,她可以继续在家里绣莎丽。

  一件上等的莎丽,纯棉的布料,不是非常好看,但质地优良,加上精细的花边。科丽的人生也是,以纯棉布料为底,绣上美丽的花边,没有金线,但质地优良,不会在太IjH下反射出刺人眼睛的光亮,很优雅

  现在,她这只无家可归的小鸟正朝着自己的家飞去。

  片段欣赏:

  我们家的女人都绣花。她们把思绪和梦想都绣在里面。因为花的时间长,每件莎丽都成了我们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妈妈正在莎丽的滚边上绣荷花,新娘的莎丽上都绣荷花,因为莲子随风飘落,象征着富裕和繁荣。我将我的烦恼化成了针针线线,将一切带不走的东西都绣到了被子上。我绣上了穿着绿色莎丽的妈妈,每天早上骑自行车去集市的父亲,正在玩着用旧的碎布做成的足球的哥哥和弟弟。我绣上了长在院子中央的罗望子树的茸茸树叶以及树荫下的奶牛。我绣上了照射着院子的太阳和雨前翻滚的乌云。我绣上了每天都得去打好几次水的水井,并在旁边绣上我自己。

  哈里的身体转变为火、水和土,这样他的灵魂才能得到自由,他的声音将去往天空,他的眼睛将去往太阳,耳朵将去往天堂,他的身体将回到大地,他的思想将飞往月球。一只鸽子在我们头顶上飞了一个花样。我知道死人的灵魂会逗留一段时间,而且俯冲而下的鸽子看起来很像哈里。

  我不想和一大把卢比结婚。当我在旧里干完了一天的活回到家里时,我能和钱谈话吗?我能把钱当做妻子来看管我的孩子,并将他们抚养成人吗?我的妈妈和爸爸住在同一间房子里,但是他们从来不交流。落日将混浊的河水变成了金黄色。在天空的衬托下,晚间的霞光就如同蓝色莎丽的紫色花边。

  拉杰的信里写道:“房间有两个很大的窗户,你可以看到太阳升起和落下。从其中的一个窗户,你可以看到院子和罗望子树,而从另一个窗户,你可以看到我干活的田野。”我对于这次婚姻的最后疑虑顿时烟消云散,就如同一群从田里飞起、消失在远处的鸟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无家可归的小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