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继续温暖


□ 毕 亮

  马老倌把天喊黑了。
  黄昏,夕阳西沉时他就蹲在瓦房顶上,高一声浅一声不歇地喊,马达,你在哪里,赶紧回屋你!天黑下来了,他的嗓子也哑了。苍老、喑哑的声气在夜空荡漾,像风吹在水里。他每喊一声,站在屋檐下的孙子马达便答一句,爷,我在这里,我回屋了!
  堂屋门口围拢一圈黑压压的人群,全是隔壁左右看热闹的邻居。
  马老倌在屋顶喊魂,喊孙子马达的魂。五天前的夜里,孙子马达摸黑走夜路,撞鬼骇到了,害了病,到卫生院吃药打针不见效果。他找官当镇通晓阴阳的蔡瞎子弄了土方子,喊魂,张贴招魂帖。
  蹲在屋顶,一边喊魂马老倌还在一边后悔,悔不该让孙子夜里出门。他心里急,儿子儿媳在南方麻城打工,出门前交代过,要他把孙子照顾好。现在倒好,孙子看马戏表演看出病来了,医过好些天,病情更显重了。万一孙子马达有个闪失,到时怎么向儿子儿媳作交代。听着堂屋门口杂沓的声音,他的眼泪水都快急出来了。
  站在屋檐下,马达听到马老倌喊的声气陡然变了。他说,爷,你咋了!马老倌没有答他,继续哽咽着喊孙子的名字。一晃眼,马达在人堆里发现了同学黑皮和吴癞子,他俩冲他诡怪地笑,似乎笑他搞迷信。马达怕丑,觉得不好意思,羞红了脸。他正昂起的望天的脑壳矮了下来。
  马老倌再在屋顶上喊,声音跟石头沉入水底一般,得不到马达的回应。之后,马达听到屋顶传来慌里慌张急切的声音,小达,你咋不答话!马达无动于衷,仍是不作声。
  村里的王麻子和桃珍在人堆里唤马达,他们一齐劝马达说,你爷喊你,你要答,不答你的魂就找不到你的人,快答你!他们一提到魂魄,马达就怕了,后背心卷起一股凉风。他瞥了黑皮和吴癞子各一眼,赶紧抬头答,爷,我在这里,我回屋了我!
  夜黑透后,人堆散开了,村里人各自回了屋。黑暗里只剩下马老倌和马达两团黑影。他们爷孙俩一个在房檐上,一个在房檐下。
  在瓦房顶蹲累了,马老倌站起身双手握成拳头,杵着腰喊孙子的名字。
  马达猜到爷喊累了,他也喊累了站累了。倚靠在木梯上,马达问,爷,你累不,我倒杯水给你解渴,我也想喝水了!马老倌说,爷不累,爷不渴!马老倌讲完这话,故意提高了音量,显示他还有劲得很,浑身力气使不完。马老倌讲他不累不渴,是假的。他的嗓子像被大太阳烤着,又干又痒。但他不能停下来,他担心一停下来,孙子的魂魄就回不来了。
  一口气马老倌也不肯歇。
  看到爷装出那副有劲的模样,马达想起爹娘出门打工这些年爷对他的好,那些好加起来,有他们村到官当镇街上那截路那么长,或者比那截路还要长。他的眼泪水不由流出来,爷再喊他的名字,他一答就成了哭腔。他听到爷的腔调也变了。
  喊到隔壁左右邻居扯亮了电灯,马老倌才缓缓从屋檐上沿着木梯蹬下来。他是瞎子,眼睛是空摆设,看不到,下木梯时他小心翼翼。马达牢牢扶稳梯子,生怕爷有个闪失。马老倌边下梯子,他边用嘴巴给爷指路。他像年迈的老人一样啰嗦,交代马老倌哪里该抬脚,哪里该歇脚。马老倌安稳地从房顶走下来,进了门,拢近八仙桌提起水壶,他给孙子马达倒茶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