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医药医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气五味小议


□ 沈丽菊 史亦谦

  摘要 四气五味为中医传统识药、用药的理论,与五行、气化的升降浮沉理论相关。据此解释何以同属一方,何以气与味的升降浮沉之性有若相反,乃是因气生于天,味成于地之故。又据四时用药,有“升降沉浮则顺之,寒热温凉则逆之”之说,文中分列四时,并据仲景方及其他医家方以作说明。
  关键词 四气 五味 中药研究
  
  四气五味是中药药性理论的基本内容之一,“凡药之用,或取其气,或取其味……或取其所生之时,或取其所生之地,各以其所偏胜而即资之疗疾,故能补偏救弊、调和脏腑,深求其理,可自得之。”故四气五味之说可谓是整个本草学的核心。本文对有关四气五味的两个问题进行初步的探讨。
  
  1 同属一方,何以气与味其升降浮沉之性却相反
  
  四气者寒热温凉,五味者酸苦甘辛咸也。《内经》阴阳五行理论中将气温味酸归属木属东方以应春,气热味苦属火属南方以应夏,气凉味辛属金属西方以应秋,气寒味咸属水属北方以应冬,味甘者属土,《本草纲目》尚有平性之说,属中央以应长夏。又《内经》言气味阴阳时载“辛散、酸收、甘缓、苦坚、咸软。”“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咸味涌泄为阴,淡味渗泄为阳。”四气之中温应春木之升生,热应夏火之浮长,凉应金秋之收降,寒应冬水之沉藏,这些不难理解,但何以同属东方,其气温主升为阳,其味反酸收为阴?其余亦然,南方其气热浮,其味反苦坚沉降;西方其气凉降,其味反辛散为阳;北方其气寒沉,其味反咸软。有学者以《河图》生成数释之,有以阴阳相生释之,总觉不甚妥帖。
  刘完素曰:“寒热温凉四气生于天,酸苦辛咸甘淡六味成于地。”以笔者愚见,盖四气之所生禀于天气,地气则赋五味之所成。春时天气温而地气凉,故药之气禀天气之性为温,药之味受地气之凉反具收降之性;余同。如夏时天气热而地气冷,故其气热而其味因受地气之冷反坚而具沉降之性。辛散者禀秋时地气之温,咸软者因冬时地气之热,热气软也。正如井水冬暖夏凉,实则禀于地气之冬暖夏凉。天地分阴阳,而其气一也,天温则地凉,天寒则地暖,恰合《内经》所谓“春夏阳气在外,秋冬人气入脏”。仲景亦云“五月之时,阳气在表,胃中虚冷……十一月之时,阳气在里,胃中烦热……”又有药材之采集,“其根物多以二月八月采者,谓春初津润始萌,未充枝叶,势力醇浓也,至秋枝叶干枯,津润归流于下也。”其理皆一。实则一而二,二而一。是故气温味酸,温升酸收,风气散,而其味反收,而同居东方,看似相背,实则不违。
  另外,关于咸味一说,按以上解释则咸禀地气之暖,咸软其性应属阳,而《内经》明言“咸味涌泄为阴”,两者似有矛盾。笔者以为,咸味属肾,肾者水火之脏,内含真阴真阳,故咸味亦具水火之性,具火之性则可以软;水为阴,其性润下,具水之性,故而涌泄为阴。
  
  2 何谓升降沉浮则顺之,寒热温凉则逆之
  
  利用药物的药性谈四时用药时,李时珍云:“必先岁气,毋伐天和。又曰:升降沉浮则顺之,寒热温凉则逆之”。“酸咸无升,甘辛无降,寒无浮,热无沉”,寒热温凉四气本身即寓升降沉浮之性,两者无有差别,而一言顺之,一言逆之,何也?笔者认为,“和”者平也,即无太过不及之虞,太过者为病,不及者亦成疾,治病疗疾的总则在于“调和阴阳,以平为期”。故从太过不及的角度理解此问题较妥当。不及者应顺之补之,太过者应逆之泻之。现以五脏分述如下。
  肝应春,其性主生发上升。若春时肝生发不及,则应促其生发之性以求天人相应而和,用药方面即李时珍所谓“春月宜加辛温之药,薄荷、荆芥之类,以顺春升之气。”《内经》亦云:“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以辛补之”,“肝胆温补凉泻,辛补酸泻”。此处之补泻乃李中梓所谓:“违其性则苦,顺其性则欲。本脏所恶,即名为泻,本脏所喜,即名为补。”即顺其性则补,反其性则泻。故不及者应顺之。反之,若肝气本有余或肝阳素亢,或逢春时令生发太过,此时若再投辛温之药则犹抱薪救火,对此则应逆之泻之,“亢则害,承乃制”,故当“以酸泻之,以凉泻之”。
  心属火,在时应夏主浮长。此时阳气在表。如若心不应时难以升浮阳气或心阳本有不足则为不及,易生寒。此“逆夏气则太阳不长,心气内洞”。此时应顺其性而养之,正如李时珍所谓“夏月宜加辛热之药,香薷、生姜之类,以顺夏浮之气。”《伤寒论》中桂枝去芍药汤、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等均取此意,专治心阳被遏心阳不振之证。反之,若心阳升浮太过则为心气有余,可见邪热炽盛之证,如《伤寒论》阳明篇中所载白虎汤、白虎加人参汤方证。此等乃为阳明火热而设。阳明以降为顺,白虎者为恢复阳明之降也。阳明之所以不降者,因火而已。好比夏之炎热太过或留而不去,何得秋之凉降。故仲景附载:“此方立夏后、立秋前乃可服。立秋后不可服。正月二月三月尚凛冷,亦不可与服之。”盖立秋后火气自降,无须再以药相助,而立夏至立秋时服之,正为治其火热之太过也。白虎汤类方其性咸寒甘苦,正合《内经》“热淫于内,治以咸寒,佐以甘苦”之意,淫者太过也。至于火热或暑气耗伤气营者,盖系《内经》之“壮火食气”,故《内经》又云“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以甘泻之”,生脉散正是取其酸甘之意敛气阴。此则又是另一法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