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猫冬


□ 李秀峰

完啦……雪一捂,这些活路只好赶在来春。倒不是当家人懒惰,多是家里青壮劳力去了外边打工,如今就那么几亩地,在上头也闹腾不下几个钱,留女人在家经管,男人出去还能挣些活络钱。
初雪落后的第三天,小强、大狗、二旦背着铺盖回了村,像飞倦的鸟儿回到自己的窝巢里。他们是收罢麦子出去的,在太原一家建筑队当小工,见个日头挣二十块,活虽不轻松,二十郎当的小伙也不当回事。到家还没落稳脚,前巷的春苗婶就巴巴过来问:“强子,我家三岗咋没回来呀?”三岗是同三人一道出去的,到了太原,嫌建筑队挣钱少,和别人去了郊区一家砖厂,中间还和他们见过一回面,后几个月就没消息了。小强把这话说了,春苗婶脸上秋菊般的皱纹里满是失望,边往外走边骂叨:“这贼小子,跟他死老子一个样,在外头屁也不朝家放一个,回来瞧我不剥他的皮。”
骂归骂,其实心里最疼这个幺小子,两个哥哥结了婚,分房另灶了,就他一个没成家。二十大几的人,在城里不算什么,在村里就让当大人的心里犯急,也让不知情的人心里犯嘀咕。但是没办法,讨媳妇要钱过手,兄弟仨赶着趟儿到了成家年龄,这几年姑娘身价又见长,总不能偷去抢去。过罢年,三岗爹就出去了,他上了年岁,重活干不了,就给一家专业户喂牛,摸摸索索地,每月管吃净挣三百整,加上三岗,父子俩每年也闹腾个七八千。今年入秋时,邻村有个姑娘和男方退了婚,听说脸面身条都好,三岗娘就想央人去牵线,可惜三岗不在家,她做不了儿子的主。
三岗是雪后第十天回来的,到家后阴沉着脸,问他吃不喝不,也撞不响,拉了被子蒙头就睡,他娘也不敢再烦他。这一觉就睡到了天擦黑,小强几个来了才把他拉起来。问起迟归的原因,三岗一脸懊丧,说那老板坑人,干完活只给一半工钱,另一半说是明年开春谁来给谁,当初干活时没说过这话,临了却来这一手。工人们心里不忿,找他论理又逮不着人,那家伙也学城里有钱人养了个二奶,在太原城买套房子金屋藏娇,粘在那里少回乡下的家。后来,不耐烦的陆续走人,剩十多个家远些的,分拨候在那老板的家门口。有天真的堵住了他,不想对方耍横,掏出手机要叫他的哥们来。工人中有个叫二愣的四川小伙真有些愣,劈手将对方手机掼在地下,其他人一涌而上,你一拳他一脚,将那家伙揍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当时是痛快,一看惹出事来了,大伙儿就一哄而散,另一半工钱只好不要了。三岗说他少见过那阵仗,没敢上手,现在想着挺后悔的,少领两千多元啦,多少颗汗珠子白扔了。
第二天一大早,三岗娘提着二斤点心一瓶酒去央人,说她家三岗回来了,要是那姑娘还没许人,就约个时间地点,让两个年轻人先见个面,双方中意的话再张罗订亲。吃中午饭时,央的人来回话,说退婚没多久,那姑娘也去了城里打工,一时半会回不来。三岗娘秋菊般的皱纹里又满是失望。
在村里,小强、大狗、二旦、三岗是最要好的哥儿们。他们从小光腚长大,一块上学,在学校里一块跟老师捣蛋,初中没到底又一块回到村里。回村后,哥几个形影不离,为缴款集资的事又一块和村长放对。他们中,就二旦去冬娶了亲,小强、大狗订了婚没过事,只三岗的媳妇无着落。其实小强矮、大狗黑,二旦说话嗑巴,倒是三岗长得一表人才,可模样好有屁用,不比姑娘家能当钱使。二旦属鼠,小三人一岁,去冬结婚时二十一,按说不到法定年龄,可如今的事情不好说,只要花钱,没有办不了的。他是独苗,家里境况好一些,爹妈着急抱孙子,就给他提前把事办了。今年麦罢出去打工,小强担心二旦恋媳,问他去是不去,二旦一听没驳词:“去,咋不去,媳妇就……那样,出去还能见识城里的娘……儿们。”二旦说的娘儿们,指的是那些靠身子挣钱的女人,这号人现在多了,天南地北地跑,他们那小县城都有,太原城更不用说。不过他们只听别人说起过这些姑娘有多骚,具体倒没经见过,心里很有些痒痒。在太原,那次下连阴雨,工地几天不能干活,有天三人喝了点酒,晚上就去一家美容院门前晃荡。听人说那里头的姑娘专做那生意,可是转悠了半天,临了谁也没敢进。玩小姐是城里有钱人的作派,乡下人嘛,是不做兴去那场所的,在那里一要花钱,二怕染病,三怕警察抓,提心吊胆的事还是不沾的好。但那晚上三人意外地得了个发现:有个西装革履的客人开着辆锃亮的车来,进去后领个女的一道走了。大狗眼尖,认出那竟是他们邻村的一个姑娘,好像叫秀芬什么的,虽然描眉画眼,穿扮得妖妖娆娆,那身材模样却绝对错不了。这个重大发现让三人兴奋了好些天,原来城里的小姐没啥了不起嘛,乡下姑娘一包装照样做。照三人的意思,这叫秀芬的姑娘很为他们挣了脸似的。
冬天是庄户人难得的清闲日子,那是老天爷念着庄稼人辛苦,特意安排下这个季节的。但是乡下人命贱,生来下苦的料,闲下来反觉得没个抓挠。看电视吧老停电,也没多少好节目,偶而有个连续剧刚看出味,一停电,那感觉就像被窝里的好事干了个半拉子似的。晴朗的日子,村里上年纪的靠在谁家向阳的屋檐下,眯着昏花的老眼晒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陈年老话,消磨无多的在世日子。那些早年的事情呀,在无数次的回味中,早已镌刻在他们的记忆中,被岁月酿成了一杯浓浓的酒。年轻人好动,没那份耐性,就无所事事了。如今城里人玩的花样越来越多,乡下人的日子却是越来越寡淡。地分下去了,各家种各家的,一个村人月儿四十不碰面是常事。偶而要开个会,只要不是发钱,队长扯破嗓门都把人叫不到一块儿,干脆不再开,像选村官这么大的事,也是队长抱个纸盒子挨门让人写了往里塞。听老人们说早先农业社时可不是这样子,清早一听钟响,男男女女就集中在村头的麦场上,听队长派活。几十个人在一块锄地啦、匀粪啦、割麦啦……说说笑笑,长长的天不觉得就过去了。干活时,男的女的排一长溜,你落后了他给你搭两锄,他落后了你在头里捎一垄,好些情意就从这里头萌生了。那时候,村里每年都轮流放几回电影,冬闲时县剧团就下来唱几出戏,盲人宣传队也不时凑凑热闹,那都是会叫合村老少兴奋好几天的。逢着这些场合,有些意思的年轻人挤着挤着就到了一块儿,嘴里不说什么,底下悄悄拉拉手,往往就成就了好事。可这些都是远年话了,小强他们只记得前几年,村里谁家女儿出阁啦,儿子娶亲啦,死了人啦,前两天主家就挨户叫人,经理安排你端盘,他烧茶,谁盘炉子谁打杂;女人呢,给厨房剥葱捣蒜洗盘子涮碗拉下手。吃饭时摆一长溜桌子,全村老少都在,男人的脸被酒烧得通红,小媳妇大姑娘穿着鲜艳的衣衫出出进进……着实能热闹几天。这两年突然兴起饭庄,什么都包干,村人就用不着了,事情那天,只各家去个人封礼吃席,场面也就差远了。怨不得老辈人说:现在是人味淡了,人心散了,一切只是向钱看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