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松开手掌,放走世界(创作谈)


□ 巴客

□ 巴 客

我是被诗网住的一条痛苦之鱼。我的使命就是挣扎,在细腻的、动人心弦的现实苦难中,把荒谬、幻灭和沉沦化为快感、美与柔情。由于怯懦,我被纷繁庞杂的价值所捕获,且永远找不到获释的理由。只有一种机会:在形而下的贪婪追求中,使纯洁的痛苦向着非理性的寒冷和死寂坠落。因此,在死亡的阳光般的注视下,我能够感觉到哪怕是一点点的内心与自然之间的神秘感应。基于这个背景,在诗的沼泽地里,我享有了道德豁免权。诗是我生命的图腾,我的欲望,我的信仰。

诗歌总是使诗人早于常人“脱离”人世。几天前,在“西禅茶缘”,我旁听了诗人张文质与小说家陈希我关于人性与诗性的对话。他们提到:绝望与恐惧,是那些优秀的诗人与生俱来的品性。的确如此。对于写作,我的内心早已是充满矛盾与恐慌。我的思绪常常凌乱不堪,我的心智总是停下它的钟摆。很多时候,只能是无休无止地抽烟,发呆。每天的工作像舌头的蠕动和牙床的拥抱那样轻易应付而过,那只是少量的对生存规则的臣服和屈从。有的时候,当我从这个熟悉的城市每一个熟悉的路径走过,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陌生感顺着我的步履侵入身体,游进大脑。我抽身于自身的生活现实,我看见的自己是一个漫长地停留于此的过客,我在黑暗中昏沉睡去,做一些醒来后就遗忘的梦,起床、挤公交车、工作几个小时、吃饭,并数着接连不断的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只是在周末偶尔的酒醉使我将烦闷与疲乏卸在酒吧。我像一块顽石,我被每一处的往前流动的风景所否定,但内在的意识却总在不恰当的地方被生存所惊醒,以至于那些与身俱来的个人生存元素,孤单、痛苦、厌烦、绝望等等,于我而言几近等同于存在。

“我们的一生不是一个古老的负担,我们的道路不是一个漫长的旅程。”时间在脚底下流逝,真实的一面其实就是那些金黄色的梦想曾经在伤口的四周流动。我是自己所面对的一个陌生人,从镜中花月里回来,在烟雾缭绕中发现欲望的死亡渐渐明朗。从一数到一百,然后从头数起,就这样周而复始,只把空洞的口语留在空洞中。那些发生过的事件与我的叙述纠缠不清,我只能站在自己的名字里等待金蝉脱壳。算是在文字中锦衣夜行,目光里爬满了这盛世的青苔。如果我退回真实的七米之外,在黑暗中我将仅存一根火柴。

我注重的各种形式,我清醒的时候内在的美感深处,衍生着无数无情之物。家族的血缘亲情,柔和有序的个人工作生活,与他人的关系氛围,社会运营法则及道德规范的锁链,一切都具有人所赋予它的意义,却与抽身而出的我无关。我不是我,我的乐园存在于陌生与遥远的地方。“这不可知的世界啊,这不可信的世界啊,”有一天有人对我这么说,那是世世代代相传的这个世界留给我们的原始敌意,来到我的心域之后悄悄倒下。我知道它的荒谬,另一个我知道它的形状。很多人能利用它的阴影来确证自己在某个时空里的存在,我不能,我只会刻意回避它的面目。很多人能娴熟地利用智慧的技巧来破解它为人设下的种种障碍,我不能,我只会让它随时进入我的血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