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散文话题


□ 王剑冰


一 新时期散文的复苏与发展

新时期有几个散文家是有贡献的,首先是巴金,他在一九七八年写出的《随想录》以及依次完成的《探索集》、《真话集》、《病中集》、《无题集》成为新世纪散文开端的重要里程碑。巴金在血泪的凝结中痛悼反思,呼唤人性,升华思想。从而引发了一场写真实、说真话的散文革命。假大空的所谓散文没有了市场,让散文一下子就找准了位置,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复苏。这种复苏还不是回复到十七年的散文上,而是一下子归位到了五四时期的创作。
随之便是真情真性的、表现内心世界的写作风潮。像张洁的《哭小弟》、《拣麦穗》、杨绛的《干校六记》、贾平凹的《爱的踪迹》、叶梦的《羞女山》、唐敏的《女孩子的花》、苏叶的《总是难忘》、史铁生的《我与地坛》等。散文在这一时期真正有了大的影响力,有了大的队伍,有了广大的读者。并且也坚实地确立了散文在当代文学的地位。以致后来有些文学门类的主力慢慢转向,主打散文创作。
恰恰在新时期十年之后,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引发了散文的又一场革命。
有了十余年的创作实践和探索,似乎总觉得不太过瘾,有些缺失,是什么,又一时整不明白。这种因惑和向往应当说是散文界整体的。结果等来的就是《文化苦旅》。就是那种大气魄、大胸怀、大视野的冲击,就是那种融合着历史、文化、思想的感召力,就是那种闪耀着灵动才华及有张力、哲理和新鲜感的语言魅力。余秋雨一开始并不是十分自觉地将《文化苦旅》当成专业散文的写作,但是它却被散文界狂喜地接受了。
尽管散文界至今仍有这样那样的说词,但余秋雨对当代散文史的贡献是不可抹杀的。
《文化苦旅》的出现,标志着中国的散文又有了一次历史性的发展。“文化散文”、“大散文”使散文又有了更多的可尝试性和可突破性。正是有了这一点,使得散文更有了看头,有了更为广泛的读者。也正是有了这一点,小说界、诗歌界、理论界、教育界、美术界、演艺界甚至政界的一些人物都向散文界靠拢。比之前十年更为火热,为种火热不单单只是做个票友了事,而是真正想要成为散文舞台上的角色。这中间有一大群代表人物:季羡林、林非、卞毓方、李存葆、雷达、梁衡、王充闾、铁凝、周涛、李国文、吴冠中等。散文的意义显现的也就越来越强了。
散文书籍发行越来越火,报纸副刊大多以散文随笔支撑,即使是当前刊物发行量很大的《读者》,多数文章也是散文的形式。人们在散文中所得到的历史、文化知识以及生活理念、处世态度、内心情感,是一种直接的吸收和碰撞。

二 个性化写作

新时期文学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散文本体的变革又有了新的进展。即散文创作的空间更加拓展,更加趋于自由和“自我”,个性化的东西更加明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