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的史记


□ 张泽勇

父亲的史记
张泽勇

  2007年早春,我以整整三天的时间,读完了父亲的回忆录《漫漫人生路》。真是百感交集,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父亲生于1927年,至今年5月,他就是八十高龄的老人了。从他的一生来看,正如哲人说的: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只一二。是的,坎坷和苦难是父亲人生的主旋律,但父亲还是把它一一记录下来,一任酸甜苦辣、悲欢离合的感情,在历史的长河里汹涌奔腾。唯其如此,他的灵魂才得以安宁。
  父亲披露的曾祖父、曾祖母、爷爷、祖母、父亲以及母亲大量的史实,是令我震骇的。比如曾祖父张开镗,是一位“传道、授业、解惑”的私塾先生,当年为贺龙将军及红三军筹集军粮,时间长达半年之久。为感谢曾祖父的辛苦,贺龙赠之以金,曾祖父婉言谢绝,表现出一位儒者的大义。曾祖母秦氏,是个遵循张姓家族“百忍家风”的弱女子,与人和睦相处。可当土匪持枪上门抢劫的紧急关头,她“巾帼不让须眉”,抛撒石灰,持棍棒予以还击。对生我养我的母亲,我是了解的。母亲1980年去世后,我曾写过《哭母亲》的悼文,表达过我内心的悲痛和思念。但这次,我看到父亲回忆录中的一个细节,我仍然止不住热泪直流。只因我母亲生下的第一个孩子是女儿,就受到男尊女卑之道的歧视。女儿几岁了,常常衣不蔽体,多次受到后祖母的毒打。在外求学的父亲回家后,一向坚强的母亲哭泣了一个通宵。那时,我母亲也不过二十岁左右,生活在一个三代十六口人同堂的大家庭里,她是多么地孤独与无援啊!
  我常常感叹,我无论是身体还是胸襟,是比不上父亲的。在我眼里,他似乎只有六十多岁。他走路敏捷,思维清晰,谈笑自若,和前些年相比,似乎没有多大变化。遗憾的是,由于父亲自解放以后,就一直在外地乡镇和县城上班,而在家滞留的时间很短,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光是我,就连三位哥哥和一位姐姐,对父亲实际上是有些隔膜感的。说白了,对父亲的人生风雨、心路历程和精神世界,是知之不多的。看了父亲的回忆录后,我才明白,父亲实际上是一个一辈子安贫乐道,奋发向上,把自己全部心血倾注在教育事业上的人。1950年,他亲手筹办了两所小学,随后,他辗转枝柘坪、资丘、龙舟坪、渔峡口等地任职,含辛茹苦,艰苦创业,这些事就不必说了。唯一让我感动的是,他在三十多年的政治生涯中,在“反右、反右倾、四清、文革”等历次运动的风暴中,宠辱不惊,从容淡定,正像孟子说的:“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试想想吧,他一手创办了小学,可临到开学时,却不能当校长。这就等于事实上已指挥打了胜仗的人,不能当指挥员!“文革”中,他已是县文教局的一位中层干部,被造反派扣以“历史坏分子”的帽子,把他一忽儿下放到中学,一忽儿下放到小学,这种对人格的作践和侮辱,换得是我,早已拍案而起了。可父亲毫无怨言,像没事儿一样,兢兢业业工作。我一向以为,父亲是有些书生气的,有时甚至是有一点儿迂腐,没想到,父亲这才是真正胸襟宽阔,心灵坚强的男子汉!正如鲁迅所说:他是个能笑到最后的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