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吴志达教授访谈录


□ 陈文新

  编者按吴志达教授,著名小说史专家,原名吴文星,1931年8月出生于南京,原籍浙江东阳,1956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同年考取武汉大学古代文学专业研究生,师从程千帆先生,1959年毕业留校。历任武汉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兼任中国明代文学学会顾问,武汉大学一、二、三届校长教学工作顾问。主要著作有《中国文言小说史》、《明清文学史·明代卷》、《唐人传奇》等,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由其主编的《中华大典·明清文学分典》颇受学界瞩目,影响甚大。本刊特委托武汉大学中文系陈文新教授就有关学术问题采访吴志达先生,整理出此篇访谈录,以飨读者。
  
  一、众志成城克雄关
  
  陈文新:2005年10月28日,《武汉大学学报》报道了先生主持编纂的《中华大典·文学典·明清文学分典》面世的消息,并刊发了《使命·责任·良心》这篇通讯,《珞珈文镜》第7期刊出采访报道《梅花香自苦寒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及一些地方报纸,都作了新闻报道;《文学评论》、《文艺研究》、《武汉大学学报》等学术性刊物,发表了《明清文学分典》出版座谈会暨学术研讨会的评论或综述,新华网上也可以看到相关文章,看来各种媒体对《明清文学分典》的出版都很重视,您作为当事人,有何感想?
  吴志达:看到我们四代人辛勤劳动的成果,当然感到欣慰,对国家有个交代。我不是喜欢张扬的人,以平常心看待此事。书问世不久,尚须经过读者的检验。荣誉归功于四代人自由组合的学术群体,也感谢武汉大学和文学院领导的关心与支持。缺点、错误则当然应该由我负主要责任。在学术研讨会上,我就表过态,如果有再版的机会,我们一定尽力将该分典修订得更加完善,使之成为值得读者信赖的精品。
  陈文新:请允许我冒昧地提个问题,在1994年夏,您即将退休之时接受《中华大典·明清文学分典》这样重大的文化工程,有过犹豫吗?是什么力量使您下定决心承担这一重任?您的指导思想又是什么?
  吴志达:准确地说,接受这个任务,是在1994年4月间。程千帆老师得知我已完成《中国文言小说史》清样的校对工作,来信说:“我想给你压副重担,就是请你担任《中华大典·文学典》副主编兼《明清文学分典》主编,明清分典的任务是1200万字,你考虑一下,找几位专业能力强、踏实可靠的人作副手,组建一个编纂班子,在四五年内完成,稿酬标准是千字18元,统包干。你认真研究后尽快回复。相关文件随后由《中华大典》办公室寄给你。”果然,第二天就收到一大包文件,包括国务院批复新闻出版署同意立项、《中华大典》工委会、编委会组成名单,工委会主任李彦、编委会主任任继愈、编委会副主任兼《文学典》主编程千帆诸先生的讲话,以及以《文学典》为试点的一些材料,共计二十三件。我领悟到程先生已确定要我承担此项任务,如果我不接受,他会感到失望,甚至伤心。但我确实需要“认真研究”,把文件的精神吃透。所谓“犹豫”,当然有,老师托付给我这么大的文化工程,不慎重考虑才怪呢!作为一个即将退休的老人,挑得起这副重担吗?能不能干得好?困难很大,这是完全可以料想得到的。但这既是老师的嘱托与信任,也是国家赋予的使命,义不容辞。况且我也有较为有利的条件:一是长期从事该领域的教学与研究,对明清两代文史典籍、治学门径较熟;二是虽然年逾花甲,但精力未衰,尚堪重负;三是我有一批专业能力强、为人诚信、有责任感的学生和朋友,能够组建起同心协力的学术团队。反思人生历程,从“反右”到“文革”终结,蹉跎岁月,创造力最旺盛的二十年,想有所作为而不可能。如今,恰逢盛世修典,正是以所学报国之时,这既是挑战,亦是机遇,应把握时机,竭余生之绵薄,做点有益的实事。
  凡是要干的事,就尽心竭力干好,既正视困难,又不怕困难,想方设法,全力以赴克服困难,这就是我的指导思想。
  于是,我先后约请几位可以信赖的学生和朋友,坦诚地谈了此项任务,并将相关文件让他们传阅。虽然稿酬偏低,任务重,难度大,周期长,但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很有意义的大事,值得为之奋斗,他们均慨允加盟,算是初具编委会的架构。当年6月,我应邀去南京参加相关会议,并与原江苏古籍出版社(今凤凰出版社)草签了协议书。可以说,是知识分子的使命感和良知,让我下定决心,承担此项任务。当时就有人说这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觉得不如说是“知难而进”较为确切。
  陈文新:无论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还是“知难而进”,总之,这个决心是很难下的,现在,历时十年,终于克竟其功,有什么妙诀吗?
  吴志达:说不上什么“妙诀”,不过求真务实、遵循客观规律办事而已。去年我写过一篇题为《众志成城克雄关》的文章,发表在《长江学术》第8辑上,那篇文章强调:是我们这个四代人组成的学术团队,群策群力,同舟共济,攻克了重重艰难险阻,达到了预期的目的。程千帆老师不愧为学术上的帅才,在1994年6月南京会议上,他曾手书宋人方子通的一首七绝赠我: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