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姚鄂梅

早上五点多,正是一天中最清凉的时候。阿来收拾好餐具,连同老婆阿春一古脑儿抱上小板车,一边推着往回家的方向走,一边打着悠长的呵欠。阿春蜷在杂物堆里,脑袋一掉一掉,已经打起了瞌睡。二十多年前,她就是个贪睡的姑娘,那时候,他们的约会总是在她的瞌睡中结束,二十多年后,她成了个贪睡的婆娘,阿来喜欢看她打瞌睡的样子,先是眼睛里慢慢升起一阵迷雾,然后慢慢合拢,就像黄昏来临,夜幕升起,人的心也跟着宁静起来。
   阿春的一缕头发耷拉下来,在鼻尖处蹭来蹭去,阿来想,她不觉得痒吗?她肯定很痒,但她太贪睡了,她宁肯难受一点也不伸手去撩撩那缕头发。阿来放慢了推车的速度,腾出一只手来,帮阿春把那缕头发夹到耳朵后边去。这样一来,阿春反而醒了,阿来说早知道你会醒,还不如让你自己来弄。阿春说就是,谁要你多管闲事。说完车了个身,把脑袋歪向阿来这边,继续打瞌睡。
   这个姿势正好露出了腮边的那颗黑痣。当年,阿来就是被阿春的这颗黑痣迷上的,他说,就像镶在腮边的一颗黑宝石。那时有一部电影叫《追捕》,看过电影的人都说阿春像真由美,为此,阿春专门拉上阿来去看了这部电影。阿来说什么呀,你比真由美漂亮多了。阿春认为阿来瞎拍马屁。阿来说真的,因为真由美没有你这颗黑宝石。结婚十多年了,阿春当然老去了好多,但偶尔一个转身,阿来仍然能看出当年的如玉似花。当然,阿来也长得不赖,女工们都说阿春好福气,阿来不但人忠厚,模样也好得无话可说。他们结婚那天,厂里的工会干事忙得都快散架了,一口气拍完了三个胶卷,还说不过瘾,说好久都没有碰到这么漂亮成对的新人了。
   阿来和阿春都是电缆厂的职工,去年,厂里搞机构精简,正赶上儿子中考,阿春请了几天假,再回来上班,她的岗位就没有了。阿春认为下岗是件很羞耻的事情,阿来却说也好,小鹏进高中了,家里也需要有个人来负责他的后勤工作,小鹏的事才是我们家的头等大事啊。阿春想,他多么会安慰人哪。
   小鹏是他们的儿子,虽然阿来只不过读了个中专,阿春也只是个技校毕业,他们的儿子却很聪明,从小学初中,一直都是老师的掌上明珠。刚刚进入重点高中,又考进了奥赛班,美好的前景几乎是指日可待了。阿春慢慢觉得在家服侍这么优秀的儿子并不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
   阿春的后勤部长做了不到半年,有一天,阿来比平时晚了几个小时才回来,一进门就歪在那张简易沙发上,灰头土脸地说这下好了,我们都不用上班了。阿春一听,手里的抹布就掉到地上。阿来自言自语:真叫人寒心哪,干了二十多年,年年都说你是先进,年年都说你是模范,年年都给你发毛巾发脸盆挂红花,徒弟也带了一大帮,现在说翻脸就翻脸,说不要你就不要你了。
   阿来一口气在床上躺了好几天,脑子里慢慢有了一个主意。
   一天傍晚,阿来和阿春推着小板车来到街上。阿来说除了钳工,我会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做饭,既然不让我做钳工,我就只能靠做饭来挣钱了。阿来决定和阿春一起上街做夜宵生意。阿春说你这样想我就不紧张了,前几天我真怕你会出事啊。阿来说我是男人,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我没有出事的权力。阿春紧紧拉着阿来的胳膊,亦步亦趋地跟着。阿来说别这样,你看看哪个推板车的人像我们这样。阿春听话地嗯了一声,却不放手。当时,正是夕阳西沉的时候,他们的脸被抹了-层淡淡的金色,这使他们的第一次出摊更显羞怯之色。为了掩饰这羞怯,他们一个劲地低头擦洗器皿,把个小摊弄得整齐万分。随着第一个客人的到来,他们的羞怯终于被锅里蒸腾的雾气融化了。
   家在老城区一个小小的角落里。阿来抱下阿春,卸下厨具,开始修理小板车。回家的路上,他发现一只轮子总是有点跑边。阿春照例去菜场采买夜宵要用的材料,也照例在一道水沟面前停下来,看着阿来。阿来只得放下手边的话儿,说长了几十年了,还是连尺把宽的水沟都不敢过,真没用!
   阿春说就是没用,怎么样?说着把手伸给阿来。阿春先蹲下来,朝前送出去一条腿,再站起来,稳稳地跨在水沟上后,才敢把另一条腿提过去。阿来看得直摇头。
   把一切都收拾得清清爽爽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五六个小时后,又要出摊。晚上十点,小鹏下晚自习,顺便骑车到摊上吃点东西,独自回家温书睡觉。一家人真正团聚的时间少得可怜。
   阿来搂过阿春的头,说我们有多长时间没有亲热了?阿春闭着眼睛说不记得了。阿来说想吗?阿春不回答,却说能够躺下来睡觉真幸福哇。
   阿来把阿春搂得更紧一点,阿春在阿来的怀里小心地翻了个身,背对着阿来,两人像半个书名引号那样躺着。阿春喜欢这样的姿势,这样两个人可以贴得更彻底更舒坦。阿春轻轻地喊阿来!听不见回答,再一细听,阿来的呼吸缓慢而平稳,他已经睡着了。
   冬天来了,小吃街笼罩在浸骨的寒气中,一盏一盏罩上红色塑料小桶的灯透出丝丝暖意,人群就在这红色的灯影里忙碌着。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