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陷阱(短篇小说)


□ 朱和风

  为什么280万元要捐给慈善总会,而不给一个把自己当“兄弟”的人:为什么一个自己培养起来的律师反而暗算自己,而一个黑道少年却肯为自己两肋插刀?

  我进去的时候,看到里面姿态各异地站着、坐着、躺着三个男人。站着的人高马大.坐着的黑不溜秋,躺着的门牙焦黄像个鸦片鬼。他们蹙着眉头,目光滴溜溜地看着我打转,其中人高马大的一看到我,就把那张烧饼一样扁宽粗糙的脸往我面前凑,还咿呀咿呀地吹起哭不像哭、笑不像笑的口哨,夹杂的口臭像蛇一样游向我。当我挥手驱赶那股臭味时,他瞪着眼凶巴巴地盯着我,然后脖子一伸,使劲地往我脸上吹口哨。我叹了一口气,知道这就是公开的挑衅,唉,虎落平阳了,人到了这种地步,还有啥办法!

  “哪里冒出来的货?”当我小心翼翼地把衣裤放上类似北方大坑的床沿上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低吼.以前常听人讲,到了里面要扬言自己在外面杀过人犯下命案,这样不会吃眼前亏,谁会有天大的胆敢和不要命的杀人犯较劲?但想想自己年过五旬,说杀人放火的事很难让人相信,更何况我没有杀人,连杀鸡也没有试过.说这话的底气不足。再说我的代理律师陈立明已为我启动了无罪辩论的程序,就当来这里歇歇脚面壁几天。就在我这样想着时,一只脚却向我踹来,导致我一时难以控制身子,木桩似的倒在墙壁上,凸出的额头和鼻子瞬间与坚硬的墙壁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火辣辣的感觉真不好受。“老大问你话哩,你是聋子还是哑巴?”我回头才发现这是黄牙在使坏,鸦片鬼黄牙上身紧靠大坑的墙壁,两条长腿晃悠在我的身后,天然形成一个很好的踹人角度。

  我忍着愤怒望着黄牙,这小子其实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唇边的胡子毛茸茸像刚出生的小狗绒毛。这时.他嬉皮笑脸地望着我,慢慢地伸出一只手,在我的脸上这边拍拍,那边摸摸,像是在牛市场检查一条即将易主的牛是否壮实那样。我突然感到自己的尊严被侮辱了,论年纪我做他的父亲也可以了,愤懑和耻辱使我迅速伸出一只手.也不知哪来的力量,一掌就把他推倒在床上。

  谁知我这一推,却出了问题,人高马大的和黑不溜秋的两人目光阴鸷地盯着我,然后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拖着粗壮的双腿向我一步一步地逼来。此时,黄牙在一旁很阴森地嗤笑,只听得N“一二三”一声吼,三个人就像三座大山一样压在我的身上,用力把我拽到贴地的洗脸盆边沿上,六条腿又齐齐地顶住我的脊梁,乐不可支地把我的脸一次又一次地摁入放满自来水的洗脸盆内。黄牙像拔鸡毛一样扯着我并不茂盛的发丝说:“老子我给你免费欣赏一下西湖十景,你舒服吗?”我被呛得几乎窒息,他们又适时地把我拉起来透口气,但气还没有透个通畅,又被摁入水中,如此循环往复的过程有死去活来的感觉。我的四肢顶着坚硬的水泥地拼命地挣扎着,可他们越玩越来劲.轻重缓急很有节奏感地把我可怜的头颅当作水中的皮球一样拽上摁下.我也知道,我饥饿的胃现在肯定被自来水灌得膨胀得快要分裂成两瓣,我像一头中了埋伏的野猪,沉闷地嚎叫着。

  “你做了什么坏事,只要说出来,我们放你!”人高马大的真的把我当作野猪了,扯住我的双耳喊,”只要你说出对不起人民政府的事,我们可以饶你!”

  没人向我伸援手的,只有自己救自己了!我歇斯底里地拼尽全身之力.脑袋挥得像是一只被疾速踢出去的足球,狂打着黄牙的下巴。只听得一声牙齿咬断舌头般的尖锐声,黄牙滚落在地.满嘴是血。一座压在身上的大山被我掀翻后,另外两座大山也分崩离析,他们像热锅上的蚂蚁,低声告诉黄牙不要高声尖叫……

  铁门上方的一口小窗被推开,映入一张戴着大盖帽的脸,铁青铁青的。人高马大的、黑不溜秋的和黄牙都规矩地、驯服地伫立在一边。人高马大的恭敬地说:“报告首长,我们正在背诵监纪监规!”

  “背诵?说得倒是很好听!”民警打开了厚重的铁门,目光四下睃巡,然后落在人高马大的脸上,“你骗得了我吗7我们有视频监控!”这时,我像被捞上来的落水狗一样湿漉漉地喘着气,被水灌胀的胃突然遏制不住.一肚子的臭水像憋了长长一夜的尿那样狂射出来。我看到民警紧拧着双眉,如果他能正视我一眼,我此刻的脸一定如同白纸。我又想起。当初羁押在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留置室时,我的代理律师陈立明曾告诉我,他帮我托过公安朋友,到了里面会对我照顾的,可他奶奶的,进来不到半小时,就遭此劫难。

  其实现在想起来,我也是自作自受。十年前,我们那个破厂萧条得一塌糊涂,勉强只能给工人发月薪。厂长起早摸黑把出卖厂里的废铜烂铁当业务费存入小金库,后来拿着业务费去歌舞厅泡小姐。再后来他发现办歌舞厅能赚钱,就胆大妄为地把厂里的机器一台一台地扛出去出售,和人合伙偷偷地办起了一家歌舞厅,厂里的烂摊子由我这个副厂长料理。谁知一年后,轻工业局的局长找到我们,说中央有新的精神.企业要改制.厂可以让个人承包。厂长忙于经营歌舞厅,又被一个小姐缠着要补偿打胎费、精神损失费等等.焦头烂额的他还有什么心思筹款搞承包。我这个副厂长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承包人。当时的政策很优惠.面积十多亩的土地以每亩8万的价格出让,我东凑西拼了200多万元钱,终于把这家只有70多人的小厂承包了下来。国有资产评估前,有个朋友给我出主意,说你的前任卖厂里的废铜烂铁捞了数不清的外快.你也可以如法炮制。我想想这也有道理.就趁资产评估前,悄悄地把厂里的许多废铜烂铁卖给个体废品收购业主,得款60万元。我知道这是犯罪,如果被工人兄弟们嗅出风声,不把我送到公安局才怪哩!攥着这笔钱,我食不甘昧、夜不能寐,但钱这玩意儿像美女一样让男人失去理智。再说官场就像一口大池塘,捞一条小鱼小腐败.捞一条大鱼大腐败,问题是很少会被捕上来晾晒。侥幸心理终于战胜了我的犯罪心理,对不起了,我的工人兄弟们,这笔钱我拿定了,待日后回报你们吧!

分享:
 
更多关于“陷阱(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