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游戏,意义,知识结构……不是“综合”的综合


□ 汪丁丁

  游戏(games),也译做“博弈”。后者显得严肃得多,“博弈论”,关于游戏的理论,已经得到一九九四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不过我这里仍用“游戏”,觉得更接近题目中“意义”的意义。
  “个人与社会”,我不知道能不能用这一对范畴把那些伟大的社会思想家们讨论过的诸多现代危机或现代问题安放进去,不过我觉得从这儿开始聊,比较方便。因为古典社会理论家们(例如孔德、德克海姆、伯累托、韦伯,又例如霍布斯、洛克、佛格森、斯密)关心的主要问题就是“一群个体为什么和如何可能结成社会?”(HowissocietypossibleandWhy?)这个问题对我们现代人(或“后现代人”)来说,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富人还是穷人,严肃的还是玩世的,总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在经济学家看来,人们组成社会是为了经济上的好处。在卢梭看来,生而自由的人处处被社会套上枷锁。(这枷锁是康德的“道德律令”?亦或是福柯奋力反抗的“制度”,“权力”,“话语控制”?)丹尼尔·贝尔在《资本主义的文化矛盾》中讨论的苦修的宗教伦理与入世的攫取欲望在西方社会中的消长关系,对布劳代尔而言则是普遍的精神诉求与物质生活紧张关系的特例(F.Braudel,)。利奥·斯特劳斯(LeoStrauss,,UniversityofChicagoPress一九五九,P35)说人是“半兽半神”(in-etweenbeing inbetweenbrutesandgods),福克斯(RobinFox,“TheCulturalAnimal”,,卷35,一九七○年七月)说“inbehavingcultura11yWearebehavingnaturally”(我只得拙劣地译成“我们文明地按照我们自然的本性行为”)。可见归根结底我们的问题产生于我们“是人,不是人,还是人”(《读书》一九九五年十一月)的矛盾中。
  “社会”,是一群人行为的“均衡”。如果人们的选择具有某种连续性,那么交互作用着的许多人的选择总会达到“选择集合映射”的某个“不动点”,也就是均衡。数学家纳什做如是说(MartinShubik,,MITPress,1982,附录A2,引数学家纳什一九五○年的私人笔记,纳什由博弈论对经济学的贡献而得到九四年诺贝尔奖)。塞内卡说“没有一个伟大天才是不沾点儿疯狂的(thereisnogreatgeniuswithoutatouchofmadness)”。纳什为了他窥见“天机”而精神分裂,其勇气与其天才正相辉映(我假定诸位都有过接近“真理”边缘而近乎疯狂的体验,然而我们大多数毕竟是退缩了)。他的均衡理论,我敢断言,迟早成为不仅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的分析基础,而且成为一切社会科学在处理实证性命题时的分析基础(有趣的是,其他数学理论例如关于“无序”的理论,chaos,就不可能成为社会科学的分析基础,因为无序的各种模型的参数必定无法从社会行为中观测到,否则就有序了)。不错,“符号交流主义(sym-bolicinteractionism)”,现象学的社会学(phenomenologicalsoci-ology),“成员方法论(ethnomethodology)”,“表演社会学(Dramaturlogy)”,等等,都集注于分析行为的“意义”。但是如我马上要说的,“意义”与“均衡”实在是如同“主体”与“客体”那样不可分离的交互作用的“一元”(而不是笛卡儿的二元)的两面。大师级的“行为主义”社会学家米德说:“意义产生于个体在把自己置于他人位置上以他人的眼光看待自己眼中所看事物时的体验,意义就是那些可以昭示于他人同时就昭示于昭示者自己的东西(GeoregHerbertMead,,UniversityofChicagoPress,1934年,p89)。”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6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