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极品”莫言


□ 吴义勤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改写了中国文学史,为中国文学赢得了巨大荣誉。在我看来,他的获奖是实至名归。在诺奖宣布的前一天在接受《齐鲁晚报》记者关于“有人说莫言以及中国作家要再等10到20年才能得到诺贝尔文学奖”的问题时,我就明确说,不存在“等待”的问题,以莫言为代表的中国作家的水平早就达到了得奖水平,过去就该得,现在更应得,“得与不得”不是时间问题,而是“运气”问题。在新时期以来的中国文坛上,莫言无疑是一朵文学奇葩。从《透明的红萝卜》到《红高粱家族》、从《红蝗》到《酒国》、从《丰乳肥臀》到《檀香刑》,从《四十一炮》到《生死疲劳》,他的几乎每一部作品都能以其诡异的想象、汪洋恣肆的语言引起巨大轰动。他是一个有纯粹小说理想的作家,这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思想、意识形态、历史、现实等对他小说的“污染”。我觉得,如果小说也能如烟、酒、茶一样从品格、境界上分出等级的话,那么,莫言的小说则无疑属于小说中的“极品”。

  正是从这样的认识出发,与一段时间以来诸多“唱衰”莫言的声音不同,我一直是一个坚定的“唱多”莫言者。当然,这种“唱多”态度不仅仅针对莫言一个人,而是他所代表的一批中国当代作家以及整个中国新时期文学。我不认同以顾彬为代表的一些人评价中国当代文学时那种否定一切的虚无主义姿态,更对他们那种以“终极性”的、乌托邦化的文学标准来比照中国当代文学的做法不以为然。我觉得,现在很多人的眼光“永远在别处”,永远看不上眼前的作家与作品,长此以往,我们已经不知道他们究竟想从文学中得到什么了。一部作品呈现了A,他们会要求B,呈现了B,他们又要求A,如果同时呈现了A或B,他们会要求其他。难道文学领域还真的有符合所有期待的“经典”?我不知道,我相信他们也未必知道,只不过很多人需要保持一种质疑的姿态来证明自己与众不同罢了。在莫言的问题上,我们遭遇的就是这样的语境,一位作家能够以一种“魔术气质”呈现于中国文坛,能够把中国式的魔幻主义表现得像魔术一样,能够让自己的作品总是以千变万化摇曳多姿的想象、匪夷所思的炫技和灿烂的思想火花给挑剔的读者带来意想不到的艺术惊喜,这样的作家还不够经典、不够伟大?其实莫言这样的作家早已是刀枪不入了,任何毁誉应该说都早已与他无损,更是无需别人饶舌去替他辩护、抱不平。这里,我想以莫言的两部长篇小说为例,谈谈对莫言作品的看法。

  一、《四十一炮》

  长篇小说《四十一炮》在我看来就是一部“极品”中的“极品”。这是一部光芒四射的小说。我们几乎在其每一寸空间的驻留,都会被那种令人目眩的艺术光芒震撼,小说中的每一人、每一物、每一语词、甚至那一块块“通灵”的肉,都无一例外被艺术之光笼罩着。

  《四十一炮》的艺术魅力首先来自于它奇特的叙述方式。主人公罗小通坐在五通神庙里对大和尚的倾诉是小说的中心情节,而他的回忆、他的想象、他对现实的倾听与窥视则是小说故事的主要根源。在罗小通的叙述里,小说的故事呈现出三条线索:一条是“我”的回忆,这条线索叙述的是90年代“我”的家族史,屠宰村村史,“我”的成长史:一条是“我”想象中兰大官传奇性的爱情史和性史:一条是“我”在五通神庙里向大和尚讲故事时双城正在发生的一切,肉食节的表演、黑白两道的争斗、市长权贵的粉墨登场、老兰的“新戏剧”,等等。表面上,小说由一个人叙述,难免视角局限、内容单调,但实际上这却是一部异常丰富、庞杂、近乎无所不包的小说,在小说的三条线索里包含了你阅读一部小说时所能期待读到的所有东西。这里有历史,有现实,有原始的乡风民俗、人情世故,也有商场、政界的勾心斗角,有传奇性的人物、传奇性的故事,也有爱恨情仇、生老病死,有性,有欲,也有“肉”,有现实的批判,也有对自我和历史的反思。但这一切在小说中又不是写实的或具像的,事实上这是一部充分寓言化和写意化的小说。作家追求的不是对9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现实进行精雕细刻的描绘或“全景式”、“史诗”性的反映,而是要捕捉这段历史或现实的本质性的、精神性的氛围与片断。正因为这样,在小说中欲望的疯狂、财富的占有与追逐、官商的勾结、原始积累的血腥与残酷、权力的泛滥等等批判性主题都是以夸张的、写意的、荒诞化的意象呈现的,它们都非真实的现实具像,而是一种象征性的精神化影像,但这种影像对这个时代本质的切入无疑又是准确而深刻的。也就是说,《四十一炮》的“现实主义”是一种把现实虚拟化、荒诞化的“现实主义”,这种虚拟和荒诞,没有把读者推离时代与现实,反而使得时代与现实变得更为真实。某种意义上,小说中的“肉神节”,“吃肉比赛”等等情节其实就是对于我们时代肉欲本质的一种隐喻。而反复写到的“雨水”,对“五通神”和“肉神”的狂热也都是当今时代欲望泛滥的一种象征。莫言说他的小说没有“思想”,实际上所谓“没有思想”,是指对那种说教的、理念的、常识性的、没有生命和活力的“伪思想”的拒绝,而不是反对“思想”本身。从《四十一炮》这样的小说来看,不是没有“思想”,而是“思想”丰富、复杂得无法总结和归纳,是“思想”自己具有生命和活力,它长着双脚在小说中四处游走,我们无法逮住它。

分享:
 
更多关于““极品”莫言”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