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极品”莫言


□ 吴义勤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改写了中国文学史,为中国文学赢得了巨大荣誉。在我看来,他的获奖是实至名归。在诺奖宣布的前一天在接受《齐鲁晚报》记者关于“有人说莫言以及中国作家要再等10到20年才能得到诺贝尔文学奖”的问题时,我就明确说,不存在“等待”的问题,以莫言为代表的中国作家的水平早就达到了得奖水平,过去就该得,现在更应得,“得与不得”不是时间问题,而是“运气”问题。在新时期以来的中国文坛上,莫言无疑是一朵文学奇葩。从《透明的红萝卜》到《红高粱家族》、从《红蝗》到《酒国》、从《丰乳肥臀》到《檀香刑》,从《四十一炮》到《生死疲劳》,他的几乎每一部作品都能以其诡异的想象、汪洋恣肆的语言引起巨大轰动。他是一个有纯粹小说理想的作家,这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思想、意识形态、历史、现实等对他小说的“污染”。我觉得,如果小说也能如烟、酒、茶一样从品格、境界上分出等级的话,那么,莫言的小说则无疑属于小说中的“极品”。

  正是从这样的认识出发,与一段时间以来诸多“唱衰”莫言的声音不同,我一直是一个坚定的“唱多”莫言者。当然,这种“唱多”态度不仅仅针对莫言一个人,而是他所代表的一批中国当代作家以及整个中国新时期文学。我不认同以顾彬为代表的一些人评价中国当代文学时那种否定一切的虚无主义姿态,更对他们那种以“终极性”的、乌托邦化的文学标准来比照中国当代文学的做法不以为然。我觉得,现在很多人的眼光“永远在别处”,永远看不上眼前的作家与作品,长此以往,我们已经不知道他们究竟想从文学中得到什么了。一部作品呈现了A,他们会要求B,呈现了B,他们又要求A,如果同时呈现了A或B,他们会要求其他。难道文学领域还真的有符合所有期待的“经典”?我不知道,我相信他们也未必知道,只不过很多人需要保持一种质疑的姿态来证明自己与众不同罢了。在莫言的问题上,我们遭遇的就是这样的语境,一位作家能够以一种“魔术气质”呈现于中国文坛,能够把中国式的魔幻主义表现得像魔术一样,能够让自己的作品总是以千变万化摇曳多姿的想象、匪夷所思的炫技和灿烂的思想火花给挑剔的读者带来意想不到的艺术惊喜,这样的作家还不够经典、不够伟大?其实莫言这样的作家早已是刀枪不入了,任何毁誉应该说都早已与他无损,更是无需别人饶舌去替他辩护、抱不平。这里,我想以莫言的两部长篇小说为例,谈谈对莫言作品的看法。

  一、《四十一炮》

  长篇小说《四十一炮》在我看来就是一部“极品”中的“极品”。这是一部光芒四射的小说。我们几乎在其每一寸空间的驻留,都会被那种令人目眩的艺术光芒震撼,小说中的每一人、每一物、每一语词、甚至那一块块“通灵”的肉,都无一例外被艺术之光笼罩着。

  《四十一炮》的艺术魅力首先来自于它奇特的叙述方式。主人公罗小通坐在五通神庙里对大和尚的倾诉是小说的中心情节,而他的回忆、他的......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