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意乱情迷,失妻男子错把岳母当爱妻情何以堪


□ 岁月本长



我和妻子是大学同学,她很漂亮,也很善解人意。我们从内地来广东打工的第一年喜得千金,生活得很幸福,工作也很开心,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千金刚满一岁的生日那天,灾难降临了。我老婆去给孩子买生日蛋糕时,遭遇车祸,当场殒命。
自此我从幸福的云端跌入了地狱。家里家外就靠我一人,除了上班,还要既当爹又当娘。我的父母在我大学毕业的第三年就都去世了,只有一个妹妹又远嫁河北,也在打工,这样我只好求救于岳母了。
我的岳母,那年四十七八岁,她的丈夫已仙逝了十多年,我只见过照片。她生有一儿一女,儿子在部队是个军官。女儿就是我的老婆。她在我们当地一个有名的剧团工作,据说年轻时比现在的全国人气偶像明星还红,曾代表地方戏上过北京人民大会堂演出,受到中央领导亲切握手和合影。虽然我一直没见过这种规格的合影照片,但她的美貌却是事实。我在上小学时,经常听见大人们说,某某人漂亮得就像x x x一样,或者说谁谁怎么能与x x x比呢?在当时的大街小巷上,到处都能看到x x x的各种姿势的巨幅海报。这个x x x就是我后来的丈母娘-也就是说,我的丈母娘不仅美丽,而且能干,有气质,有身材,有修养后来剧团越来越不景气了,电影都没人看了,谁还看地方戏?她的年龄也大了,就干脆办了退休,到部队去照看孙子可与儿媳又搞不拢,只好回家哼哼年轻时的歌曲或出门跳跳舞享清福了。所以,当我家里发生这样的事后,她一下子就飞了过来。
岳母确实干练,不几天她就把我家抖理得井井有条孩子也有了天真的笑脸,我也渐渐能从巨大的悲伤阴霾里缓缓地走出。于是,原来妻子的活路全部让岳母包揽下了,半个月后,我完全可以安安心心的上班了 就这样,我的这个遭受灭顶之灾的家庭在丈母娘的妙手调理下,一点点回到了本属鸟语花香其乐融融的春天了。
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毕竟我非常爱我的妻子,我非常怀念我的妻子,所以有时我自觉不自觉地就想起我年轻多情的妻子,尤其害怕任何能引起、刺激我回想妻子的一切蛛丝马迹。但这又怎能避免呢?



一个周末的黄昏,我在外面与同事喝酒,正喝着,岳母打来电话,让我回家吃饭,我这才想起忘了告诉她——我在外面吃饭、因为孩子这几天发烧,我向同事解释了几句,便带点酒意,无精打采的回家了.当我把半掩的门推开,突然发现阳台上的花盆边,站着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人的背影——她穿着一袭蓝底白碎花的素淡及地长裙,一头湿漉漉刚洗的秀发随意的披在脑后,好像沉静在眼前正发生的一件什么事情上,非常优雅、专注地站在那里,在阳台一盆高大的富贵竹的掩映下,越发气质高雅、美丽动人起来——啊!这不是我的妻子吗?!
我心中蓦地电击似的狂喜起来,我轻轻换下拖鞋,猫腰,屏气,待走到与她还有四五步距离时,我几乎是一个老鹰抓小鸡般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她背后一下子紧紧地箍桶一样箍住她的腰部,紧接着,我一边用舌头在她脑后头发、脖子、耳朵上快速点击、扫描,一边呢呢喃喃地说,老婆我爱你老婆我爱你……然后我的双手说时迟那时快地在她的胸部不停地揉搓、挤压、拧掐……可是当我正迫不及待地要把她身子扳过来时,啪——啪——我挨了几个沉重的耳光,妈呀,她原来是我的岳母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西江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