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麻 钱


□ 宋剑挺


宋剑挺男,1963年生,毕业于开封师专中文系,现在中原油田从事宣传工作。
文学:文体开放的远望与近观
关二生往窑里一瞅,一下傻了眼。炕有三米多长,两米来宽,上面铺了一块旧塑料布。塑料布上是些圆形图案,图案褪了色,变得零零碎碎的,让关二生想起了一团团的马粪。关二生的媳妇梅叶,提着行李进了窑门,发现炕里面还有两卷铺盖,便问窑厂的工头老刘说,里面还有人?老刘嘿嘿一笑说,里面有两家呢!关二生瞪大眼问,咋有两家?老刘有点不耐烦,他把脸扭向一旁说,咋有两家,也就是说,这一个炕上住你们仨家。
关二生两口子从河南来。之前,他听别人说,这个窑厂虽在山窝里,效益还算不错,一年下来,挣上几千块,绝对没啥问题。来到窑厂,他没想到先会遇到这样的麻烦。他有点不信,就掏出烟让让老刘说,刘老板,我咋不信,这炕上能住下俺仨家。老刘接过烟抽着,态度有所缓和,他吐口烟气,重重地说,你瞅瞅,周围都是山,到哪找房去,没办法,就这先迁就着吧。梅叶把行李往床上一扔,气鼓鼓地说,我看仨家咋住。
太阳一落下,窑厂收工了。先回来的是四川人刘干家两口子。刘干家矮瘦,他进了窑门就问关二生道,你是从河南来?关二生点点头。刘干家的媳妇瞅梅叶一眼,就低头说,天黑了,把床铺铺吧。梅叶不情愿地解开行李,一股脑堆到炕上。两家人在炕里占好了位置,梅叶只好在门口铺了床。四人在窑洞里坐着,关二生问,另一家是哪里人?刘干家说,另一家是安徽人,可能跟你离不远吧。说着,一人就过来了。刘干家略作介绍,安徽人王民就苦笑着说,我看咱仨家在一个炕上咋睡。
不睡没办法,到底还是睡下了。王民家在最里面,刘干家在中间,关二生家在最外面。刘干家靠外头睡,关二生就让梅叶躺在自己的外面。关二生即将入睡,梅叶拍醒关二生悄悄说,我睡在外面害怕。无奈之下,关二生就和梅叶调了位置。窑洞没有门,躺在床上,可望见天上的星月。虽是初夏,但这里的夜仍然很凉。关二生觉得凉风刺骨,他把被子往身上拉拉,感到梅叶盖不住身子,伸手摸摸,梅叶的膀子果然露在外面,他后悔没带条宽被过来。关二生露着身子刚想睡去,睡在里面的王民突然说起了梦话,声音很大,唠唠叨叨的,听不清字句。刘干家似乎也被惊醒,他翻个身把胳膊搭在梅叶的身上。关二生犹豫一下,他想是否该把刘干家的胳膊拿掉。这时梅叶并没醒,她的一条腿从被里蹬了出来,刘干家的胳膊离梅叶的腿最多一?远,于是关二生当即把刘干家的胳膊拿掉了。刘干家醒了,他瞅瞅关二生,一歪头又躺下了。关二生再也难以入睡,他坐起瞅瞅梅叶,生怕刘干家的腿伸进梅叶的被窝里。这时,关二生有点难过,他没想到会住到这样的地方。夜里静得厉害,他听到风从山崖上吹来,在窑门口撞了一下,又吱吱地钻进窑内。窑内满是呼吸声,粗的粗、细的细,像遍地飞舞的虫子。在这种嗡嗡声中,关二生一个劲儿地想,必须另找个住的地方。
窑厂虽小,但制砖机并不落后。每天能加工几万块砖坯。关二生和梅叶推一个板车,一次可拉六十个砖坯。砖机旁边是一片空地,加工好的砖坯都放在这里。砖窑在山坡上,等湿的砖坯晒干后,再通过一个滑车,送到十几米高的窑里。两人推一车一开始并不感到太累,关键要有耐性。因为早上吃过饭,须干四五个小时,到下午一点才能吃午饭。午饭后又是五个多小时的劳作。接近中午,关二生已饥肠辘辘了,梅叶说,你歇歇我自己推。关二生依在土墩上,才得以仔细往周围瞅瞅。窑厂的左边有道小堤,小堤外是条小河。河水虽小,但河道宽广,不过能听到隐约的河水声。他正用心听着,刘干家推着车子过来了。他见了关二生笑笑说,累了?关二生说,累是不累,就是有点饥。这时刘干家的媳妇也推着一车砖坯过来了,她把车子停下,擦擦汗说,吃饭时得吃饱,得吃得肚子发胀,要不你撑不到时候。话一说完,巧得很,开饭的铃响了,真的该吃饭了。
关二生和梅叶挤进食堂,发现馍大得很,比葫芦小不了多少。本来关二生想买上一个,和梅叶分开吃。梅叶说,你没听刘干家的媳妇说吗,必须吃得肚发胀,才撑得到时候。他俩拿了两个馍,买了两碗土豆炖白菜,往地上一蹲吃了起来。土豆切得并不碎,都是大块,吃起来像半生半熟的红薯。菜里瞅不见一点油星,菜捞完了就剩半碗浑汤。关二生吃完一个大馍,仍感到肚子空空的,他不敢再吃,怕撑着肚子。于是他回厨房要点盐,往汤里一搅,一口气喝了下去。
一天下来,关二生和梅叶共拉了一万五千块砖坯,按每块三厘计算,可得四十五块钱。这样一算,关二生踏实了许多。梅叶说,咱挣哩能够买台彩电,就赶紧回去,这确实不是人待哩地方。梅叶这样一讲,关二生赶快用胳膊捣捣她,叫她声音小点。因为刘干家、王民都坐在他们旁边。关二生低声说,咱才来就受不了,他两家来了几个月了,也没听人家吭声。说完抬头瞅瞅吸烟的刘干家。刘干家见关二生瞅他,就扔过来一根烟。关二生拣起烟,没有吸,往耳朵上一夹说,听你哩口音像是四川人。刘干家说,你猜得不错,我就是四川人。刘干家接着说,听你的口音是河南人呀。关二生说,不错,我是河南开封人,俺那里人稠哩很,活难找,没别哩法,只好出来闯闯。安徽人王民说,俺家里跟你那差不多,也是人多地少。种那么一点地,再交交税,自己得不了多少。刘干家叼着烟,两手交叉抱于胸前,慢悠悠地说,我不要求太高,到年底弄三四千块,够修修房子就行了。王民和关二生都说,应该没啥问题,咱哩要求真不高。王民又说,你弄四千块钱,我弄三千块也中。我就想花三千块买个三轮,零零碎碎地给别人拉点货,挣得小钱就行了。
分享:
 
摘自:当代 2004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