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改革是共和国财政六十年的主线(上)


□ 项怀诚 马国川

  从山东大学到财政部
  
  马国川(以下简称“马”):建国六十年来,一共是十任财政部长,您是第八任部长。
  项怀诚(以下简称“项”):前三任都已经不在了。第一任是薄一波,担任了三年的财政部长,一九五二年因为“新税制”改革受到毛主席的批评,然后由邓小平同志兼任财政部长。当时邓小平刚从西南军政委员会调到北京,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他只兼任了一年财政部长,就由李先念同志接任了。
  马:李先念先后当了二十一年,是时间最长的财政部长。
  项: 这三位都是国务院副总理兼任财政部长,所以他们都不在财政部办公。邓小平同志的办公室我不知道,李先念同志办公室是在国务院。第四任部长是张劲夫,第五任是吴波。吴波从一九五二年起就一直是财政部副部长,后来他长期担任常务副部长,主持财政部日常工作。第六任是王丙乾。我们这茬儿人都是在劲夫、吴波、丙乾同志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
  马:您是山东大学毕业的?
  项:我祖籍江苏,后来跟着父母到上海读书,一直到高中毕业。当时全国统考,一九五六年我考进了山东大学,学的是中文。我们那一届扩招,就像现在的扩招一样,不过那时是把在职的干部吸收进来,叫做调干生。调干生年龄都偏大,我们那一班里年龄最大的三十五岁,我算最小的,十七岁。
  马:在大学里,您想毕业以后做什么?
  项:当时的学生,毕业以后没有自我设计的问题,都是组织分配工作。我一九六○年大学毕业,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来“山大”挑人,我被选中了。
  马:您是学中文的,为什么会进计算机研究所呢?
  项:原因是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有一个“俄汉机器翻译研究组”,是当时非常先进的一个前沿性项目,对人员的要求是第一要懂一点外语,第二要懂一点数学,第三要懂得中文,还有就是要年轻的。
  马:您正好符合这些条件?
  项:我想是吧,没有人跟我说过。我报到后,先送到人民大学去学俄语,一边进修外语,一边开始研究工作。因为当时的技术水平不具备,不可能在短期内突破。一九六二年国家进行整顿,这个项目就下马了。我们这一批研究人员里,一部分本来就是学数学的(大部分都是北大数学系毕业的),所以就留在计算所里。一部分是搞语言的,就把他们送回到语言研究所去了。本来,计算所对我的使用就不太合适,根据我的条件,组织部门认为我到大学里去教书可能比较合适,所以就找了很多学校,包括云南大学、黑龙江大学、内蒙古大学等等,叫我去教什么英语、俄语。因为它们看了我的简历,误认为我是学外语的,我说,要我教汉语,可能还凑凑合合,俄语、英语我是教不了的。我父母都在北京工作,我爱人正怀孕,所以我不愿意离开北京。我就跟他们说,我在北京找一个工作就行了。
  马:不服从组织行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