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三个堂兄


□ 晓 苏

  ●晓苏

  1

  你问到的这张照片,是我这次回老家油菜坡拍的。你说这张照片拍得很好,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次回到老家,我前后拍了近百张照片,要问我最喜欢哪一张,我想肯定就是这一张了。

  照片上的那条板凳,你说有点古董的味道。我觉得你的眼光真厉害,它实际上就是古董,是从前吃宴席时坐的。那时候,我的老家还没有现在流行的这种圆桌,逢年过节,或遇上红白喜事,吃宴席时都用的是那种四方桌,桌子的每一方横放着一条板凳,一条板凳上坐两个人,每张桌子上坐八个人。

  你说最有意思的,是坐在那条板凳上的三个人。我也觉得很有意思,那么大的三个人,并排坐在一条板凳上,看上去虽说有点挤,但显得很亲密。你看他们三个人,屁股挨着屁股,肩膀连着肩膀,手挽着手,中间一丝缝隙都没有,这才叫亲密无间啊!坐在板凳上的那三个人,都是我的堂兄。你问他们三个人的眉毛怎么长得那么像,现在我来告诉你原因,他们是一个妈生的。我这么一说,你大概就会明白,他们为什么能如此亲密地坐在同一条板凳上了。对了,他们都是我大伯的儿子。

  你说坐在中间的那一个岁数最大,这是毫无疑问的,他的头发都花白了,额头的皱纹也多一些。他如今已经七十多岁了,但脸色红润,嘴唇光亮,仅从面部上看顶多六十出头。他喜欢喝点小酒,一天可以三顿都端杯。正是由于吸收了酒的营养,他的气色才保持得这么好。人当壮年时,买酒凭票,他有一次买了一瓶酒,回家路上一不小心把酒瓶落在石板上,瓶破酒泼,他就双手伏地,慌忙用嘴去舔在石板上流淌的酒,结果酒瓶渣把他的嘴唇和舌头都划破了。这个细节被我写进了一篇小说里,你可能看过,那篇小说叫《走回老家去》,小说发表后还被《新华文摘》转载了。说了半天,我还没告诉你他的名字。不过,我现在说也不迟,他的名字叫温,是我的大堂兄,我喊他大哥。

  坐在温左边的那个人叫良,是我的二堂兄,我喊他小哥。他今年六十二岁,但面黄肌瘦,颧骨高耸,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良的这个样子与他怕老婆有关,老婆要他向东,他不敢向西,老婆让他打狗,他不敢打鸡。其实他年轻的时候是不太怕老婆的,有一天早晨,良清早起床去打蒿,九点多钟扛着蒿捆回家时,他老婆还在床上睡懒觉,良一怒之下就将浑身只穿了一条花裤衩的老婆抱到门口土场上示众,还大声喊,大家都来看呀,她这么晚了还在睡?他一边喊一边将白花花的老婆丢在地上,一时招来好多人看稀奇。良很勤劳,也很辛苦,近几年学会了熬麦芽糖,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熬,然后挑着麦芽糖去镇上卖,经常是天黑了才回家。你看过我那篇题为《麦芽糖》的小说,就是《小说月报》转载过的那篇,作品中主人公的原型就是良。

  你问那个戴礼帽的是谁,他是我的三堂兄,我把他喊作幺哥,他的名字叫恭。恭的脸胖胖的,把礼帽一戴,就不大像个农民了,倒像一个在电视剧中经常出现的特务。那顶礼帽是我送他的,恭曾利用谐音开玩笑说,他原来是没有礼貌的,自从我送他礼帽后,他就有礼貌了。恭已经五十开外,但精神面貌还像个年轻人。他能说会道,学过一些手艺,有点艺高人胆大,办商店,开农用车,放炮炸石头,样样敢干。他热心快肠,喜欢给人帮忙,有一次,村里有个人的老婆跟人跑了,请恭陪他去河南找老婆,那人说找到了老婆每天付恭五十块钱,结果出去一个星期,老婆没找回来,恭也一分钱没得到。我这么一说,你肯定会想到我发表在《钟山》上的那篇《陪周立根寻妻》,小说中的那个郝大哥写的就是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