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她出租了自己……


□ 逸 博

  “借腹生子”早已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了,可围绕它产生的人性与法律和伦理上的冲突却始终没有休止过。人类需要繁衍,同时也需要秩序,当两者发生矛盾时,谁能给我们一个标准答案呢?
  
  历经磨难鸡窝飞出“金凤凰”
  
  小云出生在北方山区的一个普通农民家里,上面有三个姐姐。父亲虽说在当地一所民办小学教书,但每月仅有三百多元的收入,根本不够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大字识不了两箩筐,承包了几亩山地,勉强贴补家用。所以,穿新衣,逛县城,对于幼年的小云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母亲身体不好,再加上家境确实困难,姐姐们上完小学,就相继辍学回家,帮忙于些农活。父母亲把全部期望都寄托在了自己的小女儿身上。生活虽然清苦,但还是省吃俭用供小云上了中学。也许是身处逆境的缘故,打小就聪明伶俐的小云,养成了倔强、不服输的性格。所以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高考结束,当小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全家人都哭了。含辛茹苦十几年的努力没有白费,鸡窝里终于飞出了金凤凰。全村几十户人家敲锣打鼓奔走相告,因为这是值得整个山村倍感荣耀的事情。毕竟多少年来,这里连个正儿八经的高中生都没出过。全家东挪西借,按照老传统,当街摆开酒席,大家一起庆贺。
  酒足饭饱,等人们逐渐散去后,孩子们也相继睡着了,老两口却发起愁来。远赴他乡上大学,飞出这穷山沟,是他们多年寄托在女儿身上的希望,可一年几千上万块钱的学费和生活费开销,对于生活在大山里,勉强温饱的人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以前连想都没敢想过。商量来商量去,“见多识广”的父亲提到,听说到县卫生院去献血,可以拿到几百元的营养费,有人就专门靠这个挣钱。家里人口多,不妨去试试碰碰运气……
  从此以后的四年间,三个女儿,再加上老两口,成了县医院血站的“常客”。拿回来的钱,谁也舍不得花一分,全都寄给了小云。这事起初小云并不知情,父亲一直瞒着她,说是家里人在县城打工挣来的。可大学二年级寒假探家时,因为点小事与家人发生了争执,吵闹时姐姐——不留神说漏了嘴,她这才如梦方醒。泪如泉涌地表示,再也不去上学了。为这事,父亲还打了姐姐两巴掌。快开学了,她找尽借口,就是不肯返校。急得父亲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苦口婆心地劝解,板着脸训斥,甚至打骂都无济于事。最后以自杀相“威胁”,才总算把女儿“轰走”。
  打那以后,即便是放假和春节,小云也托辞学习忙,不肯回那个一踏进门就能让她深感愧疚和负罪的家。她暗自发誓,要好好学习,毕业后挣大钱,报答全家人对他的恩情。于是,利用假期去餐馆刷盘子,春节给人家看孩子打扫卫生。不仅能挣钱还节省了往返探家的几百元路费,为父母减轻了不少负担。
  春来暑往,四年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她以优异成绩毕了业,好心的老师一再挽留她继续深造考研,她都婉言谢绝了。因为自己心里十分清楚,再这样过四年,非要了老爹老娘的命不可。眼下最紧要的,就是尽快找一家挣钱多的大单位,站稳脚跟后把父母从那个偏僻的小山村里接出来,好好孝敬他们,共享天伦之乐。
  
  雄心万丈现实中四处碰壁
  
  毕业后,小云被分配到离家很远的一家公司。当她怀着无限憧憬的心情来到单位报到时,眼前的情景却像冰水一样,浇灭了她心中火热的渴望。破旧的院落,破旧的办公室,破旧的机器设备。十几个中年男女,无所事事地游来逛去,上班时间织毛衣的,打扑克的,喝酒的,聊天的,就是没有正经做事的。后来仔细一打听才知道,这家企业不景气的状况已经有段时间了,恐怕已经濒临倒闭。年轻人多数都“自谋出路”各奔东西了,剩下的“留守部队”都是些“老弱病残”,每月拿着政府发的二三百元工资,等着光荣退休呢。
  不行,在这里永远也不可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必须离开,而且越快越好。度日如年的她,好不容易挨到了月底,领完工资后的当天夜里,就已经坐上了南下的列车,随身只带了简单的几件换洗衣服,和刚拿到手的一个月四百块钱工资。怀揣被她奉为至宝的大学毕业证书。一颗心不知是由于兴奋还是紧张而狂跳不已。
  深圳,在小云的脑海里,是一个遍地黄金,创业发达最理想的地方。她读大学时不止一次听人家说起,某某某闯荡几年,从一个身无分文的小混混,摇身一变成了家财万贯的大老板。还有的女生,被某老板包养,住大别墅,开进口车,兜里永远有花不完的钱……想到这些,心里就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嫉妒?羡慕?好像都有一点,但又都不准确。反正下定决心,成为有钱人,就是自己的理想。一方面报答父母,另一方面,自己可不能再靠卖血来供自己的下一代上大学了。想到孩子,她对未来还真的多了几分憧憬与期待。
  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刚刚走进眼花缭乱大都市的喜悦和兴奋,很快随着饥肠辘辘和夜幕的降临,而灰飞烟灭了。就算到路边的小摊挡吃顿饭,也要十来块钱。转悠了半天,还是决定用“传统”的方便面和榨菜来解决问题。为了节省开销,她决定暂时就住火车站的候车室。那里凉快有空调,人来人往的反而更安全,唯一美中不足,车站里的座椅经过改造之后,把原来的长条凳换成了带扶手的单人椅,躺都都不下去,看来只好克服一下坐着睡了。接下来几天,她如法炮制,白天走街串巷找工作,吃泡面,晚上在候车室里忍一宿。但毕竟这不是长久之计,年轻的女孩子家,居无定所不说,就连想干干净净地洗一下都是奢望。正巧最近结识了个同性“老乡”,两人“同为天涯沦落人”,一拍即合,共同在郊区合租了一间简陋的小平房。条件虽然很差,总算有了个“窝”。“老乡”已经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人很热心,经常指点“初出茅庐”的外来户,使她长了不少“见识”。看着着装露骨,描骨画眼,昼伏夜出,还经常喝得醉醺醺的样子,不用问她也能猜到“老乡”是做什么的。这始终让她觉得心里不“踏实”。暗自打定主意,一旦找到工作就立刻搬走。可谈何容易呢,半个月过去了,大大小小的公司跑了不下百家,不是因为专业不对口,就是薪水低得可怜的打杂工作,眼看口袋就要底朝天了,急得她嘴上都长出了血泡……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