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瞎子(二题)


□ 谭 岩

王瞎子的女人残疾,却生了个健康的儿子,儿子使王瞎子看见了幸福,然而,一场车祸却夺走了儿子的生命;三十岁的瞎子兴家来到瞎子爷爷家学算命,很用功,但是,第一次给人算命却狠狠地挨了一巴掌……世事如此难料,命运如此难测。福兮祸兮,谁解个中滋味?

美 丽 的 天 空

这里本是一块荒凉之地。人口膨胀,城市扩展,一条街道从城墙里面伸了出来,芦苇杂草一并除去,单剩下一排大柳树护卫河堤。一个遮风挡雨之处,自然有了人的聚集。一早一晚,散步的,打太极拳的,跳舞的,还有一对对情侣,那是机关干部和浪漫情人的天地;到了白天,就成了百姓们生活的繁忙场所。歇脚的,摆摊的,拉板车的,蹬三轮的,下棋的,打牌的,算命的……有时开来一辆警车,跳下两个警察追着一个偷东西的。后来柳树林里钉上了两排长椅,昔日的荒凉之处就变得如同热闹的公园。
大柳树四季变换不同的色彩,有时垂一幕绿色,有时挂一幕黄色,聚集在大柳树下的人们也时繁时疏,你来我去。坐着不动的,只有那几个算命的盲人。他们各自守在自己的岗位,似这一方人生舞台忠实的守卫。
没有人知道他们来自何处,更无须去打听他们的姓名。那一身灰暗的形象仿佛人生灰暗的化身。他们坐在那里,似等待人生不幸的降临。对于这一类人,人们历来是当面喊先生,背后称瞎子,如果不是遇到了生活的不顺,又有谁会停下来,对着这些邋遢灰溜的盲人叫上一声先生?
王瞎子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倘若不是后来发生的那一件事情,大家也许至今不知道这个盲人的姓名。因为他实在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眼眶深凹,颧骨突出,一身的暗淡盖住了他真实的年龄,也就是一个平凡的让人过目可忘的残疾人。人们不知他是三十岁还是五十岁,嘴一张,滚出那黝黑洞口的笑声仿佛来自深渊的底层。
沉静的小城刚开始苏醒,拉着的板车蹬着的三轮向大柳树下涌来,王瞎子也敲打着竹棍探到了他的位置,那一棵歪脖大柳树下的一块空地。一片沸起的嘈杂声中,他展开随身携带的小凳,竹棍往肩上一靠,怀里的彩头盒往怀里正一正,坐下来,垂头张耳,又开始了一天的耐心等待。街上车水马龙,红润的朝阳也越过了古城墙,照着这一排大柳树,这一个静候着人世间云翳的守望者身上。
他敲打着竹棍来,敲打着竹棍去。即使头顶朝阳,脚踏长街,也是一副小心探索的形象。夕阳西沉,夜幕降临,等待了一天的王瞎子,带回的也许只有失望,只有身上那又一层厚厚的灰尘。坐在大柳树下算命的盲人,有时坐了一排,有时稀稀的两三人,他们随着市场的好坏选择生意的场所,可是不管人多人少,不管天晴下雨,人们都会看见那棵歪脖树下,王瞎子一个孤单执著的身影。他是这个小城不可或缺的一景。
王瞎子坐着一个矮凳,面前还摆着一个矮凳,那是供客人坐的。有时还有一两个人蹲在那里望着他,听他指手画脚不知说些什么。但是这样的机会并不多。没有客人的时候,王瞎子总是两眼向天。天上有什么好看的?可是他那向天的脸却是一仰半天。或者他是在想心事。然而已然乞讨的孤家寡人,还会有什么更大的不幸,还能有什么可笑的奢望?或者这双眼失明的可怜人,见到的却是与常人的不同,即便乌云翻滚,在他冥蒙的眼中也可能是一片万里晴空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