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谈:只有“石头”才会成为史诗


□ 王旭光

  我不是建筑师,但我却是建筑的“情人”。

  当人们早已举着“回归自然”的旗帜去纵情山水的时候,我的脚步和目光仍然依旧“贪婪”地驻留在“石头的史诗”上。我一生可能也没办法去实现由“第一自然”向“第二自然”回归性的跨越。

  我这个样子,一定是哪根筋出了毛病。

  我十六岁离开家乡。八年后再回来时,我住过的那条街道和两旁的建筑都不见了。我茫然站在那里,泪水无声地流了下来。我找不到我的过去了,我的旧时身影消失了,我生命身后的足迹不见了。我本是想来看看它,向它倾述,和它说话的,可它却“没”了……

  就在那一刻,我猛地懂了,建筑是活的,是有性格、有性情的,它是以自己或娇美或伟岸的身姿一动不动地“活”在那里的,你可以阅读它,感受它的质感,嗅品它的气息,和它进行着最温馨的交流,相处之中,还会成为它的朋友。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爱上了建筑。我也爱上了屠格涅夫那句世界都知道的名言:“建筑是写在石头上的史诗。”

  说心里话,我比较淡定的心,常常让建筑搅得“乱七八糟”的。望着披着千古之风的多立克柱子,我的腰板会挺得溜直;望着塔尖直指蓝天白云的哥特式建筑,我的灵魂似乎已经穿透世俗的云层;望着立于池水之畔、花木丛中、小山之巅的风亭,我会觉得目光所及已无尘世。

  爱上了建筑,我的生命在不知不觉中朝着进化的方向有了悄悄的移动。

  终于要写小说了。以建筑为题材来写一部小说,正是我那移动的脚步的驱使。爱它这么多年了,我应该给它写封用故事构成的“情书”了。

  小说中的主人公,年轻建筑师曾思凡曾以朝圣者的样子,对“仁智山水”做出了这样一番解释:“我认为,在当今红尘滚滚的世界里,作为人生真正的至高点,‘乐水’更表现为一种保持净而不浊的心灵活水,而‘乐山’更表现为对人生理想的至死不渝。”我知道,世界上这样的人不多,或者说很少很少,而且还在一天天的消无。他们不善于选择“生存”,当汪洋一片的洪水奔泻下来时,他们不知道躲,不知道逃,更不会和成群的人挤着甚至越过船栏去上船,然后乘船顺流而下。他们“傻呆呆”、直拗拗地站在那里。水在涨,很快,首先被淹掉的便是他们。但当洪水过后,被打捞上来的或躺在河床边的肯定是一具真正的人类的化石!

  尽管上了船的人还在庆祝生命取得了顺水行舟带来的延续,而且很快他们还会“强壮”起来,但我的目光却定格在了沾着泥沙的人类的化石上。

  我永生崇仰这样的人,永生都会端起酒杯祭奠这样孤独和执着的灵魂。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被时代甩下了,但我相信,一个民族的脉管里如果没有干涸,还有血在淌,那么,它一定会浇灌出这样的灵魂,哪怕就一颗!有了这一颗,便有了“天地之骨”,便会矗立起一座“石头的史诗”!

  在这个世界上,金钱是没有史诗的,权力也是没有史诗的,它们只有浮华和嚣闹,而“石头”却有!

  “石头”的构成元素不是物质,它是精神!只有精神才能浴火重生!

  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就这样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于是,我写了曾思凡这个人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创作谈:只有“石头”才会成为史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