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姜氏的上海滩


□ 赵龙基(朝鲜族)

“快看,那儿……矬子在跳舞,快看,跳芭蕾呢。看不到成德娘。后面的跟着前面的,站成一排向前移动。没看见吗?戴高帽的矬子……一个……两个、三个……是要去学校,还是要去哪儿……”老头子又唠叨上了。

  “嗯、嗯……看见了,你看那家伙……就像木刻的……”

  正擦着黄色炕席的姜氏停下来,用深陷的眼睛望着在屋子角落嘟嘟囔囔的老头子。

  “这是什么?这个。”

  老头子又开始拿被面撒气,哆哆嗦嗦的手指,把红色的灯光搅得影影绰绰。

  “唉呀,我这是什么命啊,还得看这一出。哎,你说这叫什么,不是冤家是什么?”

  姜氏也学着老头子,揪扯着被面。

  看到老头子要倒过来,姜氏把他往边上一推,猝不及防的老头子,倒向一边,就像姜氏碰倒的酒瓶子。被面不知怎么就像白旗一样飘起来了。

  “奶奶——”

   传来轻轻的呼唤声。

  “嗯……嗯……”

  姜氏呻吟着,从梦魇中醒来,手里还紧紧抓着被面。原来刚才做了一个梦,她轻叹了一声。不知是不是因为手掌发干,感觉脑门上汗津津的。天快亮了,借着从厨房窗户透过来的青色微光,看到了

  小强惶恐的眼神。姜氏握住小强的手,热乎乎的,使劲想挣脱出来。为了把头已经滑下枕头的小强重新推上去,她的手向孩子屁股伸去。黏乎乎的,小强的屁股和被窝都湿了,他正漂亮地报复主张搬来新家住的奶奶。姜氏又叹了一口气,有些绝望。感觉到奶奶松了手,小强拽过被子,蒙上头,嘿嘿笑了,他求奶奶别把这事儿告诉爸爸。

  给孙子换了短裤和被褥后,姜氏又闭上了眼睛。她想接着睡,但是,身体疲倦得想睡觉,精神却那么清醒。像这样一醒,就会听到辨不清的各种声音。瞪大眼睛望了一会儿天花板,姜氏“哎哟”了一声坐起来。

  先在饭锅里泡上米,把牛肉切成丝,然后开始做海带汤。虽然切菜声、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那么大,儿子成哲的房门依然像嘴巴一样不满地紧闭。只有小狗乐乐在脚下围着她团团转,看到姜氏要出门,一口咬住了她的拖鞋。

  “臭狗!”

  姜氏的声音震耳欲聋,乐乐吓得夹着尾巴后退。“咔嚓”一声关门,姜氏感觉到了乐乐哀怨的眼神。直到把门把手放下,感觉浑身冰冷。

  “都怪奶奶。”

  小强从幼儿园回来时,一边蹒跚地上台阶,一边用汉语埋怨她,姜氏是听得懂的。她扶着小强痛恨的楼梯栏杆,趔趔趄趄地走下楼去。去年的这个时候还没这么酸痛,这阵子,姜氏的膝盖突然不听使唤了。

  “是啊,都是奶奶的错。”她小声嘟哝着,想缓口气。

  来到院子里,感到浑身发冷,昨夜下了一场雨。这里的冬天照样下雨,而且严寒刺骨,可是为什么一到秋天,燕子还要飞到江南来呢。姜氏来到这里有一年了,也没见过勤劳的燕子。路过绿叶满枝头的桂树,看着小孩拳头般大小、一簇一簇地落在地上的茶花,她想这里被混凝土包围,老家的燕子是不可能出现了。曾用桃花叶子涂指甲,那时候也憧憬着比花朵的美丽更刻骨铭心的爱情。但是自从15岁她被父亲粗鲁地揪着辫子撵到庄稼地里去干活,她就如同当年母亲一样,一夜之间,成为零落的茶花。年幼的小姜从那时起,就一心想摆脱令人厌倦的农村活儿。她把粉红色的爱情抛到一边,一心想找个工人,成为工人,住到城里去。始终没有实现梦想的姜氏没想到在年届古稀之年,住到了想都不敢想的中国最大城市上海。穿过两栋楼房,来到了小强喜欢的有电梯的、儿子原来住的房子。离开这个家不过一周,今天却好像来到了陌生的空间。原来还是可以伸开腿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眼前栗色的沙发还在原处,电影屏幕似的电视机有窗户大小,它上面的钉子仿佛钉到了姜氏心上。搬家时,儿子的全家福照片也拿掉了,虽说姜氏早就想摘了,可现在看着那片空白,还是一阵阵发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