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未完成(外四首)


□ 汤养宗

有时我左手做事,并没有让右手知道
萤火虫,放在《赞美诗》
第107页。彼此懂得对方的光
却没有把手里的东西显示给另一个
它们多么对称,均使黑夜
向附近移动了一下自己的位置
身体的与文字的,像我的十个手指
安放在各自的名称上。我转身
罗伯特与玛丝洛娃的一段对话也随我转身
桌面上那两样东西依然没有握手
我也不给提示
看它们会有什么情绪

毕加索的肯定

毕加索的肯定在那幅取名叫
《和谐》的画里头。他把金鱼
关进了鸟笼,又在鱼缸中
放入了羽毛很漂亮的小鸟

“你肯定它们的存身是可以这样
置换的吗?”
“我肯定。”
“你肯定它们中的一个依然
游得很欢畅,而那条金鱼
在鸟笼里同样也有悦耳的幽鸣?”
“我肯定。”

“你肯定它们接下来不会牙疼
身子越来越单薄,在夜里
又想偷偷换回各自的心脏?”
“我肯定。”
“你肯定在这样的鱼缸里,产下的
还会是鱼籽,而鸟笼中
生出来的照样是鸟蛋?”
“我肯定。”

那么,它们是否也早就知道
你所安排的这一切本来是有效的?”
“我肯定。”

我与我的仇人

我与我的仇人写下契约,今后的春天
所有树木都是他的,我只能顺着这条河
去给一些树根治病,并给遇到的石头
取名,捉出过往白云身上的虫子
如果海那边吹来的是东南风,我只能
继续给树根治病,如果是吹来西北风,尽管这
绝对不可能,我便可以休息两天
但我不能借助春天的鸟写下什么诗歌
也决不可以想到现在英国是什么天气,包括
无聊得学一只公鸡,打鸣。他说

一个热爱春天的人只能是这个命
坚持十年后他将给我一个惊喜

蝴蝶的心脏

最唯美的结构就是蝴蝶的心脏
接下来才是它的性,在我们的左边或者右边
它拿走的那件内衣,一直还留着
我闻过的腋香,我也在找它身上
彩陶一般的肚脐,以及肚脐下方
一座花园的面积;汉语习惯于这样写出
“母性的,色彩的,窄和深的。”
留给我们的问题是叫醒它们和激活它们
一个四十岁的男人照样这样想
蝴蝶在下午三点钟和下半夜三点钟是一样的
除非你装作看不见,你一旦看见
就意味着你遗忘了一件应该去做的工作
一团火已经与你有关

停尸房

母亲被推进来后,这里的死人
便有了三个。看来
死者也是团结的,甚至也是
有力量的。私下里
他们可能开始了谈话,寒暄
或者诉苦。其中的一个
眼睛迷迷的,在看某位并不诚实的
哭泣者。隔壁那边是火化炉
火舌们在说着另一种话
我的二姐,一个与世无争的妇女
俯在母亲耳边轻声话别:
“进去后,你要避一避火……”
这句话,其他的死者肯定没有听到
其他死者,也忙着听亲人们的告别
这是诀别时刻,人家都很忙
一个小时后,母亲的骨灰被我捧出来
它是热的,母亲肯定经历了火
也可能,在关键的一刻
她果然避开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