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腐败桥


□ 杨汉光

  周德海从小有一个梦想:假如有一天自己发达了,一定要给乡亲们建一座桥。他和乡亲们住在山里,到外面上学、赶圩必须过一条小河,河上没有桥,只有几个石墩,雨后滑溜溜的。周德海不止一次滑到水里,虽然水不深,却弄湿了鞋子,尤其是冬天,冷得刺骨。这里太需要一座桥了。
  许多年后,周德海当上了交通局长。当上局长后,他第一件事就是在老家的小河上建一座桥。这座桥建得结实宽敞,能过汽车,老家的大人孩子再也不用胆战心惊地走石墩了,更不会滑到水里去。乡亲们高兴极了,对周德海交口称赞,他们还在桥头立了一块碑,碑上刻有三个字:“民乐桥”。周德海每次回老家,都要在桥头停下来,看一看石碑,他觉得自己给乡亲们做了一件大好事。
  周德海准备在老家再修一条路,让汽车能开到山寨里去。他亲自带几个人回老家勘查地形,来到桥头时,周德海依旧停下来看看那块石碑。出人意料的是,石碑上贴了一块白纸,把“民乐桥”三个字盖住了,白纸上另外写了三个字:“腐败桥!”
  随行的人要撕掉白纸,周德海阻止说:“留着。”
  原来建桥的时候,包工头硬塞给周德海五千元,周德海怎么也推不掉,只好象征性地收下五百元。包工头连声称赞周德海是个难得的清官,估计他把这事传扬出去.让老家的人知道了。钱虽不多,可确实是腐败。
  周德海将乡亲们召集起来,把自己收过五百元回扣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大家,然后掏出一千元,在村里买了一头猪,两坛酒,给乡亲们加菜。周德海说:“那张纸是谁贴的,吃饱喝足后,就自己去撕掉吧。”
  周德海的父亲说:“乡里乡亲的,不要为难人家了。”老头子当即跑到桥头,把那张写有“腐败桥”的纸撕了,小河上的桥又变成了“民乐桥”。
  吃饱喝足后,周德海在老家住一晚,第二天返城经过小桥时,他特意看看桥头那块石碑。真是见鬼了,石碑上又贴了一张白纸,白纸上依旧写着三个大大的黑孚:“腐败桥!”
  周德海这回可真生气了,他再次将乡亲们召集起来说:“我除了交出五百元回扣,还另外贴了五百元,怎么还说我腐败?那字是谁写的?你站出来,跟我摆摆理。”
  村里总共只有六十多个人,大家一个个表白,都说这事不是自己干的。
  周德海最讨厌的就是背后下黑手,他决心弄个水落石出,就向公安局的朋友报了案。公安局立刻派人来调查,两天后就查清楚了,桥头那张纸是一位姓林的小学校长贴的。林校长的住处,离周德海的老家有好几里路。
  周德海搜肠刮肚也找不到自己和林校长有什么过节,姓林的为什么要跑几里路来害我呢?周德海特意找到林校长,直截了当地问:“我给乡亲们修桥有什么错?你为什么要诬蔑我腐败?”
  林校长翻给周德海一个白眼:“你修的就是一座腐败桥。”
  周德海的手指差点戳到林校长的额头上:“修那座桥,我一分钱没拿!”
  林校长撇撇嘴:“一分钱没拿,不等于不腐败。”
  一分钱不拿也腐败,这话倒新鲜。周德海忍不住问:“我怎么个腐败法?你说说。”
  林校长反问道:“如果有一位官员,把几十万元公款送给他的父母兄弟,是不是腐败?”
  周德海不假思索地答:“当然是腐败,可我修的桥并非只给父母兄弟走啊!”
  林校长不理周德海的辩解,继续问:“如果这位官员把几十万公款除了送给自己的父母兄弟外,还送给六十个老乡,是不是腐败?”
  “这……”周德海一时语塞,修桥这么好的事,给姓林的一说,怎么真的像腐败了?愣了一会儿,周德海才回过神来:“我老家年年冬天有小孩从石墩上滑到水里,冻得直哭,难道不需要建一座桥?”
  林校长郑重地说:“你老家是旱冲,水最大都没不到膝盖,孩子就算滑到水里,也不会淹死。我们学校门前那条河,水深流急,那才危险。我亲眼看见淹死过三个女学生,我的女儿也是在那里淹死的。你说,这座桥,应该在哪里建?”林校长越说越激动,眼里渐渐涌上泪来。“我反映过无数次,打过十几份报告,始终没有人理。我们老百姓想建一座桥怎么这么难啊!”两行泪水,终于流下他的脸颊。
  周德海无言以对。林校长却还有话说:“你利用手中的权力,光顾给自己的老家捞好处,这不是腐败是什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08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