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兵歌


□ 刘耀文

  在福州时,我一直在琢磨到底要不要去武夷山。因为这次休假的时间很短,武夷山与探亲地又是一根扁担的两头,一个在北一个在南,既不方便又费时间。
  可李队长的盛情难却,我也就只好“公私合并”,一面打着探望老战友的旗号,一面抱着下基层“捞金”的念头出发了。
  在列车上,听同行的乘客说下午五点钟到站。于是我给李队长发了条短信,把到站的时间告诉他。不知是这人忽悠我,还是他也是初上武夷山,还没到三点半,火车就进站了。
  走出站台,见天空阴沉得很,看样子是有场暴雨就要来了。我匆忙拦了辆的士,说去武警中队。我只知道那里有座监狱,还有一支部队——武警闽北中队,具体在什么区什么路,我一概不知。的士开了几分钟,见读表器上还亮着“空车”的红灯,我就问司机为何不打表。可能司机看出我这个便衣武警是“生人”,便很理直气壮地说上车五十元。
  正在此时,李队长的短信来了:“到哪了,现在去接站。”
  我赶紧回电话过去,说已经在赶往中队的车上了,免得空跑一趟。
  我的电话刚挂,司机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听他的话语像是有什么急事要返回市区。他挂断电话后,果真对我说有急事必须立马调头赶回去。对于他的这番解释,我当然不会也不想去听。“哪有半路把客人丢下车的,上了你的车就得把我送到目的地!”我有些生气地对司机说。可他干脆把车停在路边,紧接着又是一句不好意思,一句对不起的,反而令我有些不好意思了,要是再不下车,似乎就是我这人太没人情味了。
  下车后,我就感觉这车下得不对。在那荒山郊外的马路上等了一二十分钟,别说是的士了,就连一辆摩托车也没瞧见。
  正想拨李队长电话求助时,一辆没有标识路号的公交车从市区方向开了过来。公交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接着门口站出个背小包的售票员,问我去哪里。我说去武警中队。她招了招手,我就大步跳上去了。
  公交车行驶了二十来分钟,在一个小岔路口停了下来。
  站在空寂的马路上,注视着小路尽头那排充满生机活力的小楼——一座熟悉又陌生的军营。当我的目光洒落在营院门口那位手持钢枪笔直挺立的哨兵身上时,一位上尉出现在小路上,他的身影逐渐清晰壮大地向我奔来。他就是武警闽北中队的李队长。
  认识李队长是六七年前的事。当时的他是位扛着少尉警衔的排长,因被抽调到总队学习,住进了我宿舍。我们之间有个共同的爱好——都爱喝几杯小酒。若是躺在床上睡不着,两人准会同时提议到小店弄两杯小酒咪吸咪吸。这样一来,我们就熟了起来。感情似乎也是在那几杯小酒中培养的。他学习结束回支队后晋升为副连职参谋,后又调到闽北中队代理中队长。自他下基层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只是在过年过节和空闲时相互通通电话。
  见面时,离别多年的我们难免有些激动,但最终还是控制了这种情绪,只是紧紧地握了握手。握着他那双粗壮的手,盯着那张黄里透黑的脸,我心中顿然涌起一股伤痛,眼中的热泪似乎也快要出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