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面子与良心


□ 李 更

2005年6月18日,我随珠海市文联的朋友一起到了福建的长汀,这是我们红色之旅的其中一站。在这之前,我只在1987年到过福州,对于福建的印象已经非常模糊。
长汀有着十分悠久的城市历史,现在的热闹之地,还有唐朝留下的参天大树,上世纪30年代,曾经是福建商业比较繁华的地方,现在去看那些骑楼小街,还可以感觉到当年小上海、小广州的味道。大概正是其经济发达的原因,工农红军在革命成功时首先占领了长汀,虽然要讲艰苦朴素,革命人也是需要有良好的物质生活的,而长汀可以基本实现当时社会小康水平。有种说法,当年林彪那么用心去打东北,有一个原因是冲着那里的皮大衣去的。
长汀还是个很有文化痕迹的地方,虽然现在成为不太发达的所谓革命老区,但每年还是不断出现大量的才子,我认识的谢有顺就是长汀人。当年,这里不仅聚居了不少参加工农革命的文化人,还有不少甚至是来中国参加革命的文化洋人。我在长汀的街头小巷从白天走到晚上,在破败的旧城墙上呆望着涨水的汀江,想象着红军当年集体逃亡的惨剧。很多年以来,关于25000里的长征,我们的意识形态领域的宣传口径都是战略转移,只有到了伟大的索尔兹伯里那里,长征才是从失败开始的,后来,我才看到大量承认事实的文章和书籍。
阅读历史,发现许多革命的失败,首先是从文化的失败开始的,而首先倒霉的,当然也是文化人。我的生活中有很多巧合,比如我的母亲和岳母都是52岁死于脑溢血,她们的脾气都不好,但心地都一样善良;我的侄女、侄儿的生日都是3月19日;武汉出了不少全国闻名的杂文家,杂文家甚至多得为了争夺生存空间而相互攻击,我一不小心也被人指责为杂文家……到了长汀,又有了新的巧合。
我到长汀,其实就为了去寻找瞿秋白。进入他当年被囚禁的阴暗小屋,忽然发现,这一天,是他的忌日,70年前的今天,他被国民党军阀王耀武杀害在长汀。表面上,他是死于国民党反动派,实际上,他是被内部矛盾所害。知情者说,一向文弱的瞿秋白,实际上是被自己人遗弃的,他没有能力加入长征的队伍,只好被迫留下来打游击。作为曾经的中国共产党第一号人物,他参与的是政治而不是军事,他的革命带有很大的文学梦想性。由于文人向来没有朋党的传统,他没有在党内形成自己的圈子,自然在关键时刻没有替他说话的人。这里有一个非常大的疑问,长征出发时带了许多妇女儿童,还有大量装备,却独带不了染病在身的共产党重要人物瞿秋白,一种说法是王明等人要借刀杀人,他们知道不带瞿走,瞿迟早会落入国民党手中,依据瞿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投降的,那么这样就可以清除一个过去、未来主要的政治对手,这样就可以不负任何政治责任了。
在这个最后关押的地方,竟然还有一个小小的天井,我想他一定每天在这里转圈子,像被人蒙上眼睛推磨的毛驴,一圈一圈地费劲深思着他费解的前世今生。毫无疑问,即便他被王耀武再三规劝,作为一个梦想共产主义者,他的立场还是坚定的。他不能投降,曾经的共产党主要领导人,投降不是一个面子问题。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当时的党内政策有一定灵活性,为了保存有生力量,主要也为了保存党员干部,使他们能够在将来为革命继续贡献自己的才华,可以写悔改书为手段,争取离开国民党的监狱,有很多例子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当时有很多后来成为党的高级领导的同志就是这样出狱的。那么,许多集体性的,得到当时党中央领导认可的出狱行为,为什么不能成为瞿秋白的“个别”行动?作为骨子里的文人,常常喜欢说真话,而说真话者又常常容易得罪人,瞿秋白如何成了两边都不讨好的人,这是个不方便解释的问题。
瞿秋白也在彷徨中写了《多余的话》,这也是后来“四人帮”诬陷他的理由之一。但是他始终有个文学青年的革命良心,时间,也不容许他多做思考了,当他从那个幽深的长廊缓慢走出,心中的坦然使他面露微笑。在我看来,他的微笑中透出一些无奈。他所遭遇的命运,正在于没有从历史的角度看历史。后来的忠义救国军就知道曲线救国,毛主席也说过前途是光明的,但道路是曲折的。如果按小人我的理解,应该是只要结果,不论过程。风物长宜放眼量,当年林彪、“四人帮”他们污蔑刘少奇同志是“活命哲学”,是叛徒,但不保全自己的生命,怎么能够继续为党工作?怎么能够为解放全中国受压迫的人民大众服务?让“四人帮”这些家伙坐一下国民党的监狱试试看,恐怕他们一小时也忍受不了。这一点,瞿秋白没有明白到,很多文人都会钻牛角尖,或者说是一时糊涂。这样的糊涂,也发生在他的身上,谁叫他是文学青年呢。他太在意自己的形象,正面形象,正像一个爱面子的人。我看到这样一个面临死亡的人:他穿着皮长靴,从临刑前的留影来看,虽然是黑白照片,我们也可以看出这个著名的文学青年,这个为鲁迅先生无比欣赏的革命党,多么潇洒,36岁的他,按照今天追星一族的说法,真是帅呆了、酷毙了,白色的衬衣,一尘不染,稍息的立姿,仿佛面对的不是敌人,而是相见甚欢的朋友。从这个照片的背后,我似乎发现的是他的绝望,他清楚自己不死都不行了,共产党,国民党,他能够指望谁来挽救?枪打出头鸟,在具有历史意义的“八七”会议上,他出过风头,作为当时的共产党第一把手,他曾经力挽狂澜,为了党的前途,他也做出过牺牲别人的决定。现在,他仅仅是一只小鸟了,一只失去翅膀的小鸟。有些后来的好心宣传,为了拔高他的形象、为了他的历史地位,说他就义前高喊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实际上,他在为自己找到更生之地时,就说了四个字:此地甚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