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外地人


□ 荆永鸣

  两个短篇小说都是写外地人在北京的生存以及他们来到北京的原因的:他们都是挣扎在生活的最底层的人。看了《哭啥》,你会知道一个人为什么深夜失声痛哭;而读了《纸灰》,你就会明白一家人为什么深夜冒着被抓的危险去路口烧纸钱……
  
  哭啥
  
  现在人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大,地球便显得越来越小了。不说在国内,你到了犄角旮旯都有可能会遇上熟人。就是走在纽约的街头上,被人猛不丁拍了一巴掌,大概也算不上是什么天方夜谭了吧。说不定,拍你的人,就是你们村子里惯于偷鸡摸狗的王二也未可知呢。
  ……
  几年前,我初到京城的时候,曾担心人生地不熟的,会感到寂寞和孤独。可没过多久,光是老乡的电话就记了一大串子。
  就想,京城并不遥远啊。
  当然,有一大串子电话,却不一定有太多的联系。或者说,大多经过一两次见面之后,便疏于往来了。忙,是个原因。感情基础是个原因。性情或趣味上的差异大概也是原因吧。总之,在这个城市里的老乡中,与我经常交往的,也不过就是那么几个人。
  老陈算一个。
  老陈比我大几岁。过去,我们曾在同一个煤矿上坐机关。他在工资科,我是宣传部。业务上没有联系,人也接触得少。只记得,那时候的老陈很瘦弱,很谦卑,甚至有些唯唯喏喏。与人相处,有一点老是拱手托举别人的意思,让年纪比他小的人也会产生一种优越感。挺舒服的。
  不久,我从矿上调到局里。此后,好像再没见过老陈。
  ……
  一晃,时间就过去了十几年。十几年不是个短时间,世事发生了多少变化哇。这期间,我在局机关这里、那里的,像走马灯似地换了好几个部门。最后,又从那里辗转到京城。几经周折,与妻子在一条胡同里开了一家餐馆。人事奔波,岁月蹉跎。老实说,我早把过去的许多人和事给忘了。
  去年春末的一个早晨,我去餐馆时,一个服务员正和收废品的人在为着几毛钱争执。哪里想到,那个人竟是老陈!
  惊讶替代了尴尬。当时,老陈和我都十分意外。这毕竟是在人海茫茫的京城啊。
  我把老陈拉进餐馆。老陈有点忸怩,只坐了椅子三分之一那么一块地方。说,真是的,我做梦都没想到这里的老板是你呀。
  原来,老陈几年前就来到了京城。眼下住在城郊,每天蹬着板车到城里收购废品。
  我问老陈,怎么样,还不错吧?
  他笑笑说,嗨,凑合着闹吧。比不了你这老板哪。
  老陈谦卑不减当年。人也还是那么瘦。惟一看出的变化,是眼角上的皱纹明显地多了。没说几句话,老陈便站起身要走。我留他吃饭,他却死活不依。说还有十几家餐馆的废品没去收呢。临出门,竟把几张零票放在吧台上。
  我说,干什么呀老陈!几个破瓶烂罐,以后你只管收走就是了。
  老陈说,那怎么行,都是做生意,该咋着是咋着。
  拧不过老陈的固执,我只好不再与他去推让那几张皱巴巴的毛票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