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外地人


□ 荆永鸣

  两个短篇小说都是写外地人在北京的生存以及他们来到北京的原因的:他们都是挣扎在生活的最底层的人。看了《哭啥》,你会知道一个人为什么深夜失声痛哭;而读了《纸灰》,你就会明白一家人为什么深夜冒着被抓的危险去路口烧纸钱……
  
  哭啥
  
  现在人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大,地球便显得越来越小了。不说在国内,你到了犄角旮旯都有可能会遇上熟人。就是走在纽约的街头上,被人猛不丁拍了一巴掌,大概也算不上是什么天方夜谭了吧。说不定,拍你的人,就是你们村子里惯于偷鸡摸狗的王二也未可知呢。
  ……
  几年前,我初到京城的时候,曾担心人生地不熟的,会感到寂寞和孤独。可没过多久,光是老乡的电话就记了一大串子。
  就想,京城并不遥远啊。
  当然,有一大串子电话,却不一定有太多的联系。或者说,大多经过一两次见面之后,便疏于往来了。忙,是个原因。感情基础是个原因。性情或趣味上的差异大概也是原因吧。总之,在这个城市里的老乡中,与我经常交往的,也不过就是那么几个人。
  老陈算一个。
  老陈比我大几岁。过去,我们曾在同一个煤矿上坐机关。他在工资科,我是宣传部。业务上没有联系,人也接触得少。只记得,那时候的老陈很瘦弱,很谦卑,甚至有些唯唯喏喏。与人相处,有一点老是拱手托举别人的意思,让年纪比他小的人也会产生一种优越感。挺舒服的。
  不久,我从矿上调到局里。此后,好像再没见过老陈。
  ……
  一晃,时间就过去了十几年。十几年不是个短时间,世事发生了多少变化哇。这期间,我在局机关这里、那里的,像走马灯似地换了好几个部门。最后,又从那里辗转到京城。几经周折,与妻子在一条胡同里开了一家餐馆。人事奔波,岁月蹉跎。老实说,我早把过去的许多人和事给忘了。
  去年春末的一个早晨,我去餐馆时,一个服务员正和收废品的人在为着几毛钱争执。哪里想到,那个人竟是老陈!
  惊讶替代了尴尬。当时,老陈和我都十分意外。这毕竟是在人海茫茫的京城啊。
  我把老陈拉进餐馆。老陈有点忸怩,只坐了椅子三分之一那么一块地方。说,真是的,我做梦都没想到这里的老板是你呀。
  原来,老陈几年前就来到了京城。眼下住在城郊,每天蹬着板车到城里收购废品。
  我问老陈,怎么样,还不错吧?
  他笑笑说,嗨,凑合着闹吧。比不了你这老板哪。
  老陈谦卑不减当年。人也还是那么瘦。惟一看出的变化,是眼角上的皱纹明显地多了。没说几句话,老陈便站起身要走。我留他吃饭,他却死活不依。说还有十几家餐馆的废品没去收呢。临出门,竟把几张零票放在吧台上。
  我说,干什么呀老陈!几个破瓶烂罐,以后你只管收走就是了。
  老陈说,那怎么行,都是做生意,该咋着是咋着。
  拧不过老陈的固执,我只好不再与他去推让那几张皱巴巴的毛票了。
  我送老陈出门。很窄的胡同里,老陈蹬着板车走了。车上的废品掩住了老陈的大半个身体。从后边,只看得见他的头部,一抻一抻的,远去了。
  我立在那里,一时怅然,人生无常啊。
  再次见到老陈,是半年后的事了。
  那时,老陈已不再蹬着板车到处收购废品。他在城郊租了一个院子,雇了四五个伙计。先收,后卖。是一个专门做废品生意的老板了。
  那天,是老陈主动跑到餐馆来找我的。
  我们都很高兴。坐了大半个下午。喝了许多酒。
  老陈能喝酒。半两的杯子,一抿,便下去一半儿。好在他并不将我。他喝干了,也不作声,就沉默着再把酒满上。当时,我觉得老陈心里装着许多事情。但老陈却不善谈,自尊心也很强。看出这一层,我说话便多了几分试探。他自己不提到的事情,我不会直接地去问他。总怕碰疼了他什么地方。
  知道老陈的一些事,都是在后来的一些酒桌上,他断断续续,像挤牙膏似的挤给我的。
  那次之后,我和老陈的交往就没有中断过。十天半月的,他就会跑到我的餐馆来。他忙的时候,进来打个腰站就走。没事,我们便喝上几杯,扯一扯。有时候,老陈还硬把我拉到别的餐馆去“坐坐”。老陈不是那种有了几个钱就禁不住抖擞羽毛的人。他请我,大概是想还我的人情吧(虽说没必要,但我却觉得他挺仗义的)。
  老陈来北京是万不得已。用他的话说,他是先“下岗”,后“下床”。
  老弟,我是个受过大刺激的人啊。那次是老陈请我。他把眼睛都喝红了。
  他说,下岗我倒没怎么在乎。下岗的也不光是咱一个。别人能活,咱就不能活?叫我咽不下这口气的,是我那倒槽的老婆。他妈的,她不该让我下床呀!
  老陈告诉我,那个女人和他打打闹闹地过了十几年。也和另—个男人好了十几年。满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但老陈不知道。他总觉得两口子,过日子,哪有勺子不碰锅沿的?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闹才是祸害呢。哪知道,那个男人的老婆一死,她就彻底和他摊了牌。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